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武侠小说 > 极品师兄缠不休 > 章节目录 极品师兄缠不休_分节阅读_173
    的,若是再威胁,他不肯取出妖丹,我们也没办法的。”

    “强词夺理!”箫遥冷声讥讽道:“你们两个我会不知道吗?一定是联合起来欺负他,他拿你们没办法,才会无奈‘自愿,!”

    火耀还要说些什么,花落离忙拉住火耀,有些不悦道:“别说了,你现在说什么都是错,她既然已经认定我们两人没安好心,不是好人,又何必再多做解释!”

    花落离淡淡看向箫遥,是以从未有过的平淡目光,淡笑道:“既然箫遥神医觉得我不是好人,我也没有必要费尽心思跟随你去妖界了,我本就没有办法靠真实力在三日内达到修妖的渡劫期,就此别过!”

    说完,还不等箫遥开口,红影一闪,花落离便消失无踪了。

    我把你当宝,你却把我当草,更是觉得我是狼狈为奸之人,那又何以相伴?

    也许自己没有资格,若你心中的我是这般,那我已五资格相伴!

    厚脸皮了许久,死缠烂打许久,一心以为这般会让你感动,却成了让你厌恶,这般看我,我又何以面目留?

    一世相别,两世相别,三世……

    我累了,无心再恋,无心再斗……

    若就此三生石上无缘显,那就作罢吧!

    无缘就无缘!

    狭长的丹凤眼下微微湿润,随风吹过,却有很快干了。

    邪魅的笑容让人心醉,却此时带着让人看不懂的危险和苦涩,一路飞掠,目的地却只有黑龙岛一个地方,却又发现,这里却也都是她的影子,没有一个没有她影子的地方。

    箫遥傻傻站着,看着他离开的窗口,并未将妖丹放回燕无痕的口中,只是一直傻傻端着。

    火耀不敢出声,就连呼吸都小心翼翼,害怕发出大声音。

    可是眼见三个时辰已经过去,在不把妖丹放回燕无痕口中,燕无痕也许就会死掉,火耀不得不开口提醒道:“那个……妖丹是不是该放回燕师兄的……口里了?”

    箫遥这才回过神,区区一个时辰,却仿若隔世,她将茶壶递给火耀,沙哑问道:“我是不是有些过分?”

    火耀脸色无比为难,这让自己怎么说?

    箫遥见他面容为难,心下瞬间明了,若是自己真的没错,火耀的性格,定然马上摇头,说些好听的话逗自己开心,他越是脸色为难,越是说明自己有错!

    箫遥泛起苦笑,又问道:“我是不是把你们的付出都当作理所当然了?

    火耀微微出头,依然不语。

    那般爱说话的火耀,却一次次沉默,箫遥嘴角的笑意更为苦涩了,低低又问:“他是不是生气了?”

    火耀微微蹙眉,却依然不说话。

    “他真的生气了。”箫遥垂下头,沙哑道:“我曾说过,若是你们七人不愿离开我,我一个都不会弃,却从未想过,真的有人离开,我是这般难过,原来不是不弃那么容易的,而是我已经离不开了!不是你们单单付出,是我已经深陷了,谁都不能少了!”

    火耀微微叹了口气,将妖丹放回燕无痕口中,低低道:“若是真的绝对离不开,为何不去追呢?他离开的时候,一定是希望你去追的!”

    箫遥僵了僵,沙哑的自问道:“为何我不去追呢?我只是想着他也许只是生气离开一下,会回来的,用不着我去追,我是那般自信的以为着他离不开我,自己走了还会回来!”箫遥突然笑了,笑的有些自嘲,眼眶微微湿润,她垂下头,声音带着几丝呜咽道:“我口口声声指责你们的自私,原来最自私的是我自己,一直都是我……”

    燕无痕的睫毛微微颤动,火耀放心的松了口气,转而又凝重的看向箫遥,低低道:“其实那一夜,是他知道我还未和你行过周公之礼,故意给我机会,才去拖住燕无痕下棋,他并不是你想的那么自私的,他虽然表面不在意师兄弟感情,其实提出要我们齐心协力的也是他,只是他所说的话往往不中听,只是他害怕被拒绝,才会那样说话,但是何必在意过程,在意他说了什么,只要他最后的目的是好的,那就好了!他不是自私的,你也不是自私的,只是你还未真的敞开心扉去了解我们,只是一直一味的接受我们的爱,其实不能怪你,是我们宠坏了你,七个人一直你争我夺,对你太好!其实我喜欢被宠坏的你,因为那样的你无忧无虑,不会担心被我们抛弃,只会一心的以为我们会不离不弃,只是有的时候,凡事都有利有弊,好比有的时候我喜欢你被宠坏对我们使坏的坏笑,却又有的时候害怕你说出无所谓我们的话……

    燕无痕微微捂住头,有些疲惫的张开眼睛,火耀也没有再说下去了。

    燕无痕并不知晓发生了什么事情,奇怪的看着箫遥,茫然道:“遥儿,你眼眶为何红红的?”他四处张望了一下,疑惑道:“花落离呢?”

    箫遥深深看了火耀一眼,又看向燕无痕,低低道:“我去找他!”

    燕无痕有些不解,火耀重重点头,欣慰一笑,也许花落离之前让自己先去箫遥那里,他去拖延燕无痕下棋的人情,现在算是报了!

    箫遥离开客栈后,陷入一阵茫然,他会去哪里?

    站在客栈门口,看着人来人往,突然害怕了,从未有过的害怕!

    似乎有一种错觉,感觉自己是一只小猫,他宠爱非常,却因为自己咬了他,他把自己遗弃了!

    “口口声声说爱我,为何不能容我任性的发发脾气,为何就这样一走了之!”箫遥的声音沙哑不成调,缓缓蹲下身子,双臂抱着膝盖,头埋在双臂间,卷曲着蹲在客栈门口。

    走过客栈的人都对他指指点点的,他却依然蹲在那里。

    真的不要自己了吗?真的就这样一去不回了吗?

    不是说过要宠自己,不管自己做什么,多会缠着自己,赖着自己?

    眼泪如断了线的珍珠大颗大颗的打湿膝盖,她只是埋着头,也不管身边走过人所说的难听话,想要忍着哭声,可是肺部的空气似一点点稀薄,只得哭出声音才能呼吸。

    是自己错了,真的是自己错了……

    不是他不宠自己,只是自己太过分了。

    不是他不离不弃,自己就不弃,就算他离开,自己也不能放手!

    已经无法放手,七魄少了一魄,又怎么能够完整?

    她紧紧攥起拳头,不放手,绝对不放手!

    好后悔没有追上去,为何自己那么傻,傻傻的以为他会回来?

    他是真的生气了,被自己的话伤到了,又怎么会回来?

    怎么办?回去哪里?他会去哪里?

    黑龙岛!

    一定是黑龙岛!

    我要去找他,一定要找他!

    她努力忍住眼泪,耳边路人的指指点点声音突然消失了,她有些疑惑,却因为不想被别人看到挂着眼泪的丑态,而悄悄用手臂的衣袖蹭着脸上的泪迹,想等擦干眼泪,再抬头看看究竟。

    突然陷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他邪魅蛊惑的声音带着几丝沙哑,耳边是他吐出的温气,那般让人心醉,“为何和一只被遗弃的小猫似得躲在这里哭?不要用脏衣袖擦脸,脸会破皮的!”

    柔柔的触感擦过脸颊,他小心的端起她的下颚,目光流水热情,带着点点微红,似也曾哭过,他小心翼翼的为她擦去眼泪。

    箫遥却因为他的再次出现而又哭了,眼泪根本无法擦净。

    他微微蛊惑一笑,唇瓣如迷人的花瓣,轻柔的贴近她的眼角,一点点吻去她脸上的泪,温柔的扶着她的头,声带微醺道:“是我不好,不该离开,我说过不会离开你,却离开了,是我不好……”

    箫遥突然扬起头,紧紧封住他的唇瓣,灼热的吻带着一点涩涩的泪水味道,却让人欲罢不能,缠绵其中。

    她轻啄他的唇瓣,将头埋在他的怀中,沙哑道:“你回来了,你却还是回来了,你为何这般宠我,明明是我不对,为何你还要回来,你这样纵容我,我会以为你走了还会回来,以后也不会去追,会把宠坏,宠的更坏,更刁蛮无礼!也许以后会说更伤害你的话,为何你要这么宠我!”

    他的指尖眷恋在她的发丝间,低低轻笑间带着浓浓宠溺,“我不会再走,不论走到哪里,你都在眼前,你的身影无法从脑海抽离,已经深深刻在心里,魂魄中!不是我宠你才回来,而是我无法缺少你,若是离开,我会死掉,会窒息,会喘不过气……”

    箫遥再一次封住他的唇,再多心动的话都缠绵在灼热的吻中,就算此刻是男装,就算路人指指点点,指责他们的断袖之癖,她也依然放纵着……

    99

    荧光一闪,幽幽的绿色化作一条细细的流光在瞳仁中如鱼儿游动,缓缓中却带着一股神秘的力量,温润的脸上扬起一抹自信的微笑,乍一看如水墨画般儒雅迷人,但望着那双黑眸中闪动的一丝流光,却仿若被吸引,带着致命的蛊惑。

    黑夜间,他矫捷的身子穿梭于皇宫内院,天空中仿若有闪电随着他,他以最快的速度远离皇宫,找了一块荒芜的山道,盘膝而坐,对着天空大言不惭道:“未免伤到无辜,所以才来到这里,并非是我要逃避你!你有什么招数,就放马过来吧!”

    黑夜的天空如一块漆黑的绸布,突然被雷电划出一道犀利的口子,诡异的口子中发出骇人的光芒,蓝色的是因受天劫者有雷灵根,其中包裹着流动的淡蓝色物质,似水在其中流动,那是因为受天劫者拥有水灵根,雷水相溶的力量,本就互助,因此巨大无比,突然一道光束围绕在其上,正是因为受天劫者拥有光灵根,加上光的力量,这一道天雷若是劈下来,恐怕凶多吉少。

    他抬起头,目光淡淡扫了一眼口子中的电流,嘴角依然挂着温润的自信微笑,只是此时目光显得有些激动。

    灵根越多越强者,所要面对的天劫自然也要比别人厉害,这次妖劫不似上一次的魔劫,可能是因为已经渡过魔劫,所以按照他的力量,妖劫更强上了几分,但是他一点都不怕,反而因为可以好好大战一番而感到热血沸腾。“别磨蹭了,我赶时间!”

    他挑眉一笑,声音中带着一丝挑衅的意思,他迫不及待快些和这上天斗上一斗,待斗完后,他只想飞快冲去见她,这次闭关的思念几乎成狂,也许是因为已经尝过她的美好,所以更是难耐。

    夜空之上的口子,如一张大嘴蠕动,似在说着什么,发出让人听不懂的声音,似梵音,似魔音,又似妖音。

    他反正听不懂,声音更是不耐烦了起来:“啰嗦什么,快些!”

    他似乎激怒了那道口子,口子如生气之人的唇向下一弯,突然放大,如血盆大口倾空而下。

    巨雷飞速而下,带着危险的光芒,他的身上突然出现一件白色的戎装,墨黑发丝瞬间破开构束随着风扬起,白色戎装之上有云雾围绕镀着一层淡淡金光,似一层保护膜,他眯起那双带着绿光的眸子,笑容变得诡异了起来,突然张开双手,手心有一道电流如龙卷风一样旋转着,竟然把袭面而来的巨雷吞噬其中。

    “倒是正却这股妖力,谢了!”他嚣张的一笑,目光更为挑衅道:“还有没有?来多少接多少!”

    “撑爆了你!”一个低沉的声音从天空响起,那道口子似嘴说话时动着。

    “呵呵!”他冷冷一笑,收起所有的儒雅和温和,目光凶狠了起来,声音如修罗一般,讥讽冷笑道:“原来我的妖劫这般引人注目!我还以为黑夜中不会引来妖呢!没想到连在妖界败了后,只剩下元婴的可怜虫也来了!怎么?想要借用妖劫的力量吞了我的魂魄,占我的身体?”

    “你小子知道就好!奉劝你乖乖交出身体,不要反抗!本帝在妖界有着妖帝的身份,若不是莫名其妙被一只小狐狸精偷走了妖丹,毁了妖形,本帝还不屑用你这粗糙的肉身!”

    “粗糙?”他冷笑道:“如你所说,妖帝又怎么会用粗糙的肉身,不要废话了,有什么招数就放马过来吧,倒是要看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撑爆了我!只怕到时候,妖力都被我吸光了,你自己搞的灰飞烟灭!”

    “小子,你倒是猖狂,看来留你活着,到了妖界也是个祸害,倒不如为我所用!你只要乖乖献出肉身,本帝也许还留你一丝魂魄,到了妖界以后,给你找个不错的妖者身子!”

    “是吗?妖者?”他玩味一笑,扬眉道:“若是我吸了你妖力,到了妖界,至少是个七品妖尊,也许还有可能成为妖帝,你认为你所说的妖者能满足我吗?肉身,你别妄想了!”他手掌朝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