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百合小说 > 我们六个那五年 > 章节目录 我们六个那五年_分节阅读_9
    回程的路上坐在漠河火车站等了很久,为什么?不记得了。

    ☆、17 新的征程

    17 新的征程

    毕业旅行之后,也就是毕业典礼结束,各个寝室、班级都在吃散伙饭,都在唱不舍的歌。徐天寝室八人,只有自己留校读研,心里不免有些难过,换学士服照毕业照的那天,徐天拿着相机,给亲爱的室友们没完没了的照照片,虽然照片留不住什么,可现在回想起来,好歹在那百感交集的日子里,留下照片也是好的,不是吗?

    ——“说到这的时候才想起来,光顾着照相,照室友,照张越,照她和室友,我们两个居然没有一张穿学士服的合影。”徐天笑笑,“她说她想为了我穿一次婚纱,可惜,也没机会了。”

    2015年的开年,徐天染了一头酷炫的粉色头发,带着刚刚考完研究生的张越一起,在山城重庆玩耍一周,她们吃了有名的各式重庆火锅,去了重庆洪崖洞,坐了长江邮轮,在长江大桥的索道上拍照,还路过一个文艺的大厅里有一辆大摩托的咖啡厅。在重庆人民大礼堂前,张越在一个阿姨的小摊上愉快的挑了几个橘子,两人还抢在大妈跳广场舞的间隙在一颗漂亮的大树下互相给对方照了相同位置的照片。在磁器口的那天,张越又是愉快的撒了欢儿,拍了认真手工制作酸辣粉的大爷,买了五颜六色星星形状的棉花糖,给自己做了一个漂亮的小糖人,徐天愉快的买了一只叫花鸡打算回宾馆吃结果味道并不如意......

    ——“那会儿我胖死了,脸那么大,你还追着给我拍照,真讨厌~”张越说着冲徐天努着嘴,“哼,拍拍拍,拍吧,臭老公。”当然,这是很久之前的一幕了。

    说回2015年的毕业,到底是有些伤感吧,尤其是张烁,除了徐天,这几个哥哥姐姐都要走了,徐天还向她打趣:“安,我都没难过呢,我可是明年还得送你呢!”

    7月初,张越到公司武汉总部报道,算是踏上了自己职业生涯的第一步,两周的集训,她很快融入到集体中,在集训中表现很好。徐天在家愉快的健身,闲时就想自己的大宝贝。徐天每天早上会用一个小手绘软件给张越发一张图,写些三言两语,大多是行程安排和鼓励的话,有时候也有气温小贴士。两周,武汉到沈阳。

    训练很辛苦,张越小脸瘦了一圈也黑了不少,但最折磨这两个小情人的还是关于分地点的问题,张越旁敲侧击,用了很多方式向领导求情,上了很多次火,最后终于、终于听到自己分回哈尔滨分公司,两人别提多高兴了。

    ——“真的开心,两个人共同的大愿望,我们终于要有个家了。”

    7月末,张越刚回哈尔滨,徐天就向家里找了个接口到哈尔滨接自己的小情人,顺路还汇报了过几天就可以把车开过来的好消息。两人对未来从没如此渴望,一个两人精心收拾的家,一台到处逛逛不用挨冻的小车,一个知心懂你爱你的爱人陪在身边,还有什么可忧愁的吗?

    没有了。

    没有了吧。

    ☆、18 我给你一个家

    18 我给你一个家

    张越刚刚分回哈尔滨,徐天就赶了过来,只住了几天,白天按两个人之前的计划开始游走看房子,每天就是各家中介来回跑的日子,张越也跃跃欲试想去看房,可惜工作太忙,只能让徐天看着不错的拍照片给她。因为张越分配的项目已经确定,徐天相中的地界主要考虑张越的交通方便,而且是年轻人比较多的新区,房源还很多,只是看了很多都没有很看好的,说巧不巧的是,有天张越很早下班,两人一起看了一间房,看完两人对视一眼,

    “就是它了!”

    ——“后来我还说,早知道这样,我之前就不去看那么多家了,哈哈。”徐天乐呵呵的说。

    和房东定好了入住时间,徐天急匆匆的又回了家,虽说特别想和张越一起,但那时才七月末,实在太早。徐天尽全力争取到八月上旬回哈尔滨,依依不舍的离开了自己的小媳妇儿。

    回家的几天在两个人的强烈祈祷下,很快就过去了。徐天很担心刚刚参加工作的张越,飞奔着回了哈尔滨,开车去取了自己的几个月生活费,和房东弟弟一手交钱一手交钥匙。当晚就和张越住了进去。

    那间出租房其实不很大,一室一厅,一厨一卫。两人的财力也担负不起更大的支出。房间买时就是精装修,所有电器一应俱全,家具也基本都有,只是空间有点不对。第二天张越早起上班之后,徐天开车接了一个仍在哈尔滨的室友,去买回褥子和四件套,被子和毯子是徐天从家带来的,打电话办了宽带,把占地方的沙发挪进屋,从里到外的大扫除。到张越再一次回家,这家总算变得能看了。

    等张越有了一个休息日,两人兴奋地溜达着,去超市买了一些生活用品,有了冰箱终于可以随时吃冰激凌,喜欢给爱人做饭的徐天有了自己的新锅,两个人一起挑了漂亮的碗,一只杨桃形的,一只西瓜碗,一只斑马碗,一只长颈鹿碗。一起挑了三个漂亮的盘子,一只苹果形的,一只长颈鹿的配套,还有一只杨桃的配套。几双筷子。一个小小的电饭煲。小菜板,几把刀。

    “我忘不了那天,那是我最向往的日子,开始的那天。”徐天回忆着。“那也是她最向往的日子。可是,为什么,会变成那样呢...”

    ——“她?”徐天转头看向窗外,点了一支烟。“她啊,是个小馋猫,又是个挑食鬼。”徐天抽了一口烟,缓缓地吐出来。“上学时候总是吃食堂,还不明显。出来住这一年多,我都快不记得我喜欢吃什么了。只记得她,”徐天笑笑,“她会帮我记得我喜欢吃什么,我心里都是她爱吃的菜单。”徐天转过头,又抽了一口烟,“不过现在那都不重要了,我们换回来了。她会专心记得她爱吃的东西,我呢,也该想想,我爱吃什么了。”

    但你一定记得她爱吃什么的。那些行为已经烙在生活里,不是几天,几周,几个月就能消磨掉的。

    徐天和张越愉快的开始了其实已经持续了四年的同居生活。本来就是行走的甜蜜的“虐狗神器”的两个人这下痛快淋漓的放起了大招。张越上班路上,中午午休,下班路上都是两人甜甜蜜蜜的微信时间。徐天每天早上开车送张越到站点,陪她等车。然后开车去上课。中午在食堂对付一口,下午要是能早点回家,闷上米饭,给张越做她喜欢的几个菜,或是翻翻菜谱问张越想吃哪个?接了小媳妇回家,饭菜都热着,两人乐呵呵开始吃饭。要是晚上有课,接到张越两人就会愉快的寻找哈尔滨的小店,川菜馆,小烧烤,师大夜市,铁板烧。

    ——“她就是美食指南针,她指哪,我打哪,她吃啥,我吃啥。”徐天乐呵呵的说。

    ☆、19 有些故事还没讲完,那就算了吧

    19 有些故事,还没讲完,那就算了吧

    故事讲到这里,2011到2015,四年了。标题顺下来,你们一定知道还有一年的经历没有写。

    我不想写了,你们猜得对,我就是徐天。

    2016的一整年,混乱而不堪回首。似乎故事里的每个人都不再是原来的那个人,所有的情绪此起彼伏的爆发又消退,消退又爆发。

    我愿意最后说说所有故事的结尾。

    孟瑶和路汉在2014年毕业时又在一起一小阵子,很快分开。孟瑶读研至今,单身,享受生活,活得潇洒愉悦。路汉又有了一段感情,却没太走心就分开了,前任够多了,路汉打算专心画自己的前任怪圈。

    张烁和丁童2016的年中终于分手,异地恋让张烁无法接受,丁童却不想放弃自己执着的工作,分手时和平说不上,不过也没有太多纠葛。感情还在吗?丁童不清楚,张烁....当然在。

    张越和徐天没有和平度过2017的跨年,2016最后一个月分手。原因很多,也不再重要。徐天依然觉得张越是重要的那个人,但不想再纠缠。张越说爱过徐天很开心,但想有更愉快的生活了。

    到现在呢?

    孟瑶很好,前一阵子通电话,打算读个博士,继续肆意一下自己的青春。

    路汉很好,刚刚见过面,回家过年打算谈谈换工作的事情。

    张烁很好,剪了新发型,明年也会换一份很好的工作。

    丁童很好,做了本科时最想做的工作,忙碌而充实,大年三十才能回家。

    张越很好,一个追求了半年多的小伙子终于和她确定了关系,被喜欢着,关心着,年后还要一起去旅行。

    徐天很好,忙着弄论文,忙着陪家人,闲暇时玩玩游戏,滑滑雪。准备2017的入职。

    每个人都很好,各自准备各自的未来,应了那句话,对过去情深义重,却绝不回头。

    既然以六个人为命,我愿以每人一段话结尾吧,有的是我听来的,有的是我想到的。不一定真实,什么是真实呢,真实不过是每个人臆想出来的,故事我来讲是这样,换个人,可能是另一个故事。

    孟瑶:“好好爱自己吧,天天,你都几乎忘了自己。你都不会对你好,别人怎么会对你好呢?看看这世界,搞搞科研,约三五好友看看美术馆,世界很好,也对你很好,不管你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

    路汉:“我当然知道所有的期待都是不可能发生的,可人就是这样,不到最后一刻,心里总是有些小小的,不可言说的期待。我想等到那时候。当然,我现在很好,以后也会变得更好。”

    张烁:“我知道所有的错都在我,我有很多对不住她的地方,我不缺人,我也试着和她们在一起,但我心里对她们只有一个评价——她们不是她,我爱她,我张烁,只爱她一个人,我想给自己一点时间,败了也认了。”

    丁童:“她是个好人,也对我很好,只是那都过去了,我们,不,没有我们了。”

    张越:“我觉得我自己可能不会再喜欢上谁了,好像把所有的喜欢和爱,都给了你。我好累,你该有你的幸福,我不再觉得你是我的幸福。不能陪你到最后,对不起,未来的日子里,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你会找到陪你共度一生的那个姑娘,可惜,不是我。”

    徐天:“他很好,也会认真的喜欢你,也会认真的想你,或许你可以慢慢接受他。我给你时间,也给我自己一些时间,让你去追你想要的,让你享受这世界给你的温柔和风雨,让我想想我想要的,让我长大一些,成熟一些。你记得我的自信吗,不管什么时候都爆棚的自信。”

    “从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是我的。现在,至少现在,我依然觉得,故事没完,兜兜转转,你还会是我的。”

    “如果不是呢?”

    “那我就只好认输了。我的小宝。”

    【更多精彩好书尽在御宅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