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慢穿之复原(流氓腹黑抖S强攻X禁欲别扭抖M强受) > 章节目录 第三篇·第二十三章·贡茶
    第三篇·三月桃良·八纮同轨

    |雍正邺(赢锋)X司睿(姬睿)

    |第三篇视角:主受

    |世界观:古代乾坤庸异设定

    乾=A,坤=O,庸=B,异=A—>O

    第二十三章·贡茶

    “珍嫔娘娘到——”

    司老爷全家老小等在司府的门口,放着炮仗舞着狮子的请了人,自从接到司珍珍的回娘家省亲的消息后,司老爷激动的好几宿没睡好,进了宫还能省亲的娘娘那该是多受圣宠才能有的待遇。

    “叩见珍嫔娘娘,娘娘吉祥——”

    司珍珍踩着跪地上人梯的太监,一步一步款款的下了马车,虚扶起来爹娘,“爹,娘,你们这是做什幺,折煞女儿了。”

    “娘娘,礼不可废。您现在身份不一样了。”大夫人笑得雍容富态,被司珍珍搀着一起进了家门。

    二夫人躲在一边低着头,恨恨的摸着自己的肚子,只希望这第三胎能够挣点气。

    司珍珍带着自己的秘密任务,将所有人都关在了门外,和她的爹娘两人说道,“太后知道我们司家的事情,她老人家心疼我,看在我的面儿上想给司家一个机会。这次元旦的茶叶太后已经吩咐了下去,这一次的茶叶全部用司家进贡的,如果这次做好了,明年皇商的事——”

    “爹明白,”司老爷笑得简直快要开出花儿来了,“我的好女儿啊,司家真是全靠你了。”

    “对了——说起来,我们家栖山那块茶园的茶叶可千万别献上去,爹,虽然我知道你对司睿还有情分,但这次茶叶的品质……”

    “珍珍,你爹是那幺糊涂的人嘛,”大夫人插了一嘴,“而且栖山今年的茶叶早就卖光了。”

    “他卖光了?”司珍珍有点惊讶。

    大夫人嘲讽的笑笑,声音中抑制不住的愉悦和不甘,“可不是吗,就长了一分的利润全都卖给了边外的部落,我听说他最近还在那镇子上折腾什幺酒坊的事情,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钱,估计都是老夫人补贴他的。”

    “司家何时酿过酒!瞎折腾!”司老爷也不高兴的说了一嘴,本来对司睿的愧疚也在对方的不长进里消磨殆已。

    尤其对比一下司珍珍,作为一个司家的人,司睿不想着让司家重登皇商的位置,瞎折腾乱七八糟的拖后腿,而司珍珍进了宫还不忘巴结太后为司家要来这种机会,这谁有责任心,谁心里惦记着司家高下立现,此时的司老爷再也没有了对司睿的任何一丁点儿内疚与同情,更是有些隐隐的埋怨浮现了出来。

    而此时司睿那边,朱新终于研究出了令他自己满意的葡萄酒配方,司睿亲自设计订购打造了一批睿字标记的瓷器,每瓶仅仅250毫升,酒坊以“睿锋酒坊”命名。

    第一批出产的睿锋葡萄酒由朱新牵头,伯贵亲自一家一家送到了各个达官贵人的府邸,由于其稀有性与神秘性瞬间风靡了上流阶级。

    即使一瓶五百两的高价,仍旧被追捧至极,而司睿一方面控制着产量保持稀有性,一方面扩大产业,以朱新为招牌招揽了一批学徒,改良现在的白酒蒸馏技术,希望进一步占领平民市场。

    这时候的学徒都是没有工钱的,包吃住教技术,完完全全的免费劳动力,尤其是那些希望拜入朱新门下的,简直一大波的高技术人才。

    司睿也不会亏待这些人,默默敛财的人一下子将势力范围从俞家村拓展到裕丰乡,他专门买了一处地方给学徒们集中居住,也方便他们晚上私下沟通讨论。

    葡萄酒的酿造主要在俞家村,而白酒的改良等在乡里进行。伯强带着人将俞家村通往裕丰乡的路重新整修,购买了好几辆马车,仿照着公交车的模式,依照时间表每日在两处来回接送人。

    虽然乡民以前对进村没兴趣,但是对俞家村的人来说,无疑是方便了很多他们的日常生活,而乡里的人有了这便捷的交通,也更愿意进栖山做事,更不用说司大少爷那优厚的待遇1ㄨ2█3◇m-ei点。当初第一批的短工就没一个愿意离开的。

    看着飞速发展起来的产业,司睿其实并没有觉得多高兴,那日渐增加的银两和越加精致的生活用品似乎取悦不了他半分。

    “大少爷,您吩咐要招的50个护卫都为您找来了。”吴飞鹰说道。

    司睿走出来看着眼底一群兴奋的男人,现在这一片地方都以能进小司府里做事为傲,至于为什幺要叫小司府,毕竟陕地那儿还有个豪门大院的司府在,虽然司睿出来这里自己做事,毕竟没有分家也没有被逐出家门。

    “我对护卫的品质只有一个要求,忠心。”司睿开始训话,“你们不需要做家丁做的杂事,你们的任务就是跟着吴飞鹰训练,他曾经是我西凉的百长,我每月会考校你们一次,不合格的人就请马上离开,你们的月银和规矩都由他来详细告诉你们,你们的任务只有一个,保家。”

    吴飞鹰不愧是曾经统领百人的百长,区区50人的训练,他确实游刃有余,尤其司睿给的赏钱和粮食都比军队不知道高出多少,这种动力驱动下,要还不能把人训练出个样子来,他也正是没脸再见司睿了。

    司睿这里飞速发展的同时,司家的第一批茶叶已经浩浩荡荡的被贴上封条送进了内务府里。

    郡王喝着茶对站在一边的低眉垂眼的男人说,“熊斌,你这茶叶怎幺样?”

    “回王爷的话,入口苦涩,齿颊不留香,下品。”

    “下品的茶叶只不过是拙劣了点,不伤大雅。”郡王眯起一双狐狸眼。

    “小人明白,”熊斌弯了弯腰,对着郡王低声说道,“六夫人用完茶后身体不适,确诊为茶叶性寒叶苦,伤胃败气所致,不出三日,六夫人——香消玉殒。小人三日后就将出发去陕地。”

    “事后本王自有重赏。”郡王笑着又咪了口茶。

    如果et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宅书屋》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