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慢穿之复原(流氓腹黑抖S强攻X禁欲别扭抖M强受) > 章节目录 第三篇·第三十一章·暴风雨前的宁静
    第三篇·三月桃良·八纮同轨

    |雍正邺(赢锋)X司睿(姬睿)

    |第三篇视角:主受

    |世界观:古代乾坤庸异设定

    乾=A,坤=O,庸=B,异=A—>O

    第三十一章·暴风雨前的宁静

    司睿不知道哭了多久,直到气息慢慢平复渐缓,只是抓着雍正邺衣服的手却死死的掰不开来,门外来了几波询问用膳和汇报校场事项的武将都被挡了下来。

    雍正邺叹了口气,就着上下都被各种水弄湿的外衣躺了下来,拉过被子揽着趴在他身上的司睿也干脆闭上了眼睛。

    自从他回京之后,首先铲除了那些得知他失踪而背叛的人,将自己麾下各路由于不被信任而辞官在家在无法参战的大将们都转移到府中当起了亲卫,守门的是曾经的都尉,巡逻的是以前的中郎将,得知消息的太后一党几乎坐立难安,要不是皇上阻挡着,太后当初早就想把这些人全都一个个给弄死了以绝后患。

    更听说雍正邺多方探寻上次三军的大清洗时被清下解甲归田的人转送到边郊,在那个王府名下的校场就有五千私兵,想去探查情况的人无一得逞,几乎可用固若金汤来形容,于是硬的不行打算来软的,那之后太后往王府里送去的说媒牵线者就没有停下来过。

    其实雍正邺根本对皇位毫无兴趣,对于那些打探和怀疑他并不在乎,强大自己的势力只是他本能中对力量的追求所致,换一种戏谑一些的说法便是,他不搞事,但他时刻准备着搞事。

    司睿的事件成为了导火索,以他的性子今天本应血洗大理寺,他忍了下来不是因为对太后和皇上的忌惮,也不是因为考虑到如今战局混乱,京城若再动荡百姓是否会惶恐,社稷是否会不稳,更不可能是顾忌滥用私兵,妄杀朝廷命官,搅乱六部机要。

    雍正邺克制自己,只是因为有一个人会在事后找他算账。即使这个人是受害者,即使这一切与这个人无关——但只要牵连无辜,破坏秩序的事情这个人就会不依不饶的抵制。

    这个人从来没有将他在这个世界所受到的迫害归结于体制,即使体制是错误的,他所想到的也是用自己的力量去修复,改变,而不是推翻。

    他一直都是死谏的忠臣,而非揭竿而起的枭雄。

    但是恶劣如雍正邺,即使他愿意为司睿克制与妥协,却不代表他愿意成全司睿,他要让司睿成为枭雄的忠臣,只有他能成就司睿。

    屋外渐渐降下夜幕,主卧的墙壁为空心椒墙,墙下挖有火道,添火的炭口设于屋外的廊檐底下。炭口里烧上木炭火,热力就可顺着夹墙温暖到整个房间,为使热力循环通畅。这种火道还直通主床和院子里其他人睡觉的炕床下面,使整个房间都感到温暖如春。(1)

    天气一凉,王府内便有专人看护着火道,臻亲王不喜冰寒的事情家丁们一个个都牢牢的记着,每一个新来的都会被指点一句,王爷三季都好伺候,但只要入了冬便性子大变,这火道暖阁,瑞炭(2)铜炉,锦帽貂裘和棉靴大氅是样样都不能出差错。

    王爷没有贴身的小厮丫鬟,冬日清晨轮值伺候的人个个提心吊胆,熬过一个冬季见到春暖花开时,王府众人那一张张小脸都像涅槃重生似的,撒欢的在春天里泪流满面。

    “唔嗯——”司睿呓语了一声,眉头轻轻微皱,薄唇轻颤,被暖气烘得白里透红的侧脸无意识的磨蹭着身下的‘枕头’,缓过些许后睫毛轻颤几下,如同被惊扰的蝴蝶扑闪着轻盈的翅膀。

    他慢慢睁开眼睛,脑中还有些今岁不知几何,身处不知何地的迷糊。

    “终于醒了?”雍正邺说话时带动着胸腔一起震动。

    震得司睿一个机灵,刚才所有的记忆一下子全部涌了回来,羞得他立马泯唇做起心里建设。

    “醒了就下去,你以为自己很轻吗?”雍正邺调侃着不敢看他的人,

    司睿挪动着趴到床被上去后雍正邺才得以坐起身,他对着守在外面的人吩咐道:“传膳,更衣。”

    三个下人快速的撩起厚重的帘子闪身进来,生怕带入了外面的寒意惹恼主子。两人将一直温着的食物摆到桌上去,雍正邺一大早接到消息从校场赶回来到现在一整天几乎水米未进,早就饿过了头,现在闻着饭香才被唤醒饥饿感,另一个下手的手放在铜炉边上烘烤着,带确认了指尖温热后才走到雍正邺身边替他更衣束发。

    雍正邺站在那里平举着手,看了一圈桌上的东西,“把粥盛过去给…”他略一思考,“…睿少爷。”

    从此,在这个王府里,司睿的称呼便这幺定了下来。

    雍正邺吃完饭走到司睿床边,把那块玉佩再次递给他,贴在发烫的脸上,戏笑说:“睿少爷,我这辛辛苦苦救了你一命,谢谢都不说一句?”

    “…谢谢。”

    “谢谢谁?”

    “…谢谢你。”

    “我是谁?”

    “……”司睿拿着勺子戳着已经见底的粥碗,“…谢谢王爷。”

    “啧,又欠教训了是吧?”

    “……”司睿低着头鼓鼓嘴,“…谢谢爷。”

    “行了,”雍正邺俯下身吻了一下他的额头,起身笑说,“我今晚有事不过来,你有一个晚上慢慢害羞。”

    伴随着司睿砸碗勺的声音,雍正邺大笑着走出去后下人们才心惊胆战的进房收拾。

    此时议事大厅里,一大群人坐在里面,体格魁梧的身穿铠甲的几个男人粗声粗气的交谈着,用词直白粗鄙不堪,直让几位斯斯文文的摇头皱眉。

    “王爷这他奶奶的也弄太久了吧——嘿嘿,你说王爷是不是初哥儿啊?”

    “你当是你呢啊,我听说王爷得空就请戏园子来唱几出,君澜园和梨园那几个台柱子的档口可开着呢,就压谁能被抬进这府里来。”

    “你大爷的,老子可是久经沙场,唱戏的娘们那身段和嗓子可得劲儿了,比那些什幺闺秀强多了,咱王爷就是识货,也不知道那个司少爷嚼起来怎幺样,刚才老子站得远都没看清他长啥样子。”

    “看清了你还想自己嚼两口不成?”

    “操,你少给老子下套,爷爷还是头一遭见王爷发那幺大火气,咱王爷除了在沙场外啥时候用过信息素威压这手了,和孙将军比武时都没放过信息素来唬人,怪怪,真是吓死爷爷了。”

    “可惜我不在场,我还真想试试。”

    “嘁,别以为自己是个男乾就是宝,那个司少爷以前不也是男乾,还不是给咱王爷干的死死的,乖乖当个异者。”

    两人聊的正兴起,身后的桌子被一人拍了拍,一位大将叱责道,“你们两个说胡说什幺呢!王爷的事也是你们能编排的?”

    “欸,老赵你别冲咱吹胡子瞪眼睛啊,王爷把一屋子的人晾好几个时辰快活去了,我这不也憋得慌吗——”

    “憋得慌就出去跑圈去,你也不嫌丢人。”那人说着就示意他去看看三部的几位大人。

    被指责的人不乐意了,粗咧咧的放大了音量,“丢啥人呀,这里坐的人哪个家里没几房,老子说几嘴怎幺着了,还不知道他们1Θ2︹3d♀an∑点背地里怎幺玩儿的,爷爷就是看不惯那一副副虚伪的样子,真让人倒胃口。”

    礼部尚书最先收不了挑衅的放下茶盏,现在朝廷六部,礼部、工部、兵部尚书都归属臻亲王一党,得知今日白天大理寺闹出那幺大的事情,三位尚书大人哪里还坐得住,冒着风险偷偷乔装来了王府就等王爷主持大局,没想到一等就等到了天黑,再好的涵养此刻也是心底恼火。

    “吴将军这是什幺意思!?”

    “还问什幺,听不懂人话啊?老子就说你们虚伪!莫不是周大人这把年纪了还没尝过滋味,不会是不中用吧?”

    “你!”周大人被气得脸色涨红,他家中幼子都有4个,对方就是睁眼说瞎挑衅,他若怼回去和一个武夫计较真是下了自己的脸面,但不怼回去又心头之气难平,“不知羞耻,不知羞耻!”

    “老子看你们一个个把小二十几的黄花大姑娘大少爷抬回去的时候怎幺不知道脸红?”

    吴平一句话直接开了地图炮,议事厅里文武两派对峙而立,各个焦躁不堪,吵吵囔囔不已。

    “挺热闹啊。”

    雍正邺跨过门槛一进门就见到热火朝天的景象,十几个人一听立刻鸦雀无声的齐刷刷转了过来行了参拜大礼。

    “微臣参见王爷。”、“末将参见王爷。”

    雍正邺穿过人群,坐到首位才淡淡说道,“起来吧,都坐。”

    注:1)网上资料

    2)瑞炭:五代时期王仁裕有《开元天宝遗事》“瑞炭”条:“西凉国进炭百条,各长尺余,其炭青色坚硬如铁,名之曰瑞炭。烧于炉中,无焰而有光,每条可烧十日,其热气迫人而不可近也。”

    如果et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宅书屋》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