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绝命星陨曾几何 > 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9
    待到星楼醒来时,却发现自己躺在一个装饰朴素的干净房间,身子似乎被什么沉重压住,勉力用手撑起自己,觉得身躯酸痛不已,却发现是破狼谁在自己身上,细细瞧了瞧破狼的容色,虽还是憔悴,但比在山崖底已经好了许多,不禁心中安慰。

    破狼眉毛一动,迅速地睁开眼睛起了身子,凝望着星楼,细细瞧了瞧,嘴唇动了动,星楼被他瞧得有些不好意思,声音干涩有如裂锦,只弱弱吐出一个字:“渴……”

    破狼急忙走到桌上,倒了一杯杯水,递给星楼,星楼有如得了甘露,急切地抢过如牛饮下,破狼默默看着星楼的样子,一时沉默不语。

    “呀,星楼醒了?!”成岚端着药推门而入,却发现这星楼正在饮水,惊喜道,“本来只是瞧瞧罢了,太好了,这药刚刚温好,快喝吧。”

    星楼刚要接过,却被破狼抢过药碗,看着破狼轻轻舀起一勺放入嘴中试了下温度,星楼耳尖微红,只问向成岚:“这战可成了?”

    成岚点了点头,笑道:“虽然辛苦了些但阿穆尔已经死了,于珂也自尽了,敌军本来就不齐心,主帅一死军心不稳,自当是手到擒来,只是你们倒是让我们好找。”

    成岚看了看星楼的手臂,按着眉心摇了摇头:“星楼公子,我真不知该说你什么好……罢了,我先出去了,就劳烦将军好生照顾了”

    话音刚落,成岚就出了门。星楼皱眉含下破狼伸来的勺子,含下药后,缓了口气,问道:“你可好些了?”其实看着破狼的样子已经比在崖底不知好了多少,然而星楼心中还是担忧。

    哪知破狼一时倒是停了喂药的动作,过了片刻才继续,可是星楼却发现破狼眼角竟红红的,顿时慌乱无措。

    破狼,他竟然哭了?

    星楼不可置信地望着破狼的眼睛,心中震撼,只觉得慌乱迷茫,急道:“你怎么了?”

    破狼只苦笑道:“你只担心我,却不知道担心你自己了吗,你知道你用自己的血来喂我会有多危险,大夫说了,只要再迟一步,恐怕……”

    破狼的声音竟有些许哽咽,而后立马稳住恢复了正常,道:“以后再也不准这么做了,无论发生了什么,不要再伤害自己性命了。”

    星楼含下了苦药,只低头道:“可是我不这么做,你就危险了啊,若是你出事了,我一个人又有什么意思呢。”

    破狼手中的药碗颤了颤,却见星楼已经抬头微笑正视自己:“我说过的,只要你不离开我,我就不离开你,你别想抛下我。”

    作者有话要说:记得挺久以前看过一个故事,一对夫妇摔下悬崖,妻子咬破了手指让丈夫吸自己的血补充水分,当时心里就觉得挺感动的,就借这个梗来描写一下了。

    ☆、第十五章(完结)

    星楼这几天很苦恼又很羞愤,身体只是有些虚弱罢了,就手臂和手臂的伤痕也没什么大碍了,但破狼硬是让他调养好了身子,吃饭喂水无一不亲力亲为。说若他身子养不好就不回去,以防回程坎坷颠簸加重病情。

    好不容易星楼熬到身子恢复,一行人终于可以班师回朝了,可他被迫坐在马车,安安静静地坐着,连近在咫尺的干粮也是破狼亲自拿来喂的,下个车休息破狼也是亲手抱着下来,好好护在胸前,生怕一个风将星楼吹走似得。

    星楼看着士兵们暧昧的眼神,实在是不好意思,可破狼油盐不进,听不见劝告,只一意孤行照顾着星楼。

    成岚望着破狼和星楼,浅浅一笑,对着李固道:“真好啊。”

    他的手被李固牢牢握住,李固伸出一只手帮成岚紧了紧他肩膀上的披风,关切道:“你也受了伤,别吹了风。”

    成岚戏谑道:“没想到你这块木头也知道心疼人呢。”望着李固红着脸要辩解的样子,又笑道:“好啦,开玩笑的,我明白。”

    回去以后的破狼安顿好了星楼便立马去皇宫要辞去大将军,星楼看得一愣一愣的,懊恼地对着轻云说:“你瞧瞧他怎么这么着急,也不怕皇上怪罪吗?”

    轻云只呵呵一笑:“皇上要怪罪早就怪罪了,将军没有做不成的事儿。”

    果然,在破狼连续几天的攻势下皇上终于松口让破狼卸甲归田,赏赐黄金万两,李固便顶替了大将军一职。

    经此一战敌我双方都是元气大减,漠北和西凉人心浮动,两国君王信任不如以往,皇上也开始加紧了对漠北和西凉的,加紧人手希望二国间隙愈深,不过这便是后话了。

    星楼和破狼还是住在京城的大将军府,虽然破狼没了大将军这一职位,但落了个万户侯的爵位,手中虽无权但地位还在,所以无人也敢轻慢了去。

    最近京城最出名的是这万户侯要娶亲了,娶的是谁?竟然是自小养着的星楼公子,最近和万户侯上战场回来的。虽然大晋男风颇盛,但哪有明目张胆地娶男子为妻的啊,这一消息顿时在京城里炸开了。

    而这一厢的星楼惊愕地听完破狼的请求后,红着一张脸道:“干嘛要娶我,形式罢了,我和你在一起不就够了吗?”

    破狼却执着地摇了摇头,道:“我信你不会离开我,但是我必须得给你一个名分,就这样和我在一起总觉得这是我对你的不尊重,我希望你我二人能合情合理地在一起,不管众人如何非议,我希望你我的名字能刻在我的族谱上。”

    “族谱?”星楼一惊,“你不是说你们家没有姓了吗,还有族谱吗?”

    破狼有些好笑,情不自禁抱住了星楼道:“祖训有云征战沙场不知生死自是不必,然而一切尘埃落定也该翻出来了。”

    星楼只觉得心中欢喜感动地快满在胸口,幸福都饱饱涨涨的。破狼的意思他明白了,一切尘埃落定,二人成婚,名字写在族谱上,彼此便都有了责任,今后一起,不得背弃。

    二人的婚礼倒是不符合破狼的性子,办得十分宏大,按照破狼的意思是办得越热闹越好,让世上人明白星楼以后就是破狼的家眷,这侯府的主人,是破狼他的。当日不仅各个京官前来恭贺,竟然连当今圣上都亲自来恭贺,显然是给了极大的颜面的。

    众人的非议在破狼和星楼多年琴瑟和鸣的幸福中也逐渐消失了,甚至还有人隐隐歆慕起二人来,没想到为人严厉冷酷的昔日大将军对自家媳妇是那么地好,星楼公子也是十分关怀体贴的,就算二人都是男子,可谁又能否认这是金玉良缘呢。

    星楼喜爱各地风光,破狼便带着他一起去游玩,看过了岭北的高山峻岭塞北的雪,赏遍了江南的山水曲折苏杭的柳,各地美食尝了,各个风土民情也看了。

    待到破狼又问星楼还想去哪里的时候,星楼只摇了摇头,笑道:“这次,我们回家吧。”

    下载尽在--- 宅书屋【萌囧疯】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宅书屋》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