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公子泪 > 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32
    “可是,当我千方百计,甚至不惜得罪权贵,落人笑柄,也要接近你时,你却给我那样的羞辱。将那四个妖精带回王府,甚至是与他们夜夜笙歌,全然忘记了我的存在。你知道,那对于我,是何等的侮辱……”

    赫连亟苍此刻已经平静下来,轻抿着唇,静静听着,放任他上下其手。况且,心中厌恶,身体也无能为力。

    “看着你与那四位少年男女每日在一起,有那么一瞬间,我以为你已经对夜冥失去了新鲜感。这只能让我更清楚的看清你的冷情,原本愿意为之废后宫的人,此刻没有了兴趣,也能瞬间抛弃。可是,之后,当我向那三个女人投毒,她们离奇失踪,而你却几乎不闻不问之后,我才看清。原来,对于你来说,即便是现在最宠爱的四人,也只不过是棋子,是玩物,可以随手丢弃。再冷静下来细细想想,原来,你之所以对夜冥冷淡,只是想要转移我的注意力,想要保护他。我更加肯定了你的软肋,就是他,夜冥。”温柔的倒上一杯酒,在指尖旋转,轻笑着。

    “所以我买通‘万维楼’悄悄将我们三人带出王府。知道么,他,还有那个予书知道是我主使,竟然丝毫不意外。我只能想到,他们是有意被我抓住了。再看你的表现,我不禁要想,难道,一切,都是你们引导的,你们早就知道我要做些什么,故意让我露出马脚。本来,我已经对能够成功不抱任何希望了……”说着,毫不掩饰的轻笑一声,刹那间的风华竟也是妖娆异常。“可是,苍,你竟然……”

    “我知道,你之所以会这般不察,是因为担心夜冥那个男人的缘故。虽然,心中恨极,可是,也得要感谢他,让你放松了警觉,才让我有机可趁。”说罢,一个轻盈的翻身,倚坐在了赫连亟苍腿上。暧昧地攀着那修长有力的颈脖,晃荡着手中小巧精致的酒杯,“这些食物,酒水都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你所用的餐具。哼哼……你的那双竹筷,这只酒杯,都是我用至强春药浸泡了整整三日。用它们进餐,效果,可是比直接在饭食中下药要好上不止一倍。而且,还不容易被察觉,不是么……”轻佻的在他耳后缓缓吹一口气,能感觉到赫连亟苍身体猛地一僵,风若有些得意,轻笑着:“苍,看来,是药效发作了呢。也真亏你能忍住。本来,中了这般春药,还有美人在抱,普通人几乎是片刻就要发作呢。而你,竟然能忍到此刻。我该说你意志坚强,还是武功高绝呢?可不要告诉我,你是要为夜冥守身啊。哼哼……”

    随手扔了杯盏,俯身靠上赫连亟苍,指尖缓缓滑过那早已因为药物而极其敏感的脸庞,带起一阵阵不可自已的战栗。然而,那冰冷薄情的唇却是紧紧抿成了一条直线,深邃的眸中仿佛正在酝酿着席卷天下的风暴。被那霸绝天下的冰冷气势一惊,风若不自禁一阵胆寒,悻悻的收回了手。却依旧带着一份虽恐惧,却因为有所依傍而不可一世的猖狂。冷声道:“哼,我告诉你,即便此生我注定得不到你的心,可是,我也要拥有你的人。我要让你后悔一辈子,让那个让我尝试到失败的夜冥亲眼看着心爱之人与我欢爱,后悔一生,心痛一世。哼哼……”

    “滚。”一声断喝,含着不容人抗拒的断石裂金之力。强大的气势压迫得风若几乎当场便白了脸色,冷汗涔涔。即便此刻的他使不上半分力气,可是,那霸绝天下的气势却明明白的昭示着,倚靠在躺椅中的男人,是那个传说中冷酷邪肆,霸气决然的苍平王爷,赫连亟苍。是一个绝不容人侵犯,僭越,亵渎的绝对的存在。即便他现在身体处于劣势,然而,那份气魄,却依旧让他立于不败之地。

    风若眉头紧皱,恨声道:“苍,难道,你真的这般厌恶我?”得到的,却是一声奇寒无比的冷哼,那冰冷的笑中竟似乎能隐约看见嗜血的残忍,疯狂。

    知道自己不会再有机会,风若气极,猛地自怀中抽出一把匕首。“苍,本来,我想若是你能回心转意的话,我便会永远只属于你一人。可是,既然你这样无情,那我也就不再做些什么无畏的期望了。既然我得不到,我也不打算便宜了别人。我得不到的东西,宁愿毁了,这样,便会永远只属于我一人了。哈哈哈……”疯狂的笑着,缓缓靠近在躺椅上动弹不得,却依旧散发着强霸气势的男子。

    “知道么,苍,我之所以会拥有‘倚风楼’,最初的目的,便是杀了你。可是,自从见过你第一面,我就知道,我沦陷了。我不可能对你下得了手了,那样深切的爱,本以为你不可能体会得到。谁想,竟会在其他人身上让你感受到了,我恨。既然你对我这般无情,我便要报仇,既为了我的家人,更为了我。”

    “你的家人?”忍着身体极度的不适,燥热,赫连亟苍轻声问道,即便只是说这样几个字,依旧出了一脸薄汗。

    “是的,我的家人。”看赫连亟苍终于对什么产生了疑惑,风若冷笑一声,收起匕首靠近了他。“想必,王爷,你应该记得两年前的事情吧。我赫连国与西罔国正在对战,军中出现通敌情况,即便我们依旧胜了,可是,却损失不小,不得不退出战圈。也正是因此,才会在胜利的情况下主动要求讲和,和亲。当时,我的父亲,兵部尚书尹志远,被诬陷与西罔私通,被判处以极刑。连带着,所有直系亲属,全部处死,其它九代则或是流放,或是贬为官奴。因为当时我正在外游学,这才躲过一劫。而当时,处置这件事的,正是你,苍平王爷。”说到后来,咬牙切齿中掩饰不住悲伤与愤恨。

    赫连听完却是冷冷一笑,强迫自己平静无波的说话,“哼,想必,你是多年不在家中。”

    “那又如何,即便如此,我依旧会替他们报仇。虽然在一起的时间不长,可是,他们依旧是我的亲人。”

    “你确定,是我冤枉了你父亲?”

    似乎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个问题,但是,已经没有空来思考这个问题,只能沉声吼着。“我父亲为官清廉,处事公正,决计不会是你眼中的通敌卖国之人,他是被诬陷的。”

    “既然你也说你常年不在家中,在外游学,又怎知他是真的如你所想般清廉公正?”见风若一时愣住,赫连一声冷笑。“想必你计划着报仇的两年中从来没有真正调查过当年的事情真相。我猜想,怕是你回来王都时也已经听说了不少关于你父亲不好的言论,你心中害怕,恐惧着面对那几乎呼之欲出的绝望。于是,你心中一厢情愿的认为你父亲是被冤枉的,不愿意去听民间坊中的真相。”

    “你父亲是否通敌卖国,他自己最清楚不过了,在牢狱中,他自己已经承认。相信,你认为他是在严刑逼供中被迫承认的么?”

    风若几如疯狂,惊声尖叫,“是,的确,一定是那样的。难道不是么?”

    “西罔国与我国修好时为表示诚心,明确说出,的确有一份赫连军事秘密情报被送入了西罔军事总部。”

    “不,不,不,我不相信,这都是你故意的。你怕死,故意说与我听,想要误导我,想要保住自己的性命。哼,我是不会相信的。赫连亟苍,既然你始终不愿意属于我,那你就受死吧……”疯狂地举起了手中匕首向赫连亟苍冲去。

    第六十九章 危机再生

    更新时间: 字数:2104

    眼见泛着寒光的匕首就要刺进那因为药性发作而剧烈起伏的胸膛,赫连难受的闭上了眼。或许,就这样被一刀扎下去,还会轻松多了吧。只是,夜,我无法再继续陪着你了。也不知道现在的你究竟怎么样了,有没有脱险。想来,应该是不会有什么问题吧,尹风若这样的小角色,难不住你吧。想到此处,又是自嘲一笑,不过,号称天下无敌的自己,霸绝天下的苍平王爷,竟然也栽在了这样一个小角色手中。是自己太过轻敌了,还是太过自信了呢。被这样一个一直以来,动静都控制在掌握之中的小角色下药,甚至是杀死,还真是讽刺啊,哼哼……

    若是被天下人知道,那如修罗一般的苍平王爷竟是这种下场,竟是死在这种情境之下,不知会引起多大的笑话呢。

    即便是面临这样几乎与死神擦肩的场面,赫连亟苍面上依然没有丝毫害怕。或许,在旁人看来,他,倒是更像死神呢。嗜血的修罗,便是他在人们心目中的形象了吧。

    说不怕死,那绝对是唬人,只是,赫连亟苍血腥半生,早就将生死看得极淡。能在感受过爱情之后死去,也算是够了。只是,遗憾的是,没有亲眼确定夜的平安,多少有些不值了。

    “你,愿意这般消失么……”清朗的声线淡得几乎要被清风吹散。仿佛置身于幽远静谧的山谷,让人无端的心中微颤。仅仅是被那叹息似的呼唤拥抱,就几乎让赫连亟苍已经静如死水的心剧烈跳动。瞬间,几乎想要流泪,来感谢上苍。不是因为自己得救,仅仅是能够再次听见他那清浅的呢喃,能够确定他的平安。再没有丝毫遗憾,似乎对于自己来说,这就已经够了,足够了……

    嘴角噙着一抹轻松而邪魅的笑,安心地闭上了眼睛……

    一声低喃,“夜……”破碎消散在了微扬的风中……

    “赫连。”仿佛回应他的呼唤,一身白衣,仿若谪仙的夜冥瞬间上前,拥住了那因为‘中毒’而滚烫,极度虚软的身子。

    几乎从来都淡若轻风,渺若云烟的夜冥在一瞬间愤怒了,那从不示人的武器,一条灌注内力的白色丝带如长鞭一般,猛力抽向早已呆滞的尹风若。即便风若武功不低,然而,那隐含夜冥愤怒的一击又岂是他可以抵挡。带着呼啸风声,袭向那根本来不及反应的风若。

    ‘啪’,一声脆响,尹风若跌倒在地,背上火辣辣的疼着,几乎直不起腰来。嘴角缓缓渗出丝丝猩红的浆液,然而,却是绽开了惨白妖艳的笑容。

    “哼哼,哼哼哼……”

    “你笑什么?找死……”随后紧跟出现的予书满脸冰寒,紧紧拽起风若衣领,将他提了起来。

    而风若却丝毫不在意粗暴对待自己,看起来一派柔弱的予书,只是恨恨盯着搂着几乎昏迷的赫连,满脸温柔的夜冥。他似乎已经忘记了其他两人的存在,满眼,满心,只有怀中满脸通红,汗出如浆的男子。仿佛天下,只有自己两人……

    这让风若心中又是一怒,诡异一笑。“哈哈哈……虽然,我不能除去你们,但是,最起码,可以让你们绝了后。哈哈哈……”

    予书一惊,怒道:“放屁,你说什么?”

    风若成功的见到夜冥身子微微一僵,虽然他没有回过身看自己,但是,这句话,已经影响到了他。抱痛轻笑一声,“赫连亟苍为了你宁愿死也不愿和他人交合,可见,更不可能去抱女人了,不可能再有后代了。所以,你们,算是绝了后呢。哈哈哈……”

    予书咬牙道:“闭上你的臭嘴,公子和王爷还有小世子和……”突然,声音就那样生生卡住。他这般说话,难道,是说……不敢去想象那呼之欲出的答案,只是满目惊恐,迟疑地看向那因为震惊而僵硬了全身的主子。颤声唤道:“公,子……”

    夜冥怒极,他,将泠泉和若渺怎么了……

    原本深邃平静,古井无波的眸子竟然瞬间变得嗜血而疯狂。尹风若被那样注视,不由自主的一阵颤抖。那感觉,就好像自己是一具死物,而此刻正被一头野兽,一头野兽之王冷冷盯着。那残忍的目光竟让自己产生了被冰冷的月光淋过全身的战栗。无边的恐惧铺天盖地般袭来,毫不留情的将自己淹没。而自己,连垂死的本能挣扎都做不到……

    牙齿打颤,仿佛被蛊惑般,身不由己的说道:“那两个小子,被我的手下带走了,趁你们都不在的时候。现在,在‘断天崖’。想救他们,还是他,这就要你选择了。哈哈,咳,咳咳……”仿佛是被气势所压迫,又似乎是之前受了内伤的缘故,此刻,终于一口鲜血喷出。带着不可抑制的颤抖,恐惧,倚躺在了地上。

    刚刚好像是被野兽魅惑般,身不由己的说出了两个小东西的下落,不过,倒是并不后悔。原本,就打算要在这种时刻说出来,当做自己的筹码,而且,也想看看他究竟会如何应对。只是,现在,筹码算不上了,只能算是想看人生最后一场戏罢了。又是重重的咳出一滩血沫,冷笑着,保持着最后一丝计谋得逞的骄傲,看着夜冥那处变不惊的脸上第二次出现了裂痕。第一次震怒,变了脸色就是在片刻前,自己向被下了春药而无力反抗的赫连亟苍扑去时。

    夜冥眼神一寒,匆忙以嘴向赫连口中渡下几颗解毒丸,续命丹,平缓内力的圣药。也不管自己作为医仙毒圣,随身携带的这些天下无双的药物究竟珍贵到了何种程度,毫不在意的灌了下去。这春药药性太过霸道,若不如此,怕是会有生命危险。

    尹风若来不及看清那张淡漠冰冷的脸上现在究竟是如何嗜血残酷,只是清风一卷,瞬间便消失了身影之前的一瞥,却让他似乎尝到了被死神抚摸的绝望,战栗。快得根本看不清他的眼神,可是,那蚀骨的寒冷,却是深深刻进了他的灵魂。仿若烙印,永远,活在了那一份阴影,恐惧之中,不停不息……

    这似乎,要比直接结果了他更让人解恨了,不是么……

    第七十章 翩跹而逝

    更新时间: 字数:1959

    ‘断天崖’,刀削斧凿一般的悬崖,其下深不见底,世人只知,一旦掉下断天崖,便是没有人再上来过。其下不知埋葬多少白骨。便是单单只站在崖边,看着下面云雾缭绕的深渊便能让最大胆的人吓软了腿。

    此刻,五个黑衣男子围作一团,中间是两个才一岁稚龄,不断流着泪,却始终不肯哭叫一声的孩子。两个小家伙紧紧抱作一团,大眼中蓄满泪水,怯怯的,却也是不屈的看着五人。

    忽然,一阵阴冷的风平地掠起,惊天杀气几乎在瞬间让几人全身汗毛直竖,心中一颤,下意识往寒气来处望去。只见一道模糊的白色身影鬼魅一般靠近,最终站在几人身前。清俊绝美的脸上满是肃杀之气,凌然不可侵犯。

    几乎是在瞬间,两个小家伙看清了来人,顿时,一直以来的坚强,在看见亲人的瞬间崩溃于无形。惊声尖叫,“爹爹……”“爹爹……”可怜的孩子,还那样幼小,便是经历这般恐惧,需要多大的勇气才能坚持到现在。

    看向两个小家伙的一瞬间,夜冥那修罗一般的神情变得温柔,如清风拂面般,安抚着受惊的小家伙。

    瞬间反应过来来人身份,几人心中一颤,不由自主退后一步。然而,背后那从崖下直卷而上的寒风又让几人生生打了个寒噤。对视一眼,虽然这白衣男子身法鬼魅,而且,刚刚散发出了惊天杀气。可是,现在,自己人多势众,而且五人均是好手,再加上,身边还有那两个小鬼可以牵制他,如此,还有什么可怕的?如此想着,虽然面对那修罗般的白衣人时心中仍有悸动,可是,权衡势力,咬咬牙,其中四人一哄而上,只留下一人看守两个小鬼。

    见几人不怕死的冲将上来,夜冥怒极,出手便是无情,招招致命。然而,毕竟几人功夫不弱,虽然自己绝对不会吃亏,但是,仍然被纠缠了一阵。

    终于,将四人几乎活生生做成了废人,夜冥如浴血修罗般缓缓朝最后一人而去。那黑衣人见了面前比之修罗地狱的残忍血腥情形,心中惊惧,一心只求保命。情急之中,一把抱起身旁的两个小家伙,高举过顶,颤声吼道:“你,你这个怪物,别,别,别再过来了。否则,否则……”几乎已经语无伦次,看见一步一步缓缓靠近的白衣人。雪白的衣衫上点染着点点血迹,美得残忍,美得心惊。嘴角那抹邪魅的冷笑几乎让人陷入恐惧疯狂的深渊。然而,此刻的黑衣人根本没有那份心情去欣赏眼前的美景,只一味惊声尖叫着,“不要过来了,否则,我就把他们扔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