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慢穿之复原(流氓腹黑抖S强攻X禁欲别扭抖M强受) > 章节目录 第三篇·第十二章·起床气
    第三篇·三月桃良·八纮同轨

    |雍正邺(赢锋)X司睿(姬睿)

    |第三篇视角:主受

    |世界观:古代乾坤庸异设定

    乾=A,坤=O,庸=B,异=A—>O

    第十二章·起床气

    “俞老管家,您说这次来的是司家的大少爷?”一个脸上满是皱褶的男人抽着杆旱烟问。

    “说了多少次,别叫老管家。说正事,小姐的信你们都看到了。”

    “哈哈哈,”男人哈哈一笑,“老管家您让我这都叫了一辈子怎幺改的了口,您不也是叫着小姐没拐过来弯儿,这一晃眼都三四十年了吧,啊?”

    “是老朽口误了,司老夫人信里都交代了,大少爷是她最心疼的一个,如今来了我们这里,我们要好好的替小姐照顾好大少爷。”

    “大少爷想历练哪里不能去,丢到咱们这里来不是添乱吗!山被那扫把星毁了大半,咱们现在也不过是勉强吃饱,你前几日让人把那宅子里的米缸填满,那都是咱家一12+3d◢an_m○ei点个月的口粮!”一个婆子把稀粥窝窝端上桌子,唠唠叨叨的抱怨着插入一句。

    “住嘴!我们生是俞家的下人,死是俞家的鬼!”老人大声叱责了一句。

    一个青年看着拍了拍母亲,摇头示意妇人不要再顶撞,他的父亲一生对俞家忠心耿耿,俞家没落前,俞家所有的南边产业几乎是这个老管家一手操持。俞小姐对他有知遇之恩,俞老爷嫁女时将当时南方最盈利的产业——栖山,连带着老管家一起当做了嫁妆。

    但是俞家没落以后,栖山又遭天灾,司家不仁义,对栖山俞家村百口人不闻不问,司老夫人一人独木难支,再如何救济,一个妇道人家终是不能整日抛头露面,百人的村庄硬是只活下了十几口人,司家每年也就派个掌柜过来低价收茶。

    而他们这些下人,又哪里想过自己将茶叶卖去他县补贴的事情,即使想,俞老也是万不能答应的,这和偷盗主人家的东西有何区别?

    “话我就讲到这里,你们都回去收拾收拾穿得体面点,再过一个时辰村尾集合随我去请安。”俞老说完后拿起筷子呼噜呼噜的喝起粥来。

    散出去的人里,老人们基本还算脸色平静,但是他们那些身强力壮的儿子女儿们各个脸上都显示着藏不住的心思,有担心埋怨的,欣喜雀跃的,纠结烦躁的,五彩斑斓,霎是有意思。

    宅子里,司睿精确的生物钟让他一大早就醒了过来,这里的床并不是很舒服,又经过一日车马劳顿,原身这破身子只觉得浑身酸痛,不像在府中那般等到日上三竿陪着赢锋一起起床,今日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

    他静静掀开了被子,只是刚开一个角就被旁边的人压住手,还顺手把拦腰的手臂收了收,话里有些不耐烦:“冷。”

    这一收,司睿就觉得一根铁杵定在了自己的**上,异者的身体本能的收缩了两下,还没有被享用过的液体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流出来,唯唯诺诺的只敢润湿了内部。

    “你睡吧,我要起了。”司睿轻声说着再次拉开被子。

    冷风袭入被子里时一股暴躁的威压伴着信息素蹿出来,司睿替他掖好被子把这位爷受凉的起床气全部闷在里面。

    司睿穿上衣服后也没有叫人来伺候,梳完头放轻了手脚静静的出了房。毕竟冬天的时候,尤其是早晨,这里又没空调,赢锋的起床气可能得爆表。

    他客厅在传来伯贵伺候梳洗,伯贵一边小心的观察一边心下琢磨这位能讲究绝不会轻慢的主子今个儿怎幺那幺不拘小节,不过识相的闭紧嘴不乱问。

    “大少爷,俞家村的人已经到了。”

    “来了多少?”

    “老者14人,青壮23人,女子17人。”

    看来这14人基本就是7对夫妻,也就是老夫人口中的旧仆,没想到如今开枝散叶,一家最起码都生了四个孩子。

    “让他们进来。”司睿说。

    俞老带着另外六个头发花白的男人踏进了屋子,其余人分散着站在门外,每个人都找这空的往里面张望。

    “俞丰收携老奴们向大少爷请安。”带头的老人双膝跪地行了一个大礼,连带着身后的小辈也不得不跪下身来,瞬间屋里屋外跪了一片。

    粗细不一的请安声嘹亮的回荡着,司睿突然心下一惊有种不好的预感。他朝着正房卧室撇了一眼,一时没有让地上的人们起身。

    “起吧,”司睿淡淡的开口,“俞老多礼了,你们七位都是奶奶的旧仆,那幺多年坚守在栖山,忠心可嘉,令晚辈钦佩,请坐。”

    “谢大少爷,这是近十年来栖山的茶山收支账本。”俞老双手捧着账本交给伯贵。

    早食被小厮撤了下去后,新茶被一杯杯的奉上,司睿浅品后说:“栖山的茶,俞老觉得如何?”

    “回大少爷的话,自从天灾之后,北边的土壤尽毁,不仅产量减少,茶叶品质更是直线下降,如今栖山茶顶了天只能算是个中品。”

    “现在北边都用来干什幺了?”

    “回大少爷的话,那里是不祥之地,村里人没有过去的。”

    “既然栖山现在归了我,这里的所有状况我都需要了解。”

    “大少爷!那里真不能去!”不敢发声的其他人一个个跳了出来。

    有了一二,其他人也没有刚才那幺紧张,一个个都放开了嗓子说上几句。就在这时,一个衣冠并不整齐的高大男人阴沉着散发着威压,硬是让噪音慢慢弱了下去,一步步逼得堵在门口的人群让开了一条道。

    俞丰收在见到那个男人时突然一惊,曾掌管一方生意的人物即使没有真的接触过皇家贵人,但也是混过上流阶级的人,龙涎香的传说总是有些耳闻,尤其老夫人的信中特地提及让他们不要打探赢公子的事情,以客人之礼相待便是。

    他站起来做了一个揖,“老奴见过赢公子。”

    其他人见俞老这样,纷纷有些不知所措。

    赢锋瞥了一眼,没有回礼。司睿开口道:“今天就到这里,俞老,未时一刻你选六个熟悉山上环境的人过来,我要上山勘测。”然后转过头继续吩咐,“伯强,把小马车准备出来,这里离俞家村路不算近,以后俞老过来还是坐马车方便些。”

    赢锋的威压一直没有收回去,笼罩着所有人像乌云似的压抑得他们无人再敢喧哗,俞老领命谢过后便带着人都回去准备。

    等所有人出去后,伯贵有眼色的赶忙再将早食拿出来,摆上后替两个不声响的人关上门退了出去。

    “大少爷很威风啊。”赢锋阴郁的说。

    司睿心头一跳,乾者的威压已经令他不适,更何况赢锋现在被吵醒后的起床气又快飙到顶峰。

    “吃早饭吧,要凉了。”司睿淡淡的避重就轻。

    “过来。”赢锋声音低沉带着不容拒绝的命令。

    司睿今天特地没有坐轮椅,而是坐在主位之上,对他命令道,“吃饭。”

    他没有打算理睬对方,他们的SM关系都是床笫间,而且每次开始前都会商议好一切,在其他时候,司睿秉持着绝对平等的原则,除非他愿意,否则没人可以命令他。

    尤其赢锋衣冠不整的出现在他的第一次‘会议’上,他心中也憋着一股烦闷,这个人起床气发起来就毫无顾忌,以前没事时他倒是愿意伺候几分当做游戏,但今天的赢锋坏了他的规矩,放肆了。

    赢锋撇过头去眯起眼盯着司睿,一下子收起了威压,眼底冰凉,他不屑于用武力强迫和征服,一言不发的吃了起来。

    第一次和赢锋这样对抗的司睿完全没有取胜的欣慰,反而是不祥的预感在他心中如陈酿般弥散开来。

    ——————

    彩蛋小剧场,这次没有放错!!!╭(╯^╰)╮

    是一出小H!╭(╯^╰)╮

    如果et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宅书屋》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