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武侠小说 > 极品师兄缠不休 > 章节目录 极品师兄缠不休_分节阅读_117
    跟着说道:“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

    箫遥满意的勾起嘴角,再已东皇钟为核心摆出阵法,之间东皇钟渐渐变成金色的门,门上一个白色的大字——神。

    箫遥以昊天塔收入魔龙,再将魔龙扔进东皇钟幻化的门内。

    淡淡金光闪过,十大神器都褪去了色彩,成了青铜的陈旧色,箫遥也因失血过多有些眩晕,唇瓣透着苍白。

    “废了吗?开启一次神界大门,你们就废了?”箫遥苦笑看着十大神器,可是十大神器没有光亮了,也没有回应。

    本来十大神器设的金色屏障也淡淡消失,花落离等人从中跑了出来,他们之前看见了一切,可是因为箫遥以屏障不让他们靠近,他们只能在屏障内干着急。

    现在屏障消失,他们如疯了般冲到箫遥面前,花落离轻功最好,一把就抱起了箫遥。

    江末寒忙将之前神农鼎炼的药丸喂给箫遥,箫遥的脸色才缓缓恢复血色,她歉意道:“谢谢,魔龙送回去了,可是我没想到你们的神器都因此没了法力,对不起。”

    “没关系,只要你平安就好,有没有神器我们都无所谓的!”江末寒扶了扶箫遥有些凌乱的发丝。

    火耀忙上前推开江末寒,皱眉道:“快离开这里,这里的空气太稀薄了,没有神器,我们都会死的,而且师弟现在那么虚弱,快离开!”

    花落离脚尖一点,也不等其他人,飞快远离这座山。

    七人离开山后,因为魔龙不再,整座山竟然瞬间爆炸,化作虚无。

    ……箫遥正真修养了一个月之久,这段期间花落离、北尘封、江末寒、燕无痕、龙傲、火旭、云玄都轮流日夜守在她的床前,照顾的无微不至,这让箫遥很感动,很确定了,若是他们愿意跟随,谁都不会弃。

    箫遥编了一个谎言,告诉天水族人,这一届神明选出自己这个男子作为圣子,圣子和圣女的存在可不一样,圣女是为了加固封印,关押住魔物,但是圣子前来的目的,是神明遣派她前来收走魔物,将来再也不会有魔物危害凡间,天水族的任务也完成了,再也不需要选什么圣女圣子,不需要再让那些少男少女背负神明旨意而枉费青春年华。

    天水族人本性淳朴,加上箫遥是神明选出来的人,自然把箫遥的话当作神明的话供奉,所以无一人怀疑箫遥的话。

    痊愈后,箫遥决定离开天水族,也许此番离开,将永远不会回来,虽然气恼水无缺为了帮水梦然拜托圣女的身份而出卖自己,但是毕竟水梦然最后选择了花落离的爹,水无缺也是一个痴情的傻子,还是值得同情的,箫遥在天水族也没有什么朋友,若算一算,水无缺勉强算一个吧,所以她想要最后见他一面。

    “遥哥哥,你要去哪里?哥哥们说过,你不可以踏出房门,还要再休息几日呢!”云玄去为箫遥做点心了,小金就成了照看箫遥的人,这段日子里,小金不知怎么的就换了其他几个之前认为是笨蛋的家伙做哥哥。

    箫遥撇了撇嘴道:“小家伙,我是养病呢?还是坐牢呀?病人需要散散心,让我出去走走!”

    小金拦着门,用力摇头道:“小金答应过哥哥,不可以让你出去,要遵守承诺!”

    箫遥一脸无奈,叹气道:“遵守承诺是人要做的!你不是你喜欢做人吗?小妖精何须遵守承诺,让开吧!”

    “不,哥哥说如果我不做人,他懒得抱着一只狐狸去魔界,我必须幻化人形,他才带上我,所以我必须学着做人!”小金一脸认真的解释道。

    箫遥苦笑道:“我现在觉得,你这小家伙还是做一只狐妖好,做人不适合你,你太容易被骗了!”

    小金眨着碧绿的眼睛,挑眉调皮笑道:“我除了听哥哥们的话,其他人的话,我就当放屁,不会有人骗的了我!遥哥哥,你难道忘了,妖精妖精,最精的,可就是我们妖了!”

    “哎!”箫遥长长叹了口气,见无法出去,她眸光一转,转而浅笑道:“小金,我要去拜访一个朋友,那人的住处可好看了,有蓝色的花,想看吗?”

    “蓝色的花?真的?”小金眸光一脸,一脸希翼。

    “我怎么会骗你呢,真的!”箫遥很肯定的点头,眸中尽是狡黠。

    小金咬了咬手指,小声道:“那我们就去看一下,一会儿就回来,不要让哥哥知道,好不好?”

    箫遥的眸中闪过一丝得逞的坏笑,用力点头道:“好好好,你不说,我不说,我们去去就回来,不会被他们发现的!”

    小金甜甜一笑道:“太好了,蓝色的花,我可从来没见过!”脑海开始浮现那朵朵漂亮的花样,幻想中……箫遥一把拉过她,苦笑道:“好了,别发呆了,快走!争取时间,早去早回!”

    ……水梦然离开后,水无缺派人跟踪过,跟踪者送回来的画像,她都是在笑,显然就这一个月,她却比这十几年笑的更多。

    水无缺坐在石桌旁,满院的梨花纷纷落下,画面有些凄凉。

    石桌上是她的画像,画像中的人笑的越美越甜,他的心就仿佛被揪起,越痛……他扬手拿起地上的巨大酒坛,如灌水般猛地灌入喉咙,冰凉的酒水带着刺骨的冷,火辣的味道带着摧残的痛。

    “喝酒能忘了她?”箫遥抱着一只金色的狐狸,出现在他的眼前。

    水无缺微微一愣,他没想到箫遥还会来找自己,自己曾出卖他,水无缺依然清晰记得,出卖他时,他那火红的眸子,黑色围绕周身的怒气。

    “怎么,不认识我了?”箫遥见他不语,转而戏谑道。

    水无缺略带沙哑的苦笑道:“没想到你还会来找我?”

    箫遥走近他身边,却见他脚下有很多空了的酒坛,浓重的酒气扑面而来,她皱眉道:“我真后悔把你的心疾治好,若是没有治好,现在你喝了这么多,恐怕早就送命了吧!也可以让天水族人笑话笑话,堂堂圣主,却死在酒上!”

    “若是你没治好我,该有多好,也许喝酒死,是一种不错的死法,酒能麻痹人心,也能麻痹人身,也许一点痛楚都没有,若是自杀,恐怕还有些痛呢!”水无缺笑的有些勉强,目光尽是黯然。

    箫遥扶着怀中金色狐狸的毛,转而挑眉戏谑道:“若是要死的没有痛楚,倒是有不少那样的毒药,要不要我给你研制些?”

    水无缺微微沉默,并没有说话,显然水梦然的离开,还没有让他想不开到把命扔了。

    小狐狸吸了吸鼻子,打了一个喷嚏,哀怨道:“酒味真冲!”

    水无缺一脸惊愕的看向箫遥怀中的狐狸,愣愣道:“它刚刚说话了?”

    第75章狐狸长大

    箫遥皱起眉头,小金刚刚还信誓旦旦地说绝对不会让对方发现她是小狐妖,可是现在还是糊里糊涂的露出马脚了。

    箫遥扶了扶头,无奈道:“他都发现了,显人形吧!”

    碧绿的眸子轱辘一转,小狐狸脚尖一点地,转而金光起,乍现一个穿着金色皮草的五岁小女娃。

    水无缺用力揉了揉眼睛,还以为自己是喝高了,却发现揉眼睛,那小女娃更靠近自己了。

    水无缺吓得把酒坛子都打翻了,小金好奇的凑近水无缺,在他身上嗅了很久,最后停在他腰处的香袋上,舔着唇,一脸好奇道:“什么花,好香啊!”

    水无缺略带颤抖的看向箫遥,箫遥见堂堂天水族的圣主变得如此慌乱无措,不禁抿唇偷笑,转而淡淡道:“她是小狐妖。”

    面对箫遥云淡风轻的口气,水无缺不禁有些僵硬,声音不稳道:“狐狸……狐妖?”

    “哈哈!水无缺,你也有怕的呀!”箫遥不禁大笑了起来。

    小金伸手去解他腰间的香袋,手指无意中触碰到他的腹下,水无缺如触电一样,僵硬的动也不敢动,仍由对方的小手在腰间胡来,也许是水无缺把香袋扎的太过紧实,小金愣是半宿都没有解下香袋。

    看着水无缺不知是喝酒喝多了而红的脸,还是因为害羞而羞红的脸,箫遥的眸中闪过一丝狡黠的坏笑,挑眉提醒道:“小金,要是解开不下来的话,倒不如变一把剪刀剪下来!”

    碧绿的眸子一阵透亮,她如醍醐灌顶般拍手叫好道:“遥哥哥就是聪明!”

    小金从身上拔下一根金毛,双手合十,在手心揉搓道:“剪刀!变!”

    金光一闪,她打开手心时,出现了一把金色的剪刀!

    水无缺目瞪口呆的看着小狐妖手里突然变出的剪刀,箫遥在一旁把玩着酒坛,挑眉戏谑道:“小金,若是把你带去火国变戏法,一定能赚不少银子。”

    “在东皇钟中万年,沾染了不少神气,所以小金可以变好多东西呢!火国好玩吗?小金以后一定要去!”小金眨了眨大眼睛,一脸天真无邪。

    箫遥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头,轻笑道:“有很多好吃的点心。”想到自己买的那家酒店中的水晶饺子,箫遥不禁眯起了眼睛。

    “真的?小金最喜欢吃点心了!而且一定要好看的!”小金眉开眼笑,可凡人的五岁小女孩一样笑的灿烂无邪。

    箫遥邪魅一笑,转而指了指小金手里的剪刀,“剪刀变出来了,就去剪吧!”

    小金乖巧的点头,转而举着剪刀步步靠近水无缺,水无缺见剪刀一点点靠近自己的腰间,突然有些害怕,害怕这小家伙手一偏就剪歪了。

    水无缺忙摆手道:“我帮解下来!”

    小金愣了愣,嘟起嘴道:“不要,我要自己剪,不然剪刀就白变了!”

    水无缺的额角不禁密布冷汗,飞身而起,像是逃窜一般,小金见对方跑,有些不明所以,本能的以为对方是小气,不愿意把香袋给自己,转而也追了上去。

    箫遥坐在石桌旁,玩味的看着一大一小追着跑的人,好笑道:“水无缺你不像是小气的人?应该不是不舍得香袋才跑,而是怕小金错手剪了你吧!”

    水无缺过去就觉得箫遥看穿人心的本事厉害,过去从未觉得被看穿是这般窘迫,他脸色一青,别扭道:“我只是不像她把香袋剪坏了!”

    箫遥微微眯起凤目,显然一点都不信,转而蛊惑道:“反正水梦然也走了,你是不是男人也没有关系不是吗?你也不会再喜欢别的女人不是吗?何必怕呢!”

    “什么!那岂不是成了公公,不行!”水无缺突然有些气恼。

    箫遥噗的笑了起来,挑眉邪笑道:“不是怕香袋被剪坏吗?”

    水无缺的脸色一阵尴尬,衣领似被抓住了,他还来不及反应,腰间一亮,不但香袋是被剪下来了,就连腰带也一同剪下来了,亵裤瞬间落了地。

    箫遥遮了遮眼,努力忍笑。

    罪魁祸首小金,却像个没事人,把玩着手里好不容易得来的香袋,开心道:“真香,我喜欢!”说着,她解开香袋,看看里面究竟是什么花,目光微微一愣,是蓝色的花干,她不可置信道:“哇,真的有蓝色的花,不知道新鲜的是个什么模样!”

    水无缺看着眼前陶醉在香袋中的小女娃,气不打一处来,忙穿好亵裤,拉着腰带,气恼道:“箫遥,你最好别在让我看到这小丫头!”

    说完,水无缺一溜烟的就跑了,想必是去换衣衫了。

    箫遥撇了撇嘴,自己本来是想好好告个别,却没想到变成这样,不过他不想做太监,也不像死,显然自己不用担心水梦然的离开给他打击过大,应该过些日子就会好的!

    “小金,回去吧!”箫遥伸了伸腰,慵懒道:“在你哥哥回去前,千万不能被发现溜出来过!”

    小金一脸不情愿道:“还没见到蓝色的花呢!”

    箫遥苦笑道:“你手里的香包中,不是蓝色的花吗?”

    “是花干,不是鲜花!小金要看鲜花,蓝色的鲜花!”小金一脸委屈,口气带着几丝娇气。

    箫遥无奈道:“那就等那家伙把衣衫换好了吧!”

    半时辰后……水无缺换了一身淡绿色的金边绸衣,他皱着眉头,步伐凝重的走了过来。

    他见到小金犹如见到怪物似得,绕开她很远,才走到箫遥身边,低沉道:“等久了吧?”

    箫遥手托腮帮,一脸哀怨道:“大少爷就是大少爷,换件衣衫都要半个时辰,真是金贵!”

    “咳……”水无缺尴尬的轻咳了一声道:“我顺便沐浴了,酒气也都全消了。”

    箫遥挑眉看向小金,坏笑道:“你不是要看蓝色的鲜花吗?问问这位大叔愿不愿意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