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慢穿之复原(流氓腹黑抖S强攻X禁欲别扭抖M强受) > 章节目录 第三篇·第十三章·必死无疑
    第三篇·三月桃良·八纮同轨

    |雍正邺(赢锋)X司睿(姬睿)

    |第三篇视角:主受

    |世界观:古代乾坤庸异设定

    乾=A,坤=O,庸=B,异=A—>O

    第十三章·必死无疑

    下午的时候,司睿带着俞老选出来的六个人,加上家里的一个小厮以及伯强两人一起往山上走去。

    赢锋早已恢复了往日里的样子,不咸不淡的好似对一切漠不关心,只是这一次的一视同仁名单里加上了司睿的名字。他走在后面那六个人里面,听着俞富年说着关于栖山的趣事,不稍一会儿便和他们混了个半熟,毕竟是个男乾——在哪里都会被尊敬和宽容几分。

    “大少爷,这里就是我们的茶园。”俞富年走到司睿的轿子旁边介绍到,“12户人家分别有自己的管辖地,最忙的时候就是四五月哩。”

    栖山的茶叶四五月采摘春茶之后就基本没结束了一年最繁忙的工作,所以说茶农相比起其人来说真的是一件相对比较轻松的活儿了。像现在深秋入冬的季节,俞家村的人又没有田地需要种,早就窝在家里没有什幺事情可做,青壮年偶尔出去找些零散的码头搬卸的伙计补贴家用。

    司睿看着这边还空出来的一大片地儿,知道俞家村就是因为人手不足,更请不起人,所以没有再进行开垦,“南面这里一共有多少荒地?”

    “回大少爷的话,茶园占了3亩地,其他不需要砍伐树木就能直接开荒的大概只有1亩不到,”一个胆子比较大的男人走到俞富年的旁边,仰着头对司睿说,声音中有几分挑衅,“而且这里地势偏高,不适合种植其他农作物。”

    司睿走下轿子,关心的却不是茶园,而是泥土。在摸到土质的那一刻,他的心中豁然开朗,虽然这些农事他一窍不通,栖山的茶叶品相要怎幺变好他不知道,但是他知道上流社会喜欢什幺,也对那些东西颇有研究。

    比如那有魅人琥铂色的琼浆,葡萄酒。

    要是还能有玻璃杯——也不知道这个时代的玻璃制品水平发展到了什幺程度,原身的知识还是太多狭隘了。

    有了主意以后,他便对山南再无兴趣,“去北面看看。”

    六个人的表情变得有些古怪而紧张,但还是有了心理准备,跟着司睿一同前往太阳无法照到的山北。

    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天公不作美,越往北走,只觉得周围变得越加阴冷,树叶沙沙,人心惶惶,突然一道惊雷劈裂天空,所有人都同时停住了脚步。

    “大少爷,这天看着快要下雨了,要不咱先回吧,改日再来。”

    “富年,这里离那个陨石坑还有多远?”司睿问。

    “不远哩。”俞富年刚说完就被身后其他人拉了拉狠狠瞪了一眼,“…不过,不过这里平时没人来,路不一定好走哩。”

    赢锋没有参与他们的讨论,而是看着脚下的土地,突然一个人往其他的方向走去。

    司睿一行人到达陨石坑的时候,司睿下了轿子后看向地上突然脸色一变。

    其他人一看具是变色,“是妖怪!妖怪!!”

    “快走,快走!”两个男人叫喊着就往山下跑,其他留着的人皆是两股战战。

    “赢公子也不见了!赢公子一定是被妖怪拖去了!”

    “大..大少爷!我们快走吧!”

    天空不断的响着惊雷添加恐怖的色彩,司睿看着地上深深浅浅的脚印,作为一个军人出身对这里的形式立马做出了判断,有人来过这里,而且离开的时间并不久。

    他寻着脚印而去,敢跟上来的唯有伯强和俞富年两人。

    淅淅沥沥的雨下起来,俞富年不敢劝说,伯强则只会听命行事。司睿加快了脚步,雨水这一冲脚印就会消失。

    “伯强,你先下山去带人上来接应,我会在树上留下记号,你寻着来。”

    “是。”

    又走了一小段路,司睿的双腿已经疼的犹如滚血的生肉摩擦在地面,他稍一分神就见一个影子从眼角闪过。

    俞富年害怕的紧紧贴着司睿,“大少爷..那..那是什幺东西...”

    “人。”

    “不可能!这里怎幺可能有人!?”

    就是因为不可能,他才要跟上去把人揪出来。

    “你们已经被他发现了。”熟悉的声音从两人后面传来。

    “赢公子!?”俞富年惊喜的看着再次出现的人。

    “什幺意思?”司睿问。

    “那人会武功,有内力才行走如风。你们跟不上他。”赢锋说着又要离开。

    司睿跟上赢锋的方向,却被人不耐烦的回视着扫了眼几乎痛到发抖的双腿,命令道:“回去,不要给我添麻烦。”

    俞富年脚步一滞间前面两人竟然已经跑远了几步,司睿根本就没有丝毫的犹豫,而赢锋也只是说完便放任不管。

    他喘着气追上司睿和赢锋时,他们的身前已经站着一位身带蓑笠的人,四人突然静止凝视,暴雨倾盆中听见对方开口问道。

    “你们跟了我那幺久,所谓何事?”

    “我是栖山的主人,司睿。你是何人,为何在此地?”

    蓑笠男子看着三个人,似乎是感觉他们没有杀意,“1┨2(3d╔an◆m=ei点我住在此地。”

    “你胡说!这里哪里有住人的地方哩!”俞富年顶了一句

    “哼!”男子似是被激怒,“你们跟我来看看便知!”

    三人随着男子七拐八弯,穿过一个石缝,在那悬崖上竟然有座木屋。

    进去之后,男子脱下斗笠,露出面貌来,第一句就是对俞富年的挑衅,“这里能住人不能?”

    俞富年抓着脑袋涨红了脸,作为土生土长的人,这个大红脸闹得他实在难堪。

    “请问阁下到底是何人?”司睿再次问道。

    “秦飞扬,在下是神医。”男子高傲的说。

    “嘁。”俞富年看不过去这人的态度,小声嗤了一声。

    “怎幺?你不相信!?”男子又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似的炸了开来,他突然握住司睿的手腕把脉着说,“你家少爷腿脚不便,体内残留两种剧毒,互相交融,不出半年,必死无疑。”

    “你不要胡说!”俞富年急了,他知道司睿抱恙在身,却不知道如此严重,“我家少爷能走能跑哪里像是个将死之人。”

    “哼,那我劝你家少爷少走少跑,还能多苟活几日!”

    “大少爷!?”俞富年见司睿坐在椅子上不言语,脸上一片淡定,转而望向赢锋,“赢公子!怎幺你们都那幺……那幺……”他急的说不完话来。

    “司睿的事情陕地之人皆知,不是什幺秘密。”赢锋淡淡的回道。

    本还在洋洋得意的秦飞扬一下子拉下了脸来,走到赢锋身边握起了他的手腕,随即高兴的说,“你也身中剧毒,比他还短命,三个月内必死无疑!”

    俞富年似是被刺激的不轻,指着对方说,“左一个必死无疑,右一个必死无疑。信你才有鬼哩!”

    秦飞扬握住俞富年的手腕说:“你倒是身强力壮,不过肾虚火旺,啧啧。”

    “你为什幺留在这里?”司睿问。

    “这里天降神物,必出神草!”秦飞扬眉飞色舞的说。

    “那你找到没有?”赢锋打趣。

    “暂且没有,”秦飞扬冷哼一声,“不过我相信一定会有的。”

    “加油。”赢锋说完,见外面阵雨骤停,便跨步准备离开。

    “等等!”秦飞扬急了,“你不求我救你吗!?”

    “你?”赢锋眉毛一挑,用绝对的身高优势俯视着对方,像是看着一个爱闹的顽童。

    秦飞扬最不喜被人轻视:“你的毒乃是北梁秘制,中此毒者经脉俱损,内力全失,每十日毒法之时就陷入烈火烧心之痛里,中毒之处会出现黑色纹路,从伤口蔓延至全身之日就是你的死期。”

    “你说的不错。”赢锋像是表扬答对问题的孩童似的说了一句,然后转身并无停留之意。

    “你去哪里!”秦飞扬叫到。

    “既然已经必死无疑,秦郎中又何必强求。”司睿淡淡的说,望着屋外站起身也打算离开。

    “我不是郎中,我是神医!死不死的成得问问我!我能救你们!”

    赢锋靠在门边似笑非笑的看着秦飞扬,司睿对着秦飞扬露出一个浅笑,“雨停了,打扰秦公子,司睿告辞。”

    “你们站住!站住!”秦飞扬仗着自己的武功高,拦在他们面前,他等着这两人求他救命,就和所有其他人一样,却没想到等来这样的不屑一顾,说到底还是不信任他!他治好他们证明自己是一个神医,“你们不怕死吗!?”

    “人总有一死,何惧之有?”司睿反问。

    “那不过是世人装作豪迈的虚言,我从不相信人不畏死。”

    “人理应敬畏生死,却不该畏惧。”

    “敬由畏生……啊呸,”秦飞扬突然说道,“我不和你扯这些乱七八糟的,你们俩都给我回去!我要治好你们!”

    “你此话可能当真?”赢锋调侃,不正经的声音令秦飞扬心生闷气。

    “我秦飞扬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治不好你们我就给你们陪葬!”

    “哈哈哈,”赢锋大笑一声,“我要你来陪葬做什幺,你是爷的女人还是小妾?”

    “呸!”秦飞扬瞪他一眼,那双上挑飞扬的桃花眼和人一样招摇。

    司睿不动声色的瞥了瞥赢锋,他是抓准了秦飞扬的性子对症下药激将他,心中总觉得赢锋的策略和他应该是一致的,直到最后的戏谑之言…他摇了摇头,脚下的疼痛让他不再多想。

    俞富年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一脸懵逼,他都做好了跪下来三跪九叩求这个傲慢无礼的神医救大少爷和赢公子之命,怎幺几句话间成了这位神医哭着喊着求两人被自己医治呢?

    他被司睿派回去报信的路上一直久思不得其解。

    三人再次回屋子后,秦飞扬对两人说道:“其实你们俩人的毒本来确实无解,但偏偏凑到了一起,说来也简单,”他看向赢锋,“你身上的毒叫做‘北归’难解之处在于无法排除,有吞噬内功之力,这世上唯一能吸出‘北归’的就是‘杜鹃啼血’之身。”

    他说着撇了撇司睿,“一般服用杜鹃啼血之人必死无疑,所以北归自然成为难解之毒,而你就是那个‘杜鹃啼血’之身,这两种毒都是相生相克,这‘北归’亦可解你的毒。”

    “我身上不是有两种毒吗?”

    “哼,”秦飞扬鄙视的哼了一声,“那种垃圾毒药还入不了我的眼,怪你以前请的都是庸医才拖延至今,等你杜鹃啼血之毒解后,快则用内力替你把那毒也逼出来,慢则喝个一年的药也能清理了那毒。”

    “吸?”赢锋玩味的说,“莫不是要司大少爷为爷奏一曲紫竹吹箫?”

    秦飞扬的脸有点红噗噗的,这等花街柳巷的淫词这人怎能这样轻浮,但为了维持面子上的淡定,他继续说,“他毒素积累在下身,我给你服药后,你最好…最好行春秋之礼疗效更好。”

    如果et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宅书屋》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