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情欲文 > 禁脔[18限 繁体] > 章节目录 木制阳具4
    木制阳具4

    倾城住的承恩阁要穿过一道回廊才能到达夕苑前厅。

    狰狞的阳具在她体内叫嚣着,她一动它便戳一下她宫口。内裏责罚的痛楚顺着脊樑骨,直往上窜。

    倾城不由叉开了腿,试图减轻下体沉重的压力,她艰难的一步步挪动。

    “贱婢,池塘裏的鸭子才像你这般走路,给我併拢了腿。”看她没了规矩,阿墨的手搭在她腰上,使劲一扭。

    她吃痛,连忙收住了脚。

    一路上,倾城走的极慢,每走一步,体内深埋的巨物便随着步伐,肏她一翻。

    阿墨难得的跟在后面不言不语,只要她依着规矩行进,慢一点停下喘几声,阿墨也权当放水。

    不能排斥无法拒绝,倾城的下麵被动适应了巨物的存在,鲜美的蜜汁逐渐包围了整个阳具,润滑之下,她每一步行进不再是受刑,反而像是被人控制着姦污,一下下都猛力的捅到最深处。

    出了妓子们日常居住的后院,倾城和阿墨绕道回廊。

    这条回廊乃是前往前院的必经之路。一路上,不时有小厮丫鬟端着酒菜瓜果路过。

    被木阳具姦淫的倾城,双颊染红,杏目迷蒙,倒像是含羞带怯的少女。天知道,下麵的一波波快感,倾城只能抿住了嘴巴装作若无其事,欲火上身的她多想扯着嗓子呻吟浪叫。

    遇到的人越多,倾城便感到越羞耻,她脸颊再添红晕,屁股扭的更翘。

    夕苑的下人都知道倾城姑娘王爷的禁脔,难得看着佳人扭腰翘屁股,偷偷躲在她们身后探头张望。

    阿墨扭头,使劲的拿眼瞪他们,那群下人怎会怕他,更是直愣起眼珠子,躲在柱子后面瞧。而那倾城情欲上头,哪里顾得上他人,一门心思的对付下麵的抽插,以至她眼神不及收拾,盯着路过的黑衣壮汉半天。

    “姑娘看着粗鄙的野男人也发骚?”阿墨凑近了倾城的耳朵,浪如狐媚的话臊的她耳根泛红,“若是惹了大管家不耐,家书上告姑娘一状,只怕不是这一根阳具的苦了。”

    “唔~”阿墨拿手帕半掩着,小手悄悄窜到她下体,隔着裙子找准硬棒的位置,轻轻一按。倾城死咬住唇瓣,惊的差点跳脚蹦起来,隐忍之间却还是发出唔的一声。

    因着手帕遮掩,旁人看去只当是这丫鬟为主子整理衣物,嬉戏调笑主僕情深。

    哪个小厮能想到那倾城姑娘的体内,埋了和镇南王一模一样的木制阳具。而她的丫鬟轻轻一按,便让她在人来人往的回廊泄了身。

    ————

    “倾城,怎幺去了这幺久?”夕苑的主事妈妈凤姑缠在管家身边,而那管家像是被阉了的太监,这般风情万种却坐怀不乱。

    他见倾城赶来,更加忽视了献殷勤的凤姑,从主位上起身。

    “管家见谅,碧海的珠子硕大无比,奴婢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才寻了这幺一只钗托子,插进去。”不知道的只当阿墨说那碧珠,都是上了年纪的主事婆子,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倾城发间的莹白主子。

    阿墨的话只有管家和倾城听懂了。她借珠子拐着弯的告诉他,主人的恩赐倾城已经连根收下。

    “这女人呐,就是需要家主的滋润才能永葆红颜。你瞧瞧倾城,只这幺一会儿功夫,回来这丫头脸上居然红了。”凤姑无法近身讨那管家欢心,转变了路子,半是调笑的借着倾城夸起镇南王。

    “可不是吗?我们倾城最近闷闷不乐的,不就是因为王爷去了南疆了吗?等那人领了军功凯旋,小别胜新婚,火钩子样的帝根往那小穴裏一插,胜过十箱珠子。”坐下的张妈妈应着景的附和。一桌子人暧昧的前仰后合,欢声笑语好不热闹。

    冷面的管家也拨了拨山羊鬍鬚,难得的露出笑颜。

    倾城心内一哆嗦,她可不愿他回来,倒是希望南疆的巫蛊毒废了那厮。

    他不在都能想出这毒招调教姦污她,回来后还不知道怎幺变着法子的折磨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