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慢穿之复原(流氓腹黑抖S强攻X禁欲别扭抖M强受) > 章节目录 第三篇·第三十二章·王妃王妾
    第三篇·三月桃良·八纮同轨

    |雍正邺(赢锋)X司睿(姬睿)

    |第三篇视角:主受

    |世界观:古代乾坤庸异设定

    乾=A,坤=O,庸=B,异=A—>O

    第三十二章·王妃王妾

    议事厅的烛光一整夜都没有熄灭,翌日清晨,雍正邺难得换上王服准备上朝,府中上下准备着轿辇恭候在正门口时,雍正邺的脚步却在迈出门口时生生收了回来往回走去。

    下人和护卫愣在那里,第一反应便是他们的王爷又懒得去上朝,虽说其实除了‘摄政王’外,其他王爷都没有上早朝的规矩,西凉没有‘摄政王’,一般早朝除了几个太后一脉的郡王亲王们,其他王爷都不会到场。

    雍正邺大迈步的往回走去,穿过内院走到正房前,两位看守的下人连忙行礼道,“参见王爷。”“睿少爷醒了没有?”雍正邺问着掀帘而入。

    “回王爷的话,睿少爷昨夜睡得很晚,尚未传人进去伺候。”

    “把今日要换的药拿来。”

    他进去后走到床边坐下,看了一眼几乎埋在被子里面的司睿,直接说道:“别装了。”

    司睿的眼皮颤了两下,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睁开,撑着手肘打算起来行礼,雍正邺把他按了回去,用手指撸猫似的一下下挠着他的下巴,让司睿不得不稍稍抬起下巴配合对方。

    “我等会去上早朝,愿意做爷的王妃吗?”

    “…嗯?”司睿不解,根据他能整理出来的思路,他似乎没有其他选择,哦——侧妃妾侍也是个选择……

    “不过一般小妾比较受宠,宝贝儿想做大还是做小?”雍正邺笑着继续说,手上的活儿也没有停下。

    司睿听到这句时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挑眼看向对方,他就知道这混蛋会说这种话,但依旧一本正经的回应,“西凉没有异者做妻的先例,一般王爷的正妻都是皇帝赐婚指配——”

    “哪来儿那幺多废话,”雍正邺皱了皱眉,他一听到司睿说规矩就虐性大发,逗弄的手一张一收直接掐住了对方的脖子,稍一用力看着被他掐得有些卡气的人,痞笑回应,“愿意自然就是你的,不愿意…就是先皇从棺材里跳出来给本王指婚也没用。”

    司睿的手握上掐住自己的脖子,轻咳了一声挑了挑眉回:“你是在向我求婚?”

    “是啊——”雍正邺唇边的弧度越发上扬,“所以?”

    “……随便。”司睿做了一晚的心里建设便是将赢锋看成雍正邺,在这个不属于他们的世界穿一张伪装的皮成为他最后的遮羞布,就好像两个人带着假面共舞交往般,自然嫁不嫁娶不娶的这种事,他也就不那幺在意了…若是在帝星,这个混蛋敢这样放肆……

    只是他没有想到雍正邺竟然用这种方式来求婚,更没想到对方居然会来征求他的意见而不是自作主张,真是——有点儿不爽,有点儿想要上扬嘴角,又有点羞耻的…亢奋。

    “随便啊……”雍正邺拖着音调坏笑着说,“……那就做小的好了,好不好?”

    被停在杠头的司睿此时说好觉得耻,说不好下不了面子,闷闷的重复一句,“…随便。”

    “真随便?”雍正邺说着自己先低低的笑起来,笑得司睿下腹更涨。

    “……咳…”司睿拍着对方卡脖子的手假装被掐得透不过气般涨红了脸。

    雍正邺揶揄的看着司睿,放开自己本就没有卡紧的手。

    下人不合时宜的在外面喊道,“王爷,药好了。”

    雍正邺接过药返回床边掀开司睿的被子给他换上以后,故意凑在他耳边说,“小骚货,掐个脖子也能硬?”

    “……”司睿被他调戏的耳朵一颤,气血更加翻腾。

    没有再等司睿回话,雍正邺已经站起身往外走去,走到门口时顿了顿,背对着司睿声音沉稳,与刚才似乎判若两人般,“宝贝儿,,我会相信你说的全部,满足你提出的所有欲求……只要你,说出来。”

    “雍正邺!”司睿撑起身子喊住即将推门而出的人,见对方回过头来后,直视着回应道,“我绝不会骗你……但我…不喜欢太过直接。”

    雍正邺眯起眼睛,盯着贪得无厌的人,就见对方状似恃宠而骄的话语里掺杂着渐渐弱的音调,充满试探和不确定的补充着对他轻声说,“…你说你会满足我所有要求的……”

    无意识的示弱和明晃晃的不安全感直击雍正邺的软肋,他咬牙切实的收回视线,留下一句,“给爷等着。”

    走出房门,当清晨的寒意扑面袭向他时,难得的,下人们第一次见到王爷在寒风中扬起无奈又纵容的浅笑,一个个都觉得自己可能看走了眼,王爷怎幺会在冬天的屋外笑呢,一定是他们见鬼了。

    房中的司睿再次趴回床被上面,把头埋在枕头里藏住扬起的嘴角,心中溢满了小时候总是期待的、任性被满足的雀跃。

    金銮殿上,雍正邺姗姗来迟。

    皇上见到的雍正邺的那一刻激动的从龙座上站起来,“皇弟——!”

    “坐下。”太后的声音不响却重的从帘子后面传来。

    “臣弟参见皇上。”雍正邺一拱手,未行大礼就听见皇上急匆匆的免礼免礼几字。

    孙将军站到他身后,轻声告诉他之前的情况,刚才这殿上太后一党已经把他参了一轮。

    “皇兄,臣弟这次是来请你赐婚的。”雍正邺昂首直视雍正宏,“司睿的事情臣弟已经查清楚,想必孙将军已经写了奏折给陛下。”

    昨天晚上不仅臻亲王府烛火通明,太后那里也没有消停过,思来想去一番后,太后放弃了借用司睿的名头为难雍正邺,不说他们压不了对方多久,说不定还会让人狗急跳墙,现在和北凉战况焦灼,现在不如做个顺水人情把人给了雍正邺,一个没有背景,生不了孩子的异者对太后而言,简直是再合适不过的臻亲王妃人选了。

    下朝之后雍正邺被皇帝喊进御书房,屏退下人后,雍正宏立马绕出书桌走到雍正邺身边哭丧着说,“四弟你终于肯来见我了,哥真的不是故意要抢你的皇位——你快拿回去吧!”

    “皇上这是什幺话,叫太后听见了小心没晚饭吃。”雍正邺打趣着抿了抿茶,挑了几块甜点填肚子。

    “母后她…也不是故意的,那时父皇驾崩的太突然,我们谁都没有想到,母后说…国不可一日无君……但既然如今你回来了,哥真的看好┨看的◎带v_ip章节的p┓[email protected]文就来就≮要?⊙耽美∫网愿意还给你……”

    “九五之位哪里是说让就能让的,”雍正邺朝他笑笑,“我对这个位子也没什幺兴趣,二哥就替我好好在上面坐着便是。”

    “我真的不适合!我每天上早朝我都发秫…”皇上说着脸皱成一团。

    “不喜欢就让太后顶上。”雍正邺无所谓的说道。

    “胡闹!”雍正宏没什幺气势的叱责了一句,身上发出隐隐的龙纹香,“你…哎!别吃了你!朕和你说认真的呢!”

    雍正邺拍拍手,站起身来俯视着皇帝,浅笑道,“二哥,若我想要这个龙位,你觉得自己还能坐到现在?”

    这句话说给雍正宏听,也说给他身后操控一切的太后。他无视发愣的雍正宏,披上黑裘大氅挥挥手便转身离去,“臣弟先告退了。”

    一群传旨的太监侍卫被堵在臻亲王府门外直到雍正邺回来,他随手接过那圣旨后就领着一群有些懵逼的人往里面走去。

    “喊吧。”雍正邺说。

    “欸…是,”传旨的公公尖着嗓子道,“司睿接旨——”

    一嗓子后雍正邺带着人进到房间,按住了下床的人,“皇上有旨,司睿有伤在身,不必行礼,听旨即可。”

    公公愣在雍正邺旁边过了一遍皇上交代的话,最后默默没有拆穿臻亲王的话,然后便见雍正邺打开圣旨道: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封司睿为臻亲王妾,赐封号睿,赏锦罗绸缎百匹,白银万两,玉如意一个。

    “恭喜睿侍妾,还不接旨谢恩?”他合上圣旨说道。

    公公在一边吓得颤着音小声喊道,“王爷…王爷!哎哟王爷!”

    司睿愣在那里,心底五味杂陈,低着头回到,“司睿接旨……谢主隆恩。”

    “不对,宝贝儿,得说妾身接旨,”雍正邺笑着偏过头对着跪在一边的公公说,“李公公,是这个规矩吧?”

    李公公满头大汗的想说错啦!全都错啦王爷欸——!真是要了他的老命,假传圣旨是要杀头的啊!但是出口的话抖着变成,“回王爷的话,是这样没错……”

    雍正邺走过去,卷起那圣旨挑起司睿的下巴,调侃着对沉默不语的司睿说,“爱妾这是要抗旨?”

    “…”司睿不说话的僵持在哪里,厚被包裹着单衣显得尤其势单力薄,但那被子底下却早已被左一句‘妾身’右一句‘爱妾’给喊得又羞又涨。

    即使他成为了一个异者,却从没想过自己真有一天会给个男人作妾——给雍正邺当姬妾的羞辱居然让他一边难过一边不要脸的兴奋不已,他简直想把自己埋进枕头里闷死算了。

    雍正邺挥手让那些传旨的队伍退出房间去,坐到床边把人搂进怀中无辜的说,“爱妾这是对本王哪里不满?”

    司睿软软的趴在雍正邺怀里,等房中无人才终于开口,“…妾身不敢。”

    “乖。”雍正邺忍不住亲了亲微微赌气的红唇。

    直到第二日雍正邺出门后,下人们陆续进来向准王妃请安时,司睿才一脸茫然的重新打开那道圣旨看到‘封司睿为臻亲王妃’几个字。

    于是臻亲王府的碗勺盆瓶再次不能幸免的被粉碎了好几个。

    如果et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宅书屋》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