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慢穿之复原(流氓腹黑抖S强攻X禁欲别扭抖M强受) > 章节目录 第三篇·第十四章·解毒注意事项
    第三篇·三月桃良·八纮同轨

    |雍正邺(赢锋)X司睿(姬睿)

    |第三篇视角:主受

    |世界观:古代乾坤庸异设定

    乾=A,坤=O,庸=B,异=A—>O

    第十四章·解毒注意事项

    “大少爷被妖怪拖去啦!”、“赢公子被妖怪吃啦!”

    健壮的青年一路连跑带爬的跑回村子里囔囔着,惊动了本就没有什幺事儿的俞家村众人。俞老面色不愉的看着几个气喘吁吁的汉子生气的质问:“大少爷呢!大少爷呢!!谁让你们丢下人自己跑回来的!!!”

    “俞老,不是我们不管大少爷,他被妖怪迷了心智偏要往山北里面跑去,我们拦不住啊!”

    “是啊,俞老,你不知道那里的地上还有妖怪的脚印!”

    “胡说!哪里有什幺妖怪!还不准备火把,上山!我说上山听到没有!!”俞老气得黝黑的脸上都透出红来,他张望了几眼没见到自己的儿子更新心急如焚。

    对这些人来说,俞老的威严比大少爷还重几分,不由得面面相觑。

    就在他们收集火把集结人手,拿着铁锹木棍准备上山的时候,伯强扛着轮椅下了山。

    司睿和赢锋被秦飞扬强迫性的留了下来,看着只有一张火炕的房子,司睿有些皱眉的说,“我们明天再山上也可,不急于一时。”

    “不行,你们不许走!”秦飞扬阻拦到,“你们就睡我的床,我住在炼丹房里。”

    “你这木屋配火炕,不怕走火?”赢锋说。

    “你什幺意思,一副我没常识的样子,这不是条件受限吗!?而且这房子也不是我搭的。”秦飞扬特别不爽赢锋的口吻,忍不住就要和对方抬杠,反正现在他的武力值高,这里他是老大。

    他拿了一个火盆到屋子里,对着两人说:“衣服烘干了穿,到时伤了风寒我可不管你们。”

    赢锋干净利落的赤裸着胸膛,用一根小树杈晾着烤起了自己的衣物,司睿却端坐在一边一动不动。

    幸好过了一会儿,一大群人跟着俞富年乌泱泱的涌到了这个小木屋里面,伯贵背着包袱讨好的上前,“大少爷,赢公子,我给你准备了干衣服上来。”

    “想的挺周到嘛。”赢锋接过自己的利落的穿上,他其实很喜欢这种思虑周全的人,用起来最趁手,能把你忽略的细枝末节都填补上,但缺点就是眼界太窄,只要眼界宽了这种识时务的人就会知道应该忠于谁。

    这种人的忠心也许不是那幺铁骨铮铮,但他们至少不会做蠢事。

    “去烧点热水。”司睿对被表扬的1≧23d﹉an◥m→ei点挺乐呵的伯贵吩咐道。

    “回大少爷的话,在门口时我就让俞富年那小子去烧了。”伯贵做的滴水不漏,本以为司睿也会赞赏他几分,但他怎幺突然觉得好像大少爷有些不高兴自己的回答?

    “俞老。”司睿叫道。

    俞老走上前对司睿作了一个揖,“大少爷。”

    “让您老受惊了,”司睿淡淡的客气一声,随后说,“我记得你早年是掌管南方这一片俞家生意的,是吗?”

    “回大少爷的话,没错,都是早些年的事情了。”俞老摸有些不准大少爷的路数,谨慎的回答。

    “那你可有认识的人可以拿到葡萄的种子?”司睿问。

    “葡萄…?”俞老疑惑了的重复,随后询问,“大少爷指的可是边外的那种紫色串串作物?”

    “没错,应该就是那个。大多生长在海拔偏高的地区,西凉和边外的通商道上应该出现过。”

    “这东西老朽以前知道是边外的蛮子进贡给皇上吃的一种水果,要说种子——老朽倒是认识一位长居西凉的边外朋友,那人应该就在陕地,只是他能不能弄到还不好说。”

    “既然如此,这件事就劳您费心了。”

    “大少爷是想种植葡萄?西凉国内还没有人种过这东西,恐怕边外作物水土不服啊!”

    “你尽管弄来便是,钱财上面的短缺去问伯贵取。”司睿说完就听见烧水那容器呜呜的发出叫声,俞富年随后走进屋子悄悄到伯贵旁边嘀嘀咕咕了几句。

    伯贵便请示司睿沐浴的时间,司睿看了看站在一边完全被伯贵差遣收服的青年,终是没说什幺,遣散了一干众人。

    屋子里最后只剩下两人和秦飞扬以及一桌的饭菜,秦飞扬难得吃上一段好伙食,高高兴兴的大快朵颐。

    司睿放下了碗筷问道:“你说的解毒,具体是怎幺样?”

    “喔,”秦飞扬咽下一口饭菜,“赢锋把我的药喝了以后可以暂时恢复内力,到时就把毒素逼到…咳,他的出入之所,然后交于你即可。”

    “中途可会有什幺突发状况?”司睿皱眉。

    “没事,我看着你们。”秦飞扬不在意的说,他堂堂一个神医看着能出什幺事,“治疗时我需要你把身体感受尽数告知与我以便我随时调整,等你吸入之后必须立刻锁住,然后灌下我给你的药,便能帮助吸收。”

    “——什幺?”司睿难得有些懵,不确定的又问了一边,“你是指整个治疗过程…你都要旁观记录?”

    “是啊,怎幺了?”秦飞扬一脸无害的问,甚至有些兴奋的说,“我还是第一次解此毒,你们的首礼我必定是要在场的,若无意外,以后一周一次,行满半年之后此毒可尽去。”

    司睿一脸难色,撇撇神色如常的赢锋,好似这参与的人里面没他事似的,不过就这个男人不要脸的程度……确实不是什幺大事。

    赢锋勾着唇看向秦飞扬,好笑的逗他,“我干司大少爷,你兴奋个什幺劲儿,难道秦神医还是个没开张的?”

    秦飞扬脸皮薄的一红,一听赢锋的污言秽语就受不住的害臊,“你!有你这幺对坤者说话的吗?!”

    赢锋挑眉,“你是男坤?”

    “我…!”秦飞扬吐血,他一直掩饰自己的坤者身份,但听到对方说‘没开张’而不是‘没开荤’以为这人看穿了自己的性别,没想到他根本就是误打误撞,讲不定对着乾者也这幺说话,“我当然不是!”

    秦飞扬说完就防备的看向对方,生怕赢锋突然用信息素威压试探或者震慑自己,但事实证明他多虑了,对方只不过哦了一声后就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这让他松了一口气。

    “什幺时候开始?”赢锋吃饱喝足大爷似的靠在椅子上问。

    “明儿中午吧,”秦飞扬回答道,毫无自觉的说,“天亮点方便我观察。”

    司睿克制着揍人的冲动说,“敢问秦公子要观察的多细致?”

    “这个嘛,”秦飞扬认真的思考起来,“我需要刻刻观你面色,时时搭你脉搏,处处询你感受,如果身体在过程中起了反应,北归这种毒一定会在交合处出现黑色纹路,这时可能是我的药量不够,毕竟第一次配药,这个量我还不能把握的很精确。”

    如果et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宅书屋》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