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慢穿之复原(流氓腹黑抖S强攻X禁欲别扭抖M强受) > 章节目录 第三篇·第十一章·初入栖山
    第三篇·三月桃良·八纮同轨

    |雍正邺(赢锋)X司睿(姬睿)

    |第三篇视角:主受

    |世界观:古代乾坤庸异设定

    乾=A,坤=O,庸=B,异=A—>O

    第十一章·初入栖山

    两辆马车抵达俞家镇的时候已经入了夜,一个约莫二十出头的汉子在这深秋里只穿着几件麻布单衣,提着个火光微弱的灯笼蹲在村门口。

    见到马车时猛地站起来,估摸是蹲太久,人僵腿麻的显得姿势尤其古怪,被冻哑的声音有些激动,“车上可是司大少爷?”

    伯贵应了一声,富贾之家奴仆的傲气尽显,棉衣长靴的和对方形成强烈对比,“是大少爷,你是何人?”

    “小的是俞富年,我爹让我在这等着为大少爷掌灯指路。”汉子的声音里还有点冻颤的哆嗦声。

    “还有多远?”

    “不远哩,大宅子离这里10多里地。”农人家的汉子说话时呼出的冷气被灯笼照得若隐若现。

    “带路吧。”伯强说道。

    “等等,”伯贵打断对方,心思一转忍不住对着车内去禀报。

    司睿一直注意着外面的动静,观察他们的行事,伯强虽然忠心但为人不懂变通,不欺负弱小却也没有多少人情味儿,伯贵这时候来禀报无非是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结善缘,卖给对方一个面子。

    “我看人还是很准的。”赢锋凑到司睿耳边说,他的手从开了一个盘扣的腰侧伸进去,贴着里衣揽抱着对方,比起玩弄倒更像是拿对放当个暖手炉子。

    司睿没有理他,拍开他的手,扣上身侧的盘口,站起来坐到一边后对伯贵吩咐:“让他进来。”

    他可以在司家放任赢锋的胡来不过是补偿利用了对方摆脱亲事的事情,但这里是他重整旗鼓必须扬威立信的地方,他可不像对方那幺不要脸。

    俞富年有些局促不安的看着豪华的马车,便便手:“不妥不妥,我这浑身的泥巴哪敢上这车啊,我脚程快,不会拖大少爷后退的。”

    “大少爷的让你上就上来,别啰嗦了大半夜的,快点儿吧。”伯贵的催促了一句,让开一侧让人上来后撩起帘子,里面的暖流一下去涌了出来仿佛另一个世界。

    “大少爷好!”俞富年给伯贵说了路线后,钻进马车里直接跪在了角落里请安,眼角好奇的瞅着塌上贵气的两个人,一个威武的男人侧倚着一派慵懒,长腿耷拉在地,他只敢打量那人脚上穿的金丝麒麟纹黑靴,不敢抬头;另一个稍显纤细的男人端坐在另一侧,青白的锦缎襕衫下摆盖住双腿。

    “抬头。”司睿说。

    俞富年兢兢战战的抬起头望向问话的青年,耳边是马车行进的轱辘声,烛火摇曳着在青年瓷般细腻的皮肤上染上缥缈的红晕,见着司睿的瞬间他就立马涨红了张脸,一直只知道大少爷腿脚不便但博学多才,总以为应该是一个儒雅温和的青年,却没想——

    但是那双狭长双眸里射裂暖意的锋锐令他不敢轻亵半分,冷淡却不带疏远,每一分寸都掌握的刚刚好,俞富年榨干他那仅剩的词汇也只能蹦出个神仙二字。

    “你在这里等多久了?”司睿问。

    “我、不、是小的爹让小的中午就在村口等着哩!我娘本来还说司府里我们这里远着,怕是要明儿一早才到,但是爹觉着不妥就一直让我等着哩。”

    司睿听罢示意了一下小桌上的残羹剩饭,“先吃点东西。”

    俞富年看向那大半碗的红烧肉和细白米,还有飘着油星子的汤咽着唾沫,想起自家爹千叮万嘱让他不可逾矩的话,摇着头说,“这哪能……我、额——小的爹给小的带着干粮哩!”

    他说着还证明般的从怀里掏出干得发硬的馍馍,一时间又涌上一股子羞涩不好意思的傻笑了几声。

    司睿不会做劝一个下人吃饭这种事,赏的不要就罢了,“自己找地方坐。”

    俞富年谢了一身瑟瑟缩缩的蹲坐在角落里,尽量不让自己的衣服污了这马车,他知道自己身上还有股子汗味儿,被热量一熏全都冒了出来,但自打他进来后就没见这两个人表现出一丝一毫的嫌恶和不满,他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激——一种卑微的自尊被保全的感恩。

    那个俞富年嘴里的大宅子其实就是一个四合院子,司睿本已经把最大期许降到了没有抄手游廊的二进院子,没想到竟然是个一进。

    大门前挂着两个亮着的灯笼,马车一停,俞富年就麻溜的先下了马车,伯强将司睿的轮椅先搬了下去,司睿披着披风下了马车后坐在轮椅上,“走吧。”

    两个小厮尽责的抬着轮椅,伯强打灯走在前,伯贵坐在司睿身侧是不是的撇一眼跟在另一边的赢锋,心里纳闷不已,这——这怎幺刚出府一天都不到连抱都不抱了?

    还有跟在后面的大小姐也是让他无语的不行,即使他已经被栓在了大少爷的船上,但这都叫什幺事儿啊!

    “大少爷,这两天我爹带着人把院子都打扫了一遍,米缸水缸也都装满了,他让我向您禀报一声,明儿一早带人来请安,还望您见谅。”

    “司敏住西厢房,你们几个都先住到东厢房去,其他的——伯贵,你安排一下。”司睿吩咐1√2▼3d︹an↓m︹ei点完便进了正房,一般下人是住不得厢房的,但是这里的耳房实在太小,一个小四合院想要讲究也讲究不起来了。

    两个小厮倒是有几分激动,没想到自己没被赶到耳房去住。俞富年和他们一起帮忙着从马车上把被褥衣物用具等都往院子里搬,眼瞅着伯强把那桌上好的饭菜就要倒入泔脚盆里连忙阻止:“这…这也太浪费了!”

    伯强的动作完全没有停顿,一板一眼的回答:“大少爷不吃隔夜的饭菜。”

    俞富年看着简直觉得是在割自己的肉,这一碗肉他们家也是过年时才能吃得上的东西,这个大少爷怎幺能这幺奢侈!要是早知道,还不如刚才他就吃下去了。

    伯贵看着俞富年的样子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其实一般下人都会在主子用完后自己捡着东西吃,但是伯强顽固不化,而他以前的身份也算是个不缺好东西吃的主,看不上这些东西,他对俞富年指点道:“以后少爷赏你,你就收下。伯强这人就是…”他指了指脑袋,“…死脑筋 ,这盆里是你们打扫的,也没放过脏东西,你不嫌弃等会儿就自己包着带房里去吃。”

    俞富年感激的看着伯贵,“哪能嫌弃啊!谢谢伯贵哥!”

    彩蛋是赢锋调戏睿睿的日常小剧场,听说有彩蛋能引流>__<!

    如果et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宅书屋》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