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武侠小说 > 极品师兄缠不休 > 章节目录 极品师兄缠不休_分节阅读_31
    箫遥,轻笑道:“自己看看吧。”

    箫遥接过镜子,有些紧张的看向镜中人,目光瞬间呆住,手扶了扶镜子,又扶了扶自己的脸,傻傻问道:“这是我吗?”箫遥对着镜子展颜一笑,愣住很久,自问自答道:“真的是我。”真的好漂亮,和火耀的画一样,漂亮的小脸,带着一丝坏坏的狡黠,笑容甜美而又很温暖。

    花落离本来已经回过了神,但是转眸看去时,正好看见箫遥对着镜子展颜一笑的模样,他的目光又呆住了!

    绿蛇女看着花落离那傻样,不禁笑出了声,转而拉过箫遥,心生玩味道:“遥儿,蛇女姐姐带你去梳洗一番!”说着,她就带着还未从惊讶中回过神的箫遥离开了。

    胖蟾蜍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转而唾弃道:“都一大把年纪了,居然还让人家小孩叫她姐姐,绿蛇女的脸皮怎么就能这么厚?”

    长蜈蚣赞同的点着头道:“是有够厚的。”

    扁壁虎贼贼笑道:“如果可以,我也想让那孩子叫我哥哥!”扁壁虎陷入幻想中,一脸陶醉道:“扁壁虎哥哥,想来就很好听!”

    “美的你!”长蜈蚣一脸鄙视的白了扁壁虎一眼。

    花落离从恍惚中拉回思绪,眨了眨眼睛,四处张望后,茫然道:“丑师弟呢?”

    胖蟾蜍噗的笑了出来,长蜈蚣强忍着笑,脸部有些扭曲,扁壁虎有些无奈的看着花落离,显然心下在苦笑。

    钳蝎勾起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温文提醒道:“落离,今日起,你恐怕不能再唤他丑师弟了!”

    胖蟾蜍插嘴坏笑道:“有这么漂亮的师妹,小少主真是福气!”

    扁壁虎一脸向往道:“不知道绿蛇女会把那女娃娃打扮成什么模样!一定会很可爱!好想快点听她叫我扁壁虎哥哥!”

    “乳娘为她打扮?女装?”花落离微微眯起眸子,嘴角不禁勾起一抹期待的笑意。

    “丑”师弟很诱人 第40章 女装亮相

    绿蛇女带箫遥去了她的房间,打开一个有些陈旧的木箱子,从中拿出一件红色的小衣裙对着箫遥的身子比划了几下,点头笑道:“这件很合身,一定会很好看!”

    箫遥看着绿蛇女手里的衣衫,愣了愣。

    红色的衣裙很漂亮,领口像是展开的蝴蝶翅膀,上面绣着很多漂亮的珠宝,衣袖上有很多褶皱的设计,上紧下宽,袖口也有着像蝴蝶翅膀一样的弧度,裙摆一层一层的叠加而起,带着漂亮的花边,如果旋转起来,非常轻盈好看。

    女子天生爱美,见到漂亮的衣裙总会心生喜爱,就好像看见了漂亮的蝴蝶,就希望和蝴蝶一样漂亮。

    箫遥伸手扶了扶衣裙,丝滑的材质穿起来一定很舒服。

    箫遥努力收回手,垂下眸子,低声道:“我是男子,不能穿女子的衣裙。”

    绿蛇女看着眼前箫遥闪躲的目光,转而勾起一抹宠溺的微笑,点了点箫遥的小鼻子,“遥儿,蛇女姐姐可不是瞎子!你这么漂亮,怎么会是男娃娃?”

    箫遥撇了撇嘴,依然不肯承认是女娃娃,别扭道:“花落离也很漂亮,难不成他也是女子?”

    绿蛇女上前一拉箫遥的衣带,挑眉笑道:“是男是女,脱掉就知道了!”

    箫遥焦急的拉住衣带,一脸气恼道:“我是男子汉,怎么能让你一个女子看!”

    绿蛇女看着箫遥气红的小脸,不禁笑意更深,看着眼前倔强的小女娃,绿蛇女眸光一亮,坏笑道:“好,我不方便看,倒是可以让小少主来看看,一样是男的,你应该不会介意让他看吧?”

    绿蛇女说着就要出去叫花落离,箫遥忙一把拉住绿蛇女,看出绿蛇女眸中的玩味,箫遥也是聪明人,自然心下清楚对方必然是肯定了自己是女子才会如此。

    箫遥撇了撇嘴,一脸别扭道:“你怎么知道我是女的?”

    绿蛇女微微眯起眼睛,附在箫遥耳边轻哄道:“因为姐姐已经抱过你,那时候你还在襁褓中呢!穿着女娃娃的衣衫,别提多可爱了!”

    箫遥张大眼睛,惊讶道:“你真的抱过我?那你知道我爹娘是谁吗?”箫遥一脸期待的看着绿蛇女,眼睛一眨也不眨一下。

    绿蛇女不知为何小丫头如此热切的看着自己,茫然道:“你不知道你爹娘是谁吗?我那时是从江苍手里抱过你的。”

    箫遥微微垂下眸子,原来她是在爷爷那里抱过自己,也就是说她不知道自己的爹娘是谁。

    “小丫头怎么了?”绿蛇女见箫遥的眸光突然黯然,有些不舍的把她抱起,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

    绿蛇女身上很香,箫遥没有拒绝她的怀抱,因为绿蛇女长的很好看,加上现在对自己很温柔,箫遥不禁很喜欢她。

    我娘是不是会和绿蛇女一样漂亮,一样香,一样温柔呢?

    越是这样想,心里越是难过,箫遥垂着头,没有再说话。

    怀中的小丫头很安静,这样的安静却让绿蛇女皱起了眉头。

    绿蛇女关心的问道:“遥儿,你不知道爹娘是谁?”

    箫遥微微点头,眸中闪过一丝感伤。

    “江苍和你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你要女扮男装?”绿蛇女好奇问道。

    箫遥声带沙哑道:“他是我爷爷,但是我们没有血缘关系。爷爷是受我爹娘所托收留我的,但是我爹娘是谁,是什么身份,他也不清楚。爷爷说我爹娘当时似乎有什么麻烦,所以爷爷只好信守承诺答应他们收养我。但是神医谷中有一条谷规,是不能让女子踏入神医谷,爷爷本想把我寄放在一对膝下无子的夫妻那里,但是路上却遭坏人袭击,结果我身中剧毒,爷爷只能把我带回神医谷,让我女扮男装留在那里。”

    闻言,绿蛇女的眸中闪过一丝愧疚,当年她下手喂婴儿吃毒药时,就很是犹豫,想过这只是五毒散人和江苍之间的矛盾,不应该牵连一个无辜婴儿,可是老大的吩咐自己又不能拒绝,现在想来给这孩子一定带来不少伤害。

    绿蛇女怜惜的摸了摸箫遥的头,转而轻笑道:“遥儿,你喜欢绿蛇女姐姐吗?”

    箫遥茫然的看了看绿蛇女,微微抿唇,有些腼腆的点了点头。

    绿蛇女看着箫遥那可爱加害羞的小摸样,心下更是欢喜,虽然自己是小少主的乳娘,但是因为身份关系,毕竟不能太过亲昵,但是眼前小娃娃不同,若是她做自己的孩子,定然能够让自己享受一下女儿的贴心。

    “遥儿,以后不要叫我蛇女姐姐了,叫我蛇女娘亲好不好?”绿蛇女的脑海闪过那还未断奶就被抢走的孩子的脸,有些害怕箫遥会拒绝自己,声音中带着一丝不稳。

    箫遥眨了眨水灵的大眼睛,茫然的看向绿蛇女,不太确定这是真实的,但是看着绿蛇女眸中的热切和期盼,箫遥知道对方是认真的。

    “我……”箫遥垂下眸子,极其小声的唤道:“蛇女娘亲。”

    很轻的声音,但是绿蛇女能够听出声音中的几丝害怕,心下更是心疼眼前的小丫头,绿蛇女把箫遥抱的更紧,脸上挂着幸福和极其宠溺的笑容道:“遥儿乖!蛇女娘亲一定会很疼很疼你,你就是蛇女娘亲的亲骨肉,我会比疼小少主更疼你!”

    箫遥的眸光微微湿润,虽然眼前人不是亲娘,虽然还是很希望找到亲娘,但是现在自己真的很想在这个温暖的怀抱里寻找那从未有过的母爱,那种幸福又暖暖的感觉。

    “遥儿,蛇女娘亲为你打扮好不好?娘亲想把遥儿打扮的漂漂亮亮的,让你成为天下最好看的小女娃。”

    箫遥垂下眸子,低声道:“只能今日。”

    绿色女疑惑道:“遥儿的毒已经解了,以后不会再有毒记,会一直很漂亮,可以一直做漂亮的小女娃,为什么只能今日?”

    箫遥微微皱起眉头道:“女子是不可以留在神医谷的,毒解了,就没有理由再女扮男装住在神医谷了,所以我想吃一些假象中毒的药,穿回男装,这样就可以回神医谷了。”

    绿蛇女了然的点了点头,转而宠溺笑道:“不能回神医,那就不回神医谷了!不用吃什么毒药,穿什么男装,遥儿就待在五毒岛吧!”

    箫遥不忍心直接拒绝绿蛇女的好意,转而委婉拒绝道:“我很喜欢医术,而且那里是我从小长大的地方,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我想要住在神医谷。”

    “可是遥儿住在神医谷,就必须顶着难看的胎记,不能穿漂亮的衣服,还要装作男孩子,会很幸苦的!”绿蛇女一脸心疼的看着箫遥。

    箫遥摇了摇头,甜甜笑道:“不幸苦的!我已经习惯了!”

    绿蛇女见箫遥态度坚决,只得顺了她的意,苦笑道:“那好吧,就今日!今日娘亲一定把遥儿打扮的漂漂亮亮!不过,如果真的到万不得已的情况,遥儿一定要来找蛇女娘亲,千万不可以去别的地方,或是一个人苦恼,知道吗?”

    箫遥甜甜一笑,乖巧的点了点头。

    绿蛇女解开箫遥头上的束缚,三千发丝瞬间落下,她轻柔的将箫遥的发丝平分于两侧,再束结成环,环尾处垂落下两束流苏挂于两侧。

    箫遥稚气的小脸瞬间衬托的更为灵动了起来,悬荡在耳际的两束流苏轻柔活跃,箫遥眨了眨大眼睛,模样煞是可爱。

    “哎呦,太可爱了!”绿蛇女捧着箫遥的小脸,左右亲了两下。

    箫遥的小脸微微一红,却不知红扑扑的小脸又添加了几分女娃娃的甜美。

    “来来来,把这衣裙穿上!”绿蛇女拿过红色的衣裙递给箫遥,箫遥犹豫了片刻,终是点了点头。

    “蛇女娘亲,你这里为什么会有女娃娃的衣裙?”箫遥一边穿着衣裙,一边好奇的问道。

    绿蛇女的目光移向那只陈旧的木箱,微微叹了一口气道:“这都是小少主的娘亲手制作的。”

    箫遥随着绿蛇女的目光看去,惊讶的发现箱子中放着从婴儿一直到十八岁的衣衫,左边是男子衣衫,右边是女子衣衫。

    绿蛇女苦笑诉说道:“小少主的娘怀孕时,就做了很多很多的衣衫,因为不知道怀的是男孩还是女孩,就两种都做了!”绿蛇女无奈的摇了摇头道:“过去我还纳闷为什么小少主的娘要做那么多,连孩子长大成人的衣衫都要做了,这完全是可以当孩子长大了以后再做的,后来才知道,原来怀着小少主时,少夫人就想着要离开了。”

    “离开?为什么怀着花落离时,就想着要离开了?”箫遥的眸中闪着浓浓好奇,倒是从未了解过花落离的过去,他娘会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绿蛇女的眸中尽是惋惜,苦叹道:“别人都说小少主的娘是因为黑龙骨而接近少主的,说她是一个不择手段的坏心女人,但是少主却一点都不在意,还是很爱少夫人,本是多么恩爱的夫妻啊!

    可惜最后少夫人还是让少主失望了,在小少主三岁的时候,少夫人竟然带着黑龙骨和别的男人离开了,从此少主沉迷酒色之中,浑浑噩噩度日,小少主才三岁就被亲娘抛弃,黑龙岛中的人时常私下议论离开的少夫人,当然没有一句是说她好的。

    小少主的心中也对这亲娘有了深的心结,变得郁郁寡欢,沉默少语,时常抱着白猫蓝发呆,或是对着蓝说话,小少主是有哮喘的,其实根本不能接近猫,但是因为那只猫是少夫人留下的,他虽然嘴上总说不想见那女人,但是我作为他乳娘,也算是他的半个娘,我何尝不知道这孩子的心意,所以也没有人敢把他的猫和他分开。

    本来我很担心小少主会变得孤僻,但是现在看见他,我却觉得很欣慰,好在那时候岛主把小少主送到了神医谷,这孩子真的变了好多,也可爱多了。”

    绿蛇女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从悲伤中拉回思绪,轻抚着箫遥的小脸,柔声笑道:“遥儿,也许小少主会变的可爱,是因为你!”

    “我?”箫遥撇了撇嘴,坚决否认道:“他本来就是那样的,我有记忆开始,他就是那样的,不会因为是我!”

    绿蛇女看着箫遥那别扭的小脸,微微眯起眼睛,笑道:“是不是因为你,蛇女娘亲也是随便一猜,不用那么认真!”

    箫遥的脸色微微尴尬,垂下头道:“我这样好看吗?”

    绿蛇女看着已经换好衣裙,脸色微红,粉嘟嘟的小娃娃,不禁更是喜欢,一把将箫遥抱起,笑道:“蛇女娘亲带你出去见人,好不好看,那些人的目光就会回答你!”

    ……

    “怎么还没来。”花落离有些焦急了起来,蹙眉道:“乳娘不会有把小东西喂蛇吧!”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