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高辣文 > 【乱轮系小说】 > 章节目录 【妈妈,我们会幸福的!】07
    7.

    俊介被送到附近的秩父医院,一系列检查后被送进了肿瘤科的病房。诊断结

    果是末期脑癌,治医生桥本板着痛苦模样的脸告诉美智子这个不幸的消息。

    「患者因为脑部肿瘤压迫神经导致短暂昏迷,肿瘤生长迅速,无法再用放化

    疗等手段治疗。」

    「在未来的一段时间脑部肿瘤可能会导致脑压升高,患者会出现头痛、呕吐

    、失语、癫痫、甚至会失去视觉和其他感觉,最后丧失呼吸能力,那感觉会像身体被麻药麻醉一样,

    只是麻药效果更快,并不会让人感到痛苦。」

    「我们能做的就是尽量让患者免除痛苦,患者家属也是如此,凡事尽量顺着

    他的心意。」

    什么?俊介得了脑癌,而且是无法进行治疗的末期,老天为什么这么残忍啊

    。有什么应该冲我来才对啊,那孩子又有什么错。美智子听完桥本医生的话,整

    个人瘫坐在地上,她的眼前一片黑暗,她的世界也跟着暗了下去。这里就是地狱

    啊。

    「俊介……俊介他……还有多久?」

    「运气好的话两个月,运气不好的话……」

    美智子呆呆的坐在医院大厅里,脑中不断闪现出俊介从小到大的每一个片段

    ,耳中反复回响着医生最后说的那句话,「运气好的话两个月。」

    「病人醒来,要见家属。」

    护士把美智子从痴呆般的状态中唤醒,她扶着墙缓缓走到病房门前,伸手要

    去推门,却又缩了回来,她用手指理了理散乱的发髻,擦去脸上的泪水,把衣服

    拉扯的平整了些许,这才勉强挤出一丝微笑推开病房的门。

    俊介躺在病床上,身上盖着洁白的被子,病床旁立着点滴架子,透明的管子

    中有液体一滴一滴向下流着,一直流进俊介的手腕血管里。

    美智子见此情景忍不住又要落下泪来,转身便要退出门去,「俊介一定口渴

    了,我去打水。」

    「我不渴,妈妈你坐到我身边来好吗?」

    待母亲在自己身边坐下,俊介轻轻拉过她的手,凑到唇边吻了一下。

    「对不起,妈妈,让你流泪了,都是俊介不好。」

    「不要紧的,俊介你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虽然不想让妈妈流泪,可是这次俊介要让妈妈失望了,医生已经告诉我病

    情了。」

    听完这话,美智子再也装不下去,趴到儿子身上放声大哭。俊介搂住母亲,

    用手掌摩挲她的后背。

    许久,美智子才停止哭声,却依旧一抖一抖的无声哭泣,泪水一个劲的往外

    流,就像是坏掉的水龙头。

    俊介凑近母亲的脸庞,用唇吻上母亲流泪的眼睛,吻干她的泪水。

    美智子抬起泪眼朦胧的脸,近在咫尺的是自己珍视如生命的儿子俊介,他才

    十七岁,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吗?如何可以,我愿意为他做任何事,就算是要做

    出永堕地狱的事情也没关系。

    美智子低下头吻上了俊介的唇,母子二人的四片唇瓣彼此挤压吞噬,进而是

    两人湿热的舌头,交替划过彼此的唇,滑进对方的口中,彼此纠缠,交换彼此的

    津液。

    良久唇分,美智子两颊通红,不知是因为哭得激动,还是因为接吻时的呼吸

    不畅。怎么会这样,自己怎么能去和儿子接吻呢,还是生了病的儿子。美智子羞

    得脸颊更红了,低着头想要起身离开,不想腰部被儿子紧紧的搂住,挣脱不得。

    「妈妈的泪是咸的,嘴是甜的,身子是软软的,俊介好爱妈妈啊,好想要你

    。」

    美智子听着儿子这让人耳热的表白,嗫嚅着不知如何作答。

    「骗……骗人……俊介已经……已经有莉奈了。」

    「妈妈,我是骗人了,不是刚才的话,而是莉奈,她只是我的好朋友,并不

    是我的女朋友,莉奈她有自己喜欢的人。」

    美智子呆呆的盯着儿子的眼睛,她很清楚儿子此时的话是认真的。如果说俊

    介他和莉奈只是朋友,那俊介他依旧是爱着自己的吗?怎么会这样,这孩子怎么

    还有这样不伦的想法。不伦?不伦!俊介他只有两个月可活了,伦理道德还有什

    么意义。既然彼此喜欢,那自己也不会害怕下地狱的。

    「俊介真的爱妈妈吗?」

    「当然是真的,可以发誓。」

    「妈妈晚上陪你一起睡好不好?」

    「真的吗?太好了。我就知道妈妈最好了,俊介会永远爱你的。」

    永远吗?那很好啊,能够和俊介一起,能够被俊介搂在怀里真是太幸福了。

    两个月?让那些所谓的道德、伦理见鬼去吧。

    入夜,医院里静悄悄的。美智子锁上病房门,关了灯,只穿着内衣钻进了儿

    子的被子里,迎接她的是儿子宽阔的臂膀,结实的胸膛,还有一个长长的吻。

    俊介早已把自己脱得赤条条的,把怀里的母亲抱到自己身上,用嘴吻住她的

    唇,两只大手由上而下,划过母亲光滑的背脊,划入那一方轻薄小巧的内裤,抚

    上那两瓣弹性十足的臀丘,手指用力揉捏。

    美智子忘我地吸吮着儿子的舌头,感受着他那有力的舌头在自己口中肆意的

    摩擦舔吮,直到喘不过气来,才舍不得的放开儿子的舌头。美智子多年未曾被男

    人抚慰的身体渴望着儿子的抚摸,她也同样贪婪地品尝着儿子的身体,她十分仔

    细的亲吻儿子的头发、耳朵、脖颈、腋下、胸肌、腹部、大腿。

    与此同时俊介也用双手抚摸母亲的每一寸肌肤,去掉她胸部的束缚,扯掉她

    的内裤。母亲的肌肤如水般嫩滑,手指渴望在上面跳舞,渴望把她笼在手掌心里

    揉捏、把玩。

    美智子用手指轻轻扫过儿子挺立向天的肉棒,惹得他轻声低哼,拉起母亲就

    要进入。美智子拦住儿子霸道的行动,轻声恳请,

    「俊介,今天不行啊,等你身子再好些的。」

    俊介却是不依,情到浓时如何自已。肉棒一跳一跳的在母亲的花瓣上摩擦,

    时快时慢,直磨得母亲呻吟连声。

    「俊介……妈妈……用嘴……帮你……」

    俊介见母亲坚持,只好依了。

    美智子翻身下床,跪在床边低头吻上儿子的肉棒,她的嘴唇微微开,自上

    而下,仔细的吻过每一处,甚至连两个肉球也没放过。

    美智子的小嘴套住肉棒的头部,舌尖在缝隙处来回轻舔。俊介的呼吸随着母

    亲的舔吮逐渐加重,真是舒服得要死啊。怎么可以光顾自己满足,妈妈也应该得

    到满足才可以。

    「妈妈,让我也来帮你满足吧。」

    俊介坐起身把母亲拉上床,摆到自己身上,两个人一上一下,头脚颠倒着叠

    到一起。俊介靠着病床,捧起母亲的精致小巧的脚吻了起来,把一根根脚趾含在

    嘴里舔吮,轻柔而深情,就如同品尝世界上最美味的糖果。

    美智子嘴里含在儿子的肉棒缓缓吞吐,同时也感受着脚趾上传来的阵阵湿热

    ,太羞耻了,太感动了,儿子竟然丝毫不嫌弃妈妈的脚趾。她的泪水夺眶而出,

    顺着面颊缓缓下落。

    吻遍了母亲的双脚,俊介这才拉过母亲的双腿搭放在自己的双肩上,低头吻

    上母亲的菊花蕾。

    美智子身子一抖,吐出含在口中的一段肉棒,呢喃着反抗,

    「那里……那里不可以的……很脏……」

    「母亲身体的每一处都是香的,母亲请放心把身体交给我吧,儿子会很温柔

    的。」

    俊介的舌尖在母亲的菊花蕾上打转,划过每一条皱褶,每一次轻舔都会让母

    亲随之颤抖。

    美智子的头上下晃动,口中的一截肉棒在她的口中进出。儿子的肉棒实在是

    太大了,自己的小嘴如何吞得下啊。偏巧儿子并不满足美智子的如此服侍。

    「妈妈的小嘴好温暖啊,要是能再深一些就更好了。」

    给母亲出完难题,俊介便开始着手进攻母亲的禁。轻吻她的小腹,用牙齿

    轻扯她修剪得并不浓密的毛发,跟着又用舌头围绕着那两片早已湿润的花瓣游走

    ,最后才用舌头慢慢的来回扫动,分开那两片花瓣。

    美智子的身体在颤抖,无规律的扭动,想要把自己的私处更贴近儿子的嘴,

    承受他的抚慰,喉咙里有一声没一声发出细微的呻吟声。

    俊介埋首到母亲的私处,时而吻住母亲的两片花瓣轻吸;时而舌头在花瓣顶

    端的凸起处摩擦,感受那粒凸起慢慢胀大变硬;时而用舌头在两片肉缝间向内挺

    近,进进出出。

    美智子感受着自己隐秘处被儿子唇舌的爱抚,嘴里也没闲着,一次比一次更

    深的把儿子的肉棒含入口中,三分之,二分之一,三分之二,啊,已经顶到喉咙

    口了,随即便是吐出肉棒后的干呕和咳嗽。

    俊介轻拍母亲的后背,温柔的安慰:「妈妈不要太卖力哦,慢慢来,身体要

    紧,不行就放弃好了,我没关系的。」

    美智子却是好强的性子,自己不可以让儿子失望的。她又一次尝试,把儿子

    的肉棒一点点吞进嘴里,直到感到尖端顶到自己喉咙口,她慢慢控制呼吸,轻轻

    的上下移动头部,直到喉咙慢慢适应了肉棒的堵塞,这才继续移动头部一点点向

    下,感受着儿子的肉棒填满自己的喉咙。

    「妈妈,你太棒了,儿子爱死你了。」

    整根肉棒都已经没入母亲的嘴里,俊介感受着肉棒被母亲小嘴及喉咙裹紧的

    双重舒爽感觉,忍不住挺动腰部,微微抽动肉棒,他试图让自己的动作更慢更细

    微,以免造成母亲的不适。

    美智子的身体也在儿子的口中感到了从未有过的舒爽,她勾着脚趾,小腿肌

    肉紧绷,感觉自己将要在一波波潮水般的舒爽中窒息。

    美智子的喉咙完全适应了儿子肉棒的阻塞,逐渐加快头部上下的动作,让儿

    子的肉棒在自己的喉部的包裹下进出。

    「妈妈,我要射了,快吐出来。」

    美智子喉咙的包裹感实在是太强烈了,她刚刚快速套弄了几十下就把儿子送

    到了巅峰。她并不打算吐出儿子的肉棒,儿子要在我的嘴里发射了,能够让儿子

    舒服,我也感觉好幸福啊。妈妈没关系的,就把浓精流进妈妈的肚子里吧。

    俊介的肉棒在美智子口中连续颤抖,一股接着一股的浓精划过美智子的喉咙

    ,流进她的体内。直到抖动平息,美智子才恋恋不舍的一点点吐出肉棒,用唇舌

    一点点仔细的清理肉棒上的残留,然后全都吞进自己的肚子。

    登顶后的俊介并没有忘记母亲,把母亲的身子拉得更贴近自己,唇舌卖力的

    在母亲花瓣处进出、旋转、摩擦。两只大手捏住母亲的臀瓣揉搓,有力却不粗暴

    。俊介盘起双腿,两只脚的脚趾正好顶在母亲胸部的两处丰满,脚掌来回推揉肉

    弹,脚趾夹捏肉弹上的红樱桃。

    「啊……太美了……啊……俊介……啊……妈妈要爽死了……啊,啊」

    美智子口中没了肉棒的填塞,此刻再受到儿子上下前后的多重夹击,再也做

    不得淑女,爽的快要升天,淫声浪语不自觉的脱口而出,恨不得此刻便死在儿子

    怀里。一次次战栗般的抽搐,一次次意识模糊,美智子全身冒出一层细密的香汗

    ,已经不记得丢了几次,她觉得自己快连呼吸的力气都没有了,真的快要爽死了

    ,只得开口求儿子停下来。

    「妈妈……妈妈……不行了……再来……就……就要死了……好儿子……饶

    了妈妈吧。」

    俊介见母亲已经瘫软得像是一滩泥,知道母亲真的是累得不轻,便不再作怪

    ,掉过母亲的身子,把她搂在怀里。妈妈终于肯做自己的爱人了,他觉得整个世

    界都跟着亮了起来,此刻漆黑的病房变成了光明的圣坛。

    「妈妈,做我的妻子吧。」

    「恩,好。」

    「妈妈,给我生个孩子吧。」

    「恩,好。」

    「真的吗?」

    「真的。」

    「妈妈不再担心伦理道德了吗?」

    提到伦理,美智子安静了片刻,没有再接儿子的话头,

    「俊介啊,我们去度假吧,妈妈早就知道你想去北海道泡温泉,我们明天就

    去吧。」

    次日,在医院门口,莉奈和桥本医生为他们母子送行。

    桥本医生依旧是一脸的痛苦神色,他向美智子做最后的医生嘱咐,

    「虽然俊介的病不用吃药打点滴,但要随时注意他可能出现的病发反应,病

    发时他会很痛苦,也许会丧失判断力、脾气暴躁,严重的话可能会觉得生不如死

    。」

    「医生,真的会生不如死吗?」

    桥本默默点头,没再说话。

    美智子捂着嘴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一想到儿子俊介可能会经历生不如死

    的事,她便忍不住要祈求老天让自己代儿子受罪,即便是再痛苦百倍也无所谓。

    莉奈和俊介在另一边说悄悄话。

    「你的桥本君真的会笑嘛?」

    「当然了,不过桥本君可不是随便对什么人都笑的。他是很可爱的男人,会

    经常送我点缀着水果的小蛋糕;他还很浪漫呢,选的情人旅馆总是很有情调。」

    可他毕竟是有家室的男人啊。看到莉奈说话时幸福的样子,俊介没有说出口

    。自己又比她好到哪里去呢?

    「替我和桥本君说声谢谢,也谢谢你莉奈,要不是你们帮我演这一出生病的

    戏,恐怕美智子已经成了别人的妻子了。」

    「不要高兴的太早了,你的事情还没完呢,总不能一直骗下去,接下来如何

    说服安抚美智子,只能靠你自己了。」

    「放心吧,我和妈妈一定会幸福的!莉奈也要幸福啊!」

    汽车开动,俊介看到莉奈靠在桥本怀中朝自己挥手,桥本低头看着莉奈,脸

    上挂着微笑。很帅吗?俊介没觉得,但他们现在真的好幸福呢!

    妈妈,我们也要幸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