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情欲文 > 禁脔[18限 繁体] > 章节目录 修罗归来4(浴汤H 王爷真人上阵)
    修罗归来4(浴汤H 王爷真人上阵)

    死,多幺遥远而美好的奢望。

    世人皆贪恋人间,当成千上万的官兵冲破城门,多少怂人跪倒在乱臣贼子的腿间,乞求胜者刀下留他贱命一条。

    于倾城而言,若是可以选择,她会毫不犹豫的躺在敌人的刀下,化为一抹不屈的亡魂。

    或许若干年后,有人偶然翻起这段尘封的历史,赏她一声欷歔红颜薄命,送她坚贞不屈的轻歎。而不是像今日这般苟活于世,却是世上没了自由最低贱的性奴,是南朝战神叶凛之豢养的禁脔。

    倾城反剪着双手,她反拱着前胸,推动着隆起的乳房,划过他背部每一寸肌肤,扫过他每一道张扬的伤疤,她故意令粗重的气息喷薄到叶凛之坚实的脊樑,倾城这番淫靡的动作何尝不是催他泄欲的钩子。

    他忍她便尽情的撩拨,反正该来的怎幺也逃不掉。

    最终,背对着她的男人气沉丹田,如闷雷般低喝一声爆发。

    挂在他身后的倾城得意,他能忍,他身下的兄弟也憋涨的受不住。这世间坚忍无敌如他,依旧逃不过最原始的兽性大发。

    倾城还没勾腿洗他的下身,便被那头眼睛充血的淫兽按在铺满波斯陶泥瓷砖的池壁上。

    他是万人眼中的战神,他是她眼中拆她骨剃她肉、恨不能操穿她的的淫兽。

    去他妈的破规矩,倾城倏而张开丽眸,淋漓的眸光没再躲闪,一双裹挟着妖媚情欲的眼睛直勾勾的望进他暴虐嗜血的眸中。她的面庞绽出情动的哂笑,是绝望尽头更添濒临无助的凄美绽放。

    “找死!”

    倾城这般放肆的神情惹怒了他,他大掌收回按在她脖颈之间,一把按到热汤之中。

    滚热的汤水刺激着她无法睁眼,反剪的手更是束缚以致连挣扎的权力都被他夺下。渐渐地,水下没了呼吸她喘不过气来,属于身体的最后几个气泡也被她尽数吐出。窒息的感觉来袭,最初心头的恐惧反而消退了下去,弯腰充血的姿势也让她没了求生的力气。她放鬆了,眼睛鼻子口腔顿时溢满了水。

    别鬆手,别鬆手,死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

    倾城脚下没了力气,在水下直愣愣的向前扑去,叶凛之掐着她的脖子,如提拎一只小鸡子般把她提上来。

    “呃……呼!咳咳咳咳……”鼻间得了自由,倾城本能的大口大口的呼吸,呛在嗓子出的水让她剧烈乾咳。

    精美盘做的髮髻浸了水弄得一团糟,歪歪斜斜的挂在头顶。倾城的脸上挂了水珠,过了水的眸子噙满无限的恐惧。

    看吧,这就是忤逆那人的后果。

    他总会利用身边的一切让她恨生不能死。

    倾城还在大口大口的换气平息,面前的暴徒不给她喘息的机会,掐了脖子往前一送。倾城水下身子一滑,又骑在他下体滚热的横亘阳物之上。

    “不要试图忤逆本王!”他勒住她的脖子向上提,胯下的阳物自觉向上翘起,抵住倾城幽密的穴口,“别以为本王背着身子,就不知你这淫奴背后使了下贱的狐媚子手段。记住这是你自找的!”

    倾城双脚离地,想要呼救口中却只能发出畜牲般粗哑的呜咽。倾城双手禁锢,每一次反抗粗粝的麻绳就更进一步陷入肉中。脖子上传来的疼痛,让她顾不得许多,仅有自由的两条腿在水中无助的扑腾,搅得一池春水涤蕩心头。

    “下作的贱婢,果然天生挨操的命!”叶凛之看她湿身捂住狼狈的样子,眼中的欲火更加炽烈。

    他胸腔发出一声强烈的闷雷爆吼,掐着她的大掌一松。水下的浮力缓了她急速的坠落,抵在宫口的阳物轻轻鬆松送到她体中。

    两人身子在水下彼此勾连,叶凛之带着她一个转身,让她趴在陶泥壁上。猛烈的一撞,摇摇欲坠的髮髻瞬间倾塌,倾城如墨的发丝垂肩而下,粘在她面庞、浑圆、后背,也调皮的黏在他精壮的胸前。

    他奸她向来不带任何前戏,倾城还没转圜过来,在混着汗液泥渍汙藏的滚热汤水中,他的硕大在下边就是猛烈的一波抽插。

    巨物在热水中膨胀,一次次撕扯开她细小的甬道。发了情的恶魔,他的阳具竟然比冒着热气的浴水还要滚烫,每一次的捅进捣出不啻于烧红的烙铁,在她阴道中烙刑。

    他大掌不安现状,先是托着她的屁股举高再重重落下,后又绕到她身前,抚上丰盈的乳房,用结满茧子的大手重重揉搓,直到胸前两粒饱满的果实再次变得玫红挺立。

    一波平息,一波又起,这次他胯间更是使足了力气,锢着倾城的身体把整根的阳具埋进她身体中抽插。

    “啊——”深度、宽度竟和他赐她的木制阳具分毫不差。

    明明带了两日那器物,她紧致的甬道还是不能熟悉这般的巨大扡插。

    倾城声嘶力竭的颤吼,唤起了面前男人体内埋藏的狂野兽性,他抓紧了面前纤细的人儿,加快了频率力度,任下麵那活儿大开大合。

    剧烈的动作搅得池水翻江倒海,他化身统领四海的龙王,手中翻云覆雨,人间便是腥风血雨。水花四溅,池边的地面溅满了水花,再没干处。

    他不满足一人造作,大掌韵动了倾城的身子,两具肉体在汤水的撞击下啪啪作响。下麵的淫靡之声更是透过浴水的传播,在浴房中尤为响亮。

    浪拍惊崖声下,倾城欲仙欲死,心内生出一丝交媾的畅快淋漓,她嘴边不由自主的泄出动情的呻吟,小脸遍布着诱人的欲色。

    “啪!”看她舒服的叫床,被他操的意乱情迷,叶凛之反手就是一个耳光。

    “贱婢,你只配忍受,在爷身下竟敢呻吟享受,找死!”他胯下的律动不减,两只大掌左右开弓,赏在她脸上一个又一个巴掌。

    兴头之上,他没减半分力气,一个个耳光带着水声清脆响亮,脸面上的疼痛打的她泪珠连连,淫靡的呻吟也变成失声痛叫。

    “爷,王爷…不要……不要再打了!啊——”

    “不要?本王赏你的你不要?没规矩的贱人,就欠狠狠的抽你!”“啪”地又是一掌扇过来。

    倾城愈是求饶,他手下的力道愈发的中,把翠白莹生的小脸抽得血红不算,他那架势是要把她的脸扇烂。

    下麵进攻的更加猛烈,他的阳物不时带着液体迸入,又不时挟裹着液体退出。倾城如砧板上的鱼肉,任他宰割。她已分不清蜜道中的液体是她身体酿出的淫液,还是随着他阳物溜进下体的髒水。

    他还在抽她,倾城却麻木了,甚至她只能听到耳边传来响亮的耳光,脸上丝毫不觉痛了。

    粗壮的阳具连根没入,又连根拔出。倾城被绑着,除了耳光便是他口中粗俗的骂声。

    “贱货。”

    “骚妓。”

    “下贱的婢子。”

    “欠操的玩意儿。”

    “只能跪在本王胯下的性奴。”

    ……

    一句比一句的噁心,一句比一句的粗俗不堪。

    此时的他怎幺能和披着战甲的他重合,怎幺还是百姓口中人人称颂的贤明王爷。

    曾几何时,令她羞辱难当的咒骂,如今化作了催情的药剂,唤醒了她淫贱的身躯。

    不在沉沦中死亡,就在此重生。

    他不是愿意让她成为淫贱的妓子幺?

    今日她便如他所愿。

    “啊……啊……啊……王爷快些,王爷奴婢下麵要穿了……”倾城不再沉浸在自己的情欲呻吟中难以自拔,她扯了翠嗓大声浪叫,叫得这汪汤水都春心蕩漾。

    享受?

    忍受?

    终究都是压在身下她来受。

    叶凛之下面充血变得更加粗大,他双眼一红,浩浩蕩蕩的挺进,池水从四面八方涌来,填的倾城穴儿满满当当。

    “说!谁是你的主人。”

    “爷,王爷是奴婢的主人。”

    “你那骚逼是让谁干的?”

    “让爷干的,奴婢那处是爷的帝根操的。”

    ……

    偌大的浴房,雾气蒸腾,熏红了彼此的眼眸。污言秽语翻飞,池中的两人欲仙欲死彼此沉沦。

    此刻,她不再是倾城,而是匍匐在他身下的性奴。

    此刻,他不再是王爷,只是流连在青楼妓子身上的荒淫嫖客。

    最终他集中了所有的力量刺向她穴内肉壁伸出的子宫口,倾城到达了情欲的顶点,她带着胳膊上的束缚绳索,伸长了脖子仰头狂吠。

    那一刻,体内深埋的贯穿她下体的那根阳物,透过窄小的阴道刺过胃肠,刺穿肝脏,直插心脏。

    凝神香尽,兇狠的猛兽欢愉到了顶峰,他大掌翻搅拍动着水花,抽起比人还高的浪花。随后他按住面前人儿的瘦小的身体,锋利的指甲毫不怜惜,嵌尽倾城的骨肉。他腰间发力,连根没入的阳物再次往裏一挺。

    一道道滚热的浓浆从他伞头处的马眼喷薄而出,射进她蜜穴深处的子宫。军中禁欲月余,他攒满的精液尽数而出,灌得她满满当当,她整个下腹都肿了起来。

    “嘭!”巨大的快感同时在两人脑中炸开了花。

    这般低贱的交媾,倾城还是动了情,他泄了身,倾城止不住的在水中抽搐,抿着嘴无声大哭。是因为淫蕩的放纵快活而哭,还是因为淫蕩的羞耻难耐而哭,她自己也说不清。

    叶凛之又在她体内抽插了几下,才把棒子从她身上卸下。

    水面上,他卓白的精液泄出些许,升到水面之上,翻起一抹绚丽的白花。他身子一动,那花儿被急速而来的水波沖刷,化作一条丝带缓缓而去,嫋无蹤迹。

    倾城被他抽干了所有力气,一时间没了他的支撑,双手绑着只能靠在池壁上喘气歇息,她哼哼唧唧的吞下后续脑波中传来的余韵。

    叶凛之欺身上前,看着她殷红滴血的红颊,邪魅的用恶毒的话再次攻击她:“看吧,你的身体是如此的淫蕩,你从出生便注定了婊子的命。”

    “认命吧!”

    认命吧!

    说完,叶凛之无情的推了刚刚还和他水乳交融倾城。倾城的后背撞到坚硬的陶泥壁上,满头的青丝撞得倾泻而下,铺开在水面之上。

    倾城脊背一阵发凉,一场情欲不知多久,满池滚热蒸腾的汤水已然发凉。

    ……

    某渣最喜欢的水下调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