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慢穿之复原(流氓腹黑抖S强攻X禁欲别扭抖M强受) > 章节目录 第三篇·第二十二章·臻亲王归来
    第三篇·三月桃良·八纮同轨

    |雍正邺(赢锋)X司睿(姬睿)

    |第三篇视角:主受

    |世界观:古代乾坤庸异设定

    乾=A,坤=O,庸=B,异=A—>O

    第二十二章·臻亲王归来

    司睿到达津金以后,没有急着去拜访酒坊使,而是先找了一家客栈安顿了下来。俞老带着儿子跑了好几家酒坊把这里的酒都打了一点送到司睿的房中。

    一杯一杯的品过来后,司睿除了脸颊微红外竟然是一副千杯不醉的架势,让伯贵看的直嘀咕,觉得上一次冬至那天才喝了一壶就醉到砸杯子的少爷仿佛是他记忆错乱的产物似的。

    另一边皇城里面,皇上在朝上听着又一次败战的奏折有点手足无措,频频望向垂帘听政的太后。

    “启禀皇上!军队粮草告急!户部本应该给的30万石粮迟迟没有运到前线!”

    “启禀皇上!我们刚刚筹措的粮食好不容易送过去,结果竟然被人半路截杀!到现在飞虎将军都没有给户部一个交代!”

    “什幺交代,你们送来的只有多少粮食?5石?10石?截杀你们的是北凉细作,皇上知道我们最近整军清理了多少细作!——圣上!如今军队刚刚整顿完毕,万事俱备,一定可以大败北凉,只差粮草啊!”

    “启禀皇上!如今举国上下节衣缩食,京城人心惶惶,真的不适合再战,臣建议与北凉先议和,修生养息韬光养晦后再雪耻不迟啊!”

    “皇上——!”

    “皇上——!”

    皇上的额头冒着汗,轻咳了几声,“那个…各位爱卿——此事朕会……”

    “报——!!!”一位武官急匆匆的冲进来。

    “放肆!”一个大臣对着一直站在一边不出声的将军说,“孙将军还知道这里是哪里!?你的手下竟然敢如此放肆的冲进来,还把圣上放在眼里吗!?皇上切不可姑息!”

    “好了——不要吵不要吵——报。”

    “回禀皇上,臻亲王——臻亲王,臻亲王!回府了!”

    皇上突然激动的起身离座,惹得众大臣立马跪倒在地,那帘子后的人此时开了口,“邺儿回来是一件大喜事,今日早朝就退了吧。”

    “遵旨——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下朝之后,皇上既欣喜又惶恐的坐在太后的旁边,“母后,四弟回来了,我这个皇位是应当还给他的。”

    “皇上这是说什幺胡话,九五之位岂可儿戏。”太后不紧不慢的说。

    “但是——”皇上被太后一瞪,又缩了回去,转言道,“那又可以让四弟去领兵了,我西凉定能再次扬威,大败北凉!”

    “宏儿,”太后放下茶,“既然邺儿好不容易回来了,就让他好好休息休息,这一年来想必在外面吃了不少苦头。”

    “但是……”

    “你要,兵权是万不可交给雍正邺的。”太后严厉的瞪着皇上,硬生生逼退了对方的话。

    等皇上蔫蔫儿的离开后,一位长着狐狸眼的富态男子才从里面走了出来,对着太后一行礼说道,“皇上还是那幺……仁善。”

    “郡王请坐,哀家找你来是有要事相商。”

    现在国库空虚,雍正邺又突然回来,如果他们不能趁着雍正邺没有起势前打一场胜仗,怕是压不住朝中老将和泱泱之口,现在当务之急就是钱粮。

    “臣确实有一个法子,”郡王笑着说道,“如今的皇商都是我们的人,动了他们就是撸了我们自己的毛,不可为。但这天下之大,除了皇商,富家大户比比皆是,尤其西南那块不受战乱,只要让他们稍微出一点点贡献给朝廷,还何愁钱粮不足?”

    “若他们不愿,强制征收只会影响民意,皇上继位不久,经不起这些。郡王可有章程?”

    “哪里用的着强征,本王自然断不会做这等事。”郡王笑了一笑,“章程是有,但还需太后配合——听说皇上新封了一位珍嫔,是陕地司氏,司家三朝之前曾做过皇商,如今虽说败落但也家底丰厚,我想他们应该还想重登宝位。只要太后您告诉那珍嫔,让司家进贡今年的茶叶,若是品质优秀便可获封。”

    “这倒不是什幺难事,然后呢?”

    “之后的事太后尽管交给本王,您只需等着看戏收银子便可。”郡王深藏不露的说。

    几天之后,司睿带着他的酒和一行人一起来到了酒坊使的宅邸中,三进三出的宅子不算大,却不知的很是精致典雅。

    下人们请司睿等人在待客室中就做,奉上茶后说了一句老爷稍后就到之后便将他们晾在了那里给足下马威。

    俞富年等了半个时辰后就开始惴惴不安,伯贵在下面捏着他的手臂给他打着眼色,让他看看从容淡定的司睿,主子都不急,做下人的急什幺。

    一个不到不惑之年的男人拎着个酒壶从后面走出来,一扫司睿一行人,最终把目光落在俞老的身上,靠口便是一股酒气,“老俞啊——”

    “朱大人,几十年不见,您还是酒不离手啊!”俞老对着他一拱手行了一个礼。

    “欸,什幺朱大人,老夫早已不理那些事了,如果是俞家想要做酒坊的生意,还是另聘高人吧。”

    “朱大人哪里的话,这次老朽腆着老脸找上门来,是因为我家大少爷,司睿。”俞老说着引荐出司睿。

    司睿直接接话道,“久闻朱大人大名,小子不才,想要讨教一番。”他说着一抬手,让伯贵倒了一杯白色的液体送到朱大人的面前。

    “朱大人可喝过此酒?”司睿问。

    朱新闻了闻杯中的液体,竟然和外面所有的白酒都不同,他挑了挑眉起了兴致,当即喝了一口,随即又皱起眉来,“什幺玩意儿!这也配称为酒?”

    “虽然口味不佳,但朱大人敢说这不是酒?”

    朱新抿了抿唇,放下杯子,“虽是糟粕,确实是酒,老夫不曾喝过,司少爷,这酒你是哪里弄来的?”

    “此酒名为白兰地,是在下所酿,除了它们,1○2⊙3d︺an∑m﹢ei点另有一种——”司睿再次抬了抬手,伯贵立刻倒上一杯葡萄酒给了朱新。

    朱新喝过以后还是那副嫌弃的表情,但对司睿的态度明显亲厚的很多,“这是…葡萄所酿?”

    “正是,朱大人真是见多识广。”司睿浅笑一下,继续说道,“白兰地是葡萄酒通过蒸馏而成,我的酿酒技术不佳,无法将葡萄酒和白兰地的真正精华发挥出来,但是凭朱大人的眼界,我想您应该能预想到,如果您能酿出真正的葡萄酒与白兰地,酒神之称怕也不逞多让。只是不知朱大人是否还有雄心壮志与那皇城里的酒坊使一较高下”

    “你这是在激我?”朱新瞪着司睿,随后哈哈一笑,“好!好!好!都说津金是个寻伯乐的地方,老夫果然没有白等。”

    如果et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宅书屋》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