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风流折 > 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46
    第二十九章 平林新月人归后

    十年后,江南淮水之畔。

    青衣的公子披着蓑衣在水畔钓鱼,蓝衣的就侧坐在他身旁,时不时在耳畔偷个香。

    青衣的回头嗔他一眼,蓝衣的却依旧嬉皮笑脸往上凑。

    四月梨花微凉,水畔新生的蒹葭欺负,如同姑娘的罗裙。小和尚双手合十,在佛前瞅了瞅那副罗汉像,罗汉面善,夜叉微笑,这便是那青衣公子的画儿,画来画去老主持都说不能用。

    这个时候,他可以执了他的手,在傍晚的炊烟袅袅中闲话当年。

    说什么皇家的小王爷要造反,皇帝纵容了他这么多年,最后还是舍不得,于是又纵容了一回,贬为庶民。

    青衣的提着蓝衣的耳朵,温润的声音一如既往,他手下挨着琴,指尖一动就琴音缭绕。他说,莫谈国事。

    蓝衣的讪讪应了,把青衣的抱在腿上。他说当年出兵回来,他自个儿交了虎符,皇帝早想削候撤藩,他自个儿也不想干了。

    话还没说完,又被青衣的提起了耳朵,屡教不改,可还是要再说一句,莫谈国事。

    蓝衣的撇撇嘴,他说当年我为了你,把小王爷都得罪了,割袍断交你知道么?皇帝要贬了小王爷,还是他亲自上的奏,亲自带人抄的家,亲自把小王爷下的大狱。

    这回耳朵终于被拧红了,青衣的揪起他一只耳朵狠劲儿往外处扯,他说是啊是啊,你还亲自瞒着我去大狱里会了老相好。

    蓝衣的这回终于不说话了,四周都安静下来。其实他当年念着情分最后去看了那人一眼,只是为了做个了断,还有什么能比看着自己喜欢的人说讨厌自己更伤人的呢,可他对那人就说了。

    蓝衣的到底闲不住,又蹭到人家边儿上去,他说你看看,皇帝还是很会宠人的,太子太傅曾经被宠进了后宫,要什么有什么,可他不乐意啊,只求皇帝放了他,可现在终于自由了,成天在南山上种花。花有什么好种的,满山黄黄白白,一点儿都不喜气。

    青衣的瞪他一眼,嘴边默默念着,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果然如此啊,那人也算叶落归根。于此时,青衣的突然又想到了什么似的,猛然扭过头来问。

    蓝衣的轻轻笑了笑,刚想要卖关子,耳朵就又被提了起来。他说,哦,当年花魁艳名高张,没想到也能从良,而且找了个尚算老实的夫婿。

    青衣的这才轻轻吐出一口气,又给人家揉了揉耳朵,结果被人捉住了修长的指节放在唇边轻吻。

    蓝衣的又问了,他说你怎么不问问岳父大人?

    青衣的没理他。他怎么能不知道,他爹自他和他决定归隐的时候就一个人走了,毕竟他不止自己一个儿子。可据说那另外的儿子早成了江湖有名的剑客,锄强扶弱,多有口碑。

    琴下如音,二人相携而唱,词曰,北方有佳人。

    江南的雨还是斜斜密密地织着,青衣的打了把油纸伞,蓝衣的明明手里有伞,却偏要把人家连手带着手里的伞抢了去,一伞一双人。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蓝衣的看着青衣的立在船头,不知不觉就吟出了这首诗。

    塘里的荷花抽了大叶子,青衣的回头,两边儿浅浅的小酒窝漾开,他说,无欢,这满塘荷藕成熟的时候,我们吃莲子羹好不好?

    下载尽在--- 宅书屋【丫纸】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宅书屋》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