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说着的夏临,却突然被顾藉一把拉进屋里,还不等他反应过来,头顶就被罩了一条干帕子,继而是他熟悉的被某人温柔的擦着头发。

    这之间谁也没有发出声音,直到湿发慢慢变干,柔顺的披在夏临肩上。顾藉闻着夏临发丝间散发出的雨后清新的味道,情不自禁从身后环抱住了他,感到怀里的身体僵硬了一下,顾藉不由抱得更紧了一点,侧头在他耳边说:“夏临……我喜欢你……”

    久久得不到回应,顾藉也不愿松手,只想再多贪恋半刻思念多日的那人的温暖,怕只怕这一松手,从此就再也拥抱不了他了。

    却感到怀中人的双肩微微抖动,一滴液体滴落到自己的手上,顾藉心下一惊,忙转过夏临的身体,却看到那人满脸的泪水。

    “冬降……我是夏临啊……”

    “我不是冬降,我是顾藉。”顾藉苦笑着,抬起手轻轻抹掉夏临的眼泪,心狠狠的抽疼了一下,果然……还是忘不了他么……

    “喂!我说你们两个,停!”

    这时,站在一旁的秋近看够了戏,终于受不了而开口了:“冬降,哦,不是,顾藉,也不是!啊!烦死了!总之,你就是冬降没错!你,我,夏临,还有春归是天上的四季仙,各司四个不同季节。当初也不知道你为何执意要自入凡间还投生凡胎,于是就成了你现在的顾藉。”

    “还有,夏临,你为仙也有百年了吧,怎么还哭得跟个大姑娘似的,那天春归的话还没说完,你就急急跑下凡去!春归早托人去下面问过了,冬降这一世寿命只有三十载,过完了就自会被召回天庭。至于他为什么要下凡,等那个时候他回去恢复记忆了,你再去好好问他吧!”一口气说完,秋近便化成了一缕青烟消失在那两人的眼前。

    “冬降……”

    “还是叫我顾藉吧……”搞了半天,他原来是在跟自己吃醋,直到现在听到那个名字他都还是觉得怪怪的。

    “顾藉……唔嗯……”

    吻着怀中的人柔软的嘴唇,侵袭着里面的每一个角落,舌与舌互相纠缠在一起……顾藉突然想起了刚才秋近消失的那一幕,待两人唇瓣分开的时候,他突然笑了起来,说:“夏临,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你每次淋雨都只有头发湿了,而衣服却是干的了。”

    夏临闻言,脸立刻红得像熟透了的柿子。第一次还可以说他是忘记了,但自从享受到了顾藉温柔的擦头待遇后,他每次都只顾得把头发变湿,哪儿还想得到什么湿衣服啊……原来自己的谎言一早就被戳破了么……这真是……

    看着夏临脸上可疑的红晕,顾藉忍不住又低头吻住了他的双唇。

    这个人,原来一直都属意的是自己呵……

    下载尽在--- 宅书屋【俺是求文伸手党】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宅书屋》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