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情欲文 > 禁脔[18限 繁体] > 章节目录 修罗归来3
    修罗归来3

    “王爷,府中大管家求见!”阿墨站在浴房门口通报。

    “这老家伙,动作这幺快!”叶凛之睁开眼,看了看炉中的凝神香,脚下轻踹了倾城的臀肉,“贱婢,本想着罚你一炷香的口责,没想到你这幺好命。”

    倾城此时无比感激王府的管家,她手不能动,便一步一步挪动膝下往后跪爬出去。

    叶凛之的阳物全部退出她小小的檀口,她的嘴却僵住不能动了。空气中,依旧大张。

    “怎幺?张着嘴还想本王插!”看她这副样子,叶凛之邪恶一笑,从椅上起身,翻身一跃跳进浴池中。

    巨大的水花翻腾溅起,倾城身上宣纸上如泼墨的梅花,挂满轻盈的汤珠。

    王府中管家虽是阉人,叶凛之却不允任何和雄性靠边的人接近她。管家进来前,阿墨带她到浴房角落的屏风后暂避跪候。

    “王爷圣安!”管家福了福身,向正在泡澡的某人请安。

    “行了,府外别整这些个虚礼。时间紧迫有事赶紧彙报。”叶凛之此次本就是途径扬州,抽空回来调教泄欲,一分一秒他都不想耽搁在没用的事情上。

    “回稟王爷,许是府裏置办器物的下人走漏了风声,那王姬这几天在后院闹得甚凶,爷赏她的七彩琉璃瓶,王姬全给摔到了院子,吵着闹着要您也给她封号。”

    “户部王大人送来的女人?”

    “正是王大人的千金。”

    “一个官家的千金还不如妓寨的婊子会伺候男人,让她进了本王的宅子已是天大的恩惠,居然有脸在府裏闹事。若是本王这次允了她,其他的姬妾都有样学样的跟着本王闹,王府还不被这群贱货给拆了?”叶凛之泡在热汤中,语气阴寒至极,听得管家一阵瑟瑟发抖,“关到暗房裏闭门思过,没我命令谁都不许放探视。告诉那小贱人,扬州待不下去,趁早给我滚回京城做她的千金小姐去!”

    管家惊得面上一抽,他知道他家王爷向来说得出做得到,他连忙转了话题,询问另一件事:“王爷,关于您信中说得南疆女子,恕老奴愚笨,是否按照侧王妃的制式置办。”

    倾城在屏风后听得分明,原来海棠姘头讲得没错,这头淫兽走到哪里都要骗回几个癡情懵懂的姑娘回去糟蹋。

    “侧王妃,不过是一个名头而已,你何时连这个也需要请示了。”浴池中,叶凛之的语气不鹹不淡,好似迎娶侧王妃过府就如一日三餐般稀鬆平常。

    呵呵,倾城嘲弄一笑。在那淫兽眼中,女人就是供他赏乐泄欲的玩物。侧妃和姬妾一般,那她这个坠入青楼的贱籍性奴呢?

    倾城想,还是有区别的,她只会比她们更低贱。

    他给她的枷锁,是让她这辈子永远顶着奴隶的身份,匍匐在他胯下乞求承欢。

    禁脔只是一个满是佔有欲的好听名字罢了,旁人不解而她却清楚,叶凛之恨她,他不惜夺了她的贞操毁了她的名声,把她关在这淫贱之地,日日夜夜受着煎熬。

    她,是南朝战神镇南王豢养的性奴。

    王爷高兴了,她便挨操。

    王爷震怒了,等待她的将是万劫不复。

    “贱奴,还敢偷懒,爷叫你呢!”阿墨来到屏风后,硬梆的绣鞋踢在她尾椎股上。

    钻心的疼痛顺着脊椎每一处骨节向上袭来,倾城立刻从沉思中回神,赶忙光着身子爬出去,跪倒浴池边。

    愈是靠近,池中的热气愈是扑面而来,烛火摇曳熏腾雾气之中,他阴恻恻的影子投射在岸边,那具诱人的雄性身体散发着慑人的阳气和方刚的血气。

    那般健硕魅惑,鲜活的令人觊觎窥伺。

    倾城想:若他不是这般兇残对她,想来她也会像那王家癡女一般打包了自己主动奉上。

    “下来服侍本王沐浴擦身。”凄冷的声音打断了倾城的联想,他肌理匀称线条分明的胳膊伸展了搭在池边,悠闲自在的任汤水涤蕩,好似刚才从没发过雷霆之火。

    怎幺下去?怎幺擦身?要知道她手还反绑在身后。

    看她没动静,叶凛之睁眼看她。

    跪在池边的倾城正一脸难色,他瞬间邪魅的笑了。

    绑着呢!这感情好。

    “阿墨,扶她下来。”

    倾城诧异,他启口不是让阿墨解绳子,而是让她扶她下来。

    阿墨得令,小心翼翼的扶着倾城沿着池边下水。叶凛之早等不及,长臂一揽,刚刚站稳的倾城跌跌撞撞的让他抓到身前。

    倾城难得的不用跪下,她视线触到叶凛之灼热的目光,立刻收回低下了头。

    可不是她不愿意看他,是他早早给她立下的规矩。

    身为卑贱的禁脔,便是伺候男人泄欲玩乐的玩物。而哪里是他们玩弄女人的地方,当然是胯间阳具。作为侍奉这处圣物的贱奴,是不允许眼神看向主人阳物之上的身体。

    因此,身为奴隶的她在主人叶凛之面前只能低头跪着,即使在水中无法跪立,她的双眼也只可垂在他胯间,不可放肆觊觎。

    叶凛之身材魁梧高大,站直了身子的倾城头顶只到他嘴边。叶凛之仍是可以居高临下的看她。

    常年混迹军营,他的身上满载军功。虽则年少,善握兵器的大手却饱经沧桑,结下厚厚的硬茧。

    他饶有兴致的用手上的茧子摩擦她滑嫩的身子,细细勾勒这具美妙的胴体。看她水下颤慄,睫毛如蝉翼般轻颤,闭着眸子隐忍不发,他心中邪念萌发。

    水下,叶凛之的拿手捏了她一颗红蕾,左右揉搓,不多时他手中的乳头充血颤慄饱满了起来。倾城死死咬住嘴唇,遏制着情欲泄出,因她知道,她若是叫出了声激起那人的兽欲,他会更加的放纵无度。

    叶凛之不急不躁,端着那枚蓓蕾继续揉撚,眼中满是得意的看着下手的倾城满脸难受却隐忍不发的样子。

    突然,叶凛之死死捏住那颗快要滴血的蓓子,向前用力一揪。

    “啊!”倾城痛的咬破了嘴唇,一声尖叫从口中泄出。

    “多好听的声音啊,非要本王罚你你才叫。是不是该让夕苑安排你听听楼裏红牌姑娘的叫床,才能学乖。”叶凛之终于松了那颗朱蕊,手背拍了拍倾城的脸颊。

    他困她于青楼肆馆,逼她扭着屁股搔首弄姿,嘴裏吟叫连连。昂贵的媚药、带着钩刺的青蛇鞭不知用了多少,她早不是顶着处子膜的少女矜持娇羞,要她这般像狗一样摇尾乞操,恕她愚笨,生涩难教。

    他大掌濡湿,拍得倾城脸上满是水痕。倾城微微动动脸颊,面上一阵紧绷。承恩阁裏这恶鬼抹在她脸上的淫液没擦去,风乾了粘连在脸上格外黏腻。

    “给本王擦背。”叶凛之顺着她的脸颊一路下移,摸到她困在后面的手,“哦,瞧本王这记性,倾奴没手呢!手用不上了,那就只能用你的身体服侍本王了。”

    倾城愤恨的咬牙切齿,混蛋!他明明解开她的手不就好了,什幺手用不上,还不是他变着法的淩辱她。

    她将自己的带着浑圆的身体贴在叶凛之的前胸,两处肩膀用力上下挪动。拎着胸前的两坨画圆按摩,踮脚覆在他厚重的臂膀上;收脚来到胸下;再曲腿弯腰,令那圆润涤蕩在他平坦的腹部,细细磨搓。

    叶凛之的身上布满健壮的肌肉,像一块木板似的硬梆。倾城使出了浑身解数,使劲的挤在他身上的乳房左搓搓又搓搓,对于叶凛之而言只是挠痒痒。

    叶凛之满心享受,眯了双眼打起瞌睡,双手搭在池边任她服侍。

    下麵的腿,倾城曲了身子也够不到,她只得抬了腿,拿自己柔嫩的大腿裏侧内弯替他擦拭下体。

    先是脚腕,再缓缓起身,接着自下而上搓小腿大腿,腿根。忽然她一个又硬又烫的棒子横打在她屄穴的肉缝间。

    倾城心下一凛,身边的这头淫兽竟然发了情。

    “真是淫蕩的贱妇,让你擦身又不是让你勾引本王。若是早知道你这般淫贱放蕩,本王就不该早早拔了那根棒子让你发浪。”

    他故意扭了扭胯,下麵的肉棒一下一下的轻触拍打在她蜜缝间。

    这厮从开始就没安什幺好心。绑她手的是他,让她用身体侍奉擦身的也是他,他自己欲火攻心下麵硬了,居然把屎盆子都扣在她身上。

    总之,修罗地狱人间囹圄,倒楣的都是她。

    好不容易罗刹发话正面过关,倾城低头小声地松了一口气。她又开始晃动着肉球为他擦背。

    叶凛之背过身子,倾城也不用再低着头,反正嗜血暴徒没长后眼,他管不着她。

    很多时候他操她,她不是像狗一样撅起屁股趴地上任他抽插,就是蒙了眼睛被他吊着、绑着往死裏干。

    她几乎没有这幺近这幺仔细的看这具与她水乳交合的身子。

    叶凛之的后背肌肉丰满,架起肩头好看的蝴蝶骨。若是细看,便会发现他背上布满了一道道宽的窄的,模糊的清晰的疤痕。有的旧伤癒合结了疤,上面又覆了新伤。有的伤口砍得深了,癒合后隆起可怖的肉丘。

    受得起战神,镇得住一方,必然不会只继承祖辈赏下的荫德。他的手中攥着开疆破土,改朝换代的力量。这数不清的伤口,是年轻的他多少次浴血沙场拿命挣回的荣耀。刀光剑影,岁月铮铮,他能放过手握刀剑的敌军,能给一方百姓平和安宁,旁人眼中胸怀宽厚的镇南王为何不能放过羸弱的她。

    他把光明仁心普度给南朝众生,独独把逼仄的黑暗留给她一人。

    他的身体疤痕遍布,倾城又何尝不是?细嫩光滑的皮肤下,是多少次粗暴撕开又癒合。交错淋漓的伤疤隐匿在深深的血肉之下,无痕的印记张牙舞爪,在她脉管交错之处无情的肆谑,渺小如她,又何尝不会痛。

    黑暗中,她忍受他赐她的苦难,踽踽独行。而通向光明唯一的道口,他却手握长戟死死的把手。她卑微她乞求,她张开了双腿甚至绝望的怒吼。

    而他带着汹涌的恨意,竖起棍子使劲操,用最低贱的语言羞辱她,用皮鞭麻绳调教轻贱她。诅咒她生生世世受这千插万凿之苦。

    当通向光明的唯一亮光也变染成黑暗,苦海中挣扎的人便会绝望,即使不死也如行尸走肉般。

    绝望中,倾城或许会想是不是唯有一死,万般苦难方休。

    作者有话说:啦啦,偶终于兑现承诺,拉那个南疆女配出来溜溜(虽然连面都不让她露)要问渣渣为何强调这个没脸见人的女配,吼吼!偶才不会剧透……

    预告:明日男猪要xxoo女猪了,敬请期待吧!

    某渣撩完不要脸的飘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