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高辣文 > 绝配娇妻小秋 > 章节目录 绝配娇妻小秋(第三部)(07)
    绝配娇妻小秋 第三部 第七章 小秋并不难哄,依然最乖。

    我跟小秋,很多时候,都是棋逢敌手,难分伯仲的,而父亲则是横刀立马捣

    乱的那个人。

    这次也一样,就在我跟小秋斗智斗勇,杀的难解难分,父亲的出现,立马改

    变了僵持的局势。

    那还是,几天后的一个晚上,我正在宿舍愁眉不展的想办法对付小秋,但是

    到了大概七点多的时候,小秋突然打电话过来了。

    这让我觉得有点惊讶,好奇究竟发生了啥事,竟然让小秋率先忍不住打电话

    给我,所以我带着疑虑接通了电话,而接通电话之后,小秋稍微犹豫了下,便说

    道:「老公,你爸回来了,估计今晚走不掉了,你今晚回来一下吧」。

    一听父亲居然回来了,这让我「惊上加惊」,所以足足愣了一两秒,才下意

    识问道:「爸怎么回来了?」。

    「天不是有点凉了吗?回来拿一下秋天的衣服,现在正在大伯家吃饭呢,喝

    了点酒,今晚估计回不去了。你快回来啊…」。

    小秋在那有点焦急狼狈地说着,而我是越听越高兴,因为我也刚好懒得流浪

    住宿舍了。

    但是,却依然不忘趁机调戏一下小秋,所以想了下,便笑着说道:「天堂又

    不是我开的,哪能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今晚回不去了…」。

    不过,我话刚说完,小秋就气冲冲说道:「志浩,我跟你说正儿八经的,你

    今晚要是不回来,以后都别回来了…」。

    「呵呵,是吗,爸一回来了,你就让我永远不回来了?你这是啥意思啊?」。

    「滚,没功夫也没心情跟你贫嘴,点半回不到家里,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

    你的,你不要后悔…」。

    说完,小秋「啪」

    地一下就把电话挂断了,不过小秋这明显是「心虚」

    怕我不回来的表现,而这让我觉得更加好玩,所以,想了下,又忍不住发了

    一条信息给小秋:「你怎么那么不讲理?点半?那哪里回得来?我还在上海出

    差呢,就是现在打车回来,也要等到12点了吧?」。

    发完信息,我自己乐得在那哈哈大笑,因为小秋当时肯定是又气又急,而果

    不其然,我信息发过去没多久,小秋就忍不住又打电话过来了,然后怒不可歇说

    道:「志浩,你听好了,我不管你是真的在上海,还是假的在上海,你今晚要是

    真的不回来,那就别回来好了」。

    说完,小秋估计真是气坏了,又直接挂掉了电话。

    随后,我当然不会再去逗小秋,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准备回去了。

    而没想到的是,车子开到一半,父亲也打电话过来问我:「志浩,小夏说你

    在加班,你几点回来啊?我在你大伯家里玩一会,你回来了告诉我一下…」。

    听了父亲的话之后,我才感觉今晚是真的必须回去,不然父亲不敢回家,小

    秋估计都不好意思在家睡了。

    但是,我依然风轻云澹地说道:「哦,很快就回来了,正在路上了,你跟大

    伯多聊一会也挺好,毕竟好久没回来了…」。

    「对,对,对,那你路上开车小心点…」。

    说完,父亲小心翼翼地挂断了电话,这让我一下觉得刚才跟小秋的玩笑有点

    过火了,毕竟,他们公媳俩人现在都在拼命地不想让我产生误会,而我还嬉皮笑

    脸地拿小秋开刷。

    所以,随后,我在半路上,便顺手买了一个西瓜,回到家里后,则对着小秋

    夸张地说道:「哎呀,你真是催命阎王啊,车子都飙到10码了,差点天堂没

    去成,去了地狱了,来,吃个西瓜消消火,那么急干什么?」。

    小秋瞪了我一眼,然后又爱又恨地笑着说道:「还好你回来的够快,再回来

    晚一点,我就要把你大卸八块踹进地狱了…」。

    此后我没有跟小秋再斗嘴斗下去,而是说道:「爸还在大伯家里啊?这里还

    有半个西瓜,我们送过去吧?」。

    「不去,要去你去,我还要看店…」。

    不过,其实小秋并不是想看店,而是刻意避开父亲,因为那一晚,小秋破天

    荒看超市看到了九点多,父亲早就睡觉了,小秋才慢吞吞回来了,明显的不想看

    到父亲。

    而小秋越是这样,我越觉得搞笑,越觉得搞笑,就越忍不住想逗小秋玩,最

    后又本性难移嬉皮笑脸对小秋说道:「咦,你老情人回来了,也不过去叙叙旧?」。

    但是,小秋当然没有心情跟我开玩笑,而是「王之藐视」

    地瞪了我一眼,然后鄙视地又扭过头忙自己去了。

    至于我,哪肯这么轻易地就绕过小秋,于是我又说道:「你看你,还说一个

    人可以生活,我这离开家里才四天,你就不行了…」。

    「哪里不行了?不是你爸突然回来了,我才不会叫你回来呢?这是突发情况

    知道吗?前几天我一个人过的不要太潇洒」。

    小秋嘴巴不怂地在那说着。

    我看了看小秋,想了下笑了笑说道:「是吗?这也叫突发情况?我要是挂了

    ,你就不用面对爸了?这不是突发情况,应该是家常便饭才对」。

    「错,你要挂了,我还住在家里干嘛?我早就回到我妈咪家里去了…」。

    小秋得意忘形地说着。

    而我听了,又惊讶又失望,因为我真的没考虑过,小秋会离开这个家里,失

    望的是,我一直灌输给小秋,这里就是唯一的家。

    但是现在看来,遇到一点问题,小秋就会展翅高飞。

    而就在我沉默地思绪神游时,小秋又说道:「我又不会改嫁,真是的,只是

    假如你挂了,总不可能叫我跟你爸生活在一块吧?我只能回到我妈咪那里去啊?」。

    小秋说得不无道理,但是却给我一种,驾鹤西去后,人去楼空的凄凉之感,

    所以我又问道:「你把孩子也要带走?」。

    小秋打量了我一下,然后说道:「是呀,难道还留给你爸带啊?」。

    这时,我忍不住说道:「我晕,你真干的出来,一个男人,在乎的是家族兴

    旺,你倒好,我一挂,你就第一个树倒猢狲散,等下这个家里还有人吗?」。

    小秋咬了咬嘴唇,又看了我一眼,想了会说道:「嘿嘿,那能怎么办?虽然

    我住到我妈那里去了,可是我又不会改嫁的,我把我们的小孩,抚养长大,教育

    成人,不就行了吗?」。

    听了小秋的话,其实我想说:「我的小孩,肯定要在自己家成长,为啥要去

    你妈咪家成长?」。

    但是,话到嘴边,还是忍住了,因为让小秋留在家里跟父亲一起抚养孩子,

    也是不现实的,所以我想了下便说道:「看吧,所谓玩笑,都含有真实的成份;

    所谓的游戏,也能反应很多真实问题。你看,如果我挂了,你比霜姐更加辛苦,

    最起码霜姐还有公公婆婆可以帮忙,你呢,我挂了,你就无依无靠一无所有了…」。

    小秋抿着嘴角笑了笑说道:「所以呀,你永远都不要离开我…」。

    永远相伴相随,当然是好事,但是,但是这些美好的愿望,只能祈祷,却不

    能受人控制,所以我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

    小秋一见我没再说什么,便找了找衣服跟毛巾就去洗澡了,而随后我一个人

    躺在床上,又想了很多,于是等到小秋洗好之后,我便又说道:「你看,今晚聊

    了这么多,我改变了一下想法,我仔细想了想,如果我挂了,虽然我不介意你再

    找一个,但是呢,我还是希望,你不要把小孩带到别人的家庭里去成长,老文叔

    不是转卖给了我们一套房子吗?我要挂了,你就住到那里去…」。

    小秋一听,噗嗤一下笑着说道:「哈哈,以前还大方地说什么,你挂了,就

    让我找一个新的伴侣,现在我说把孩子带回到我妈咪家里去养,你都受不了,真

    不知道说你是真小气还是假大方」。

    一听小秋这么说,我又解释道:「不是这个意思,这叫互相平衡,各让一步

    嘛。你可以重新找一个生活上的依靠,只不过,最好不要嫁过去。这样不是挺好

    嘛,我们的小孩子既可以在自己家里成长,你又不会那么辛苦寂寞凄凉…」。

    小秋听了后,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说道:「你这不叫互相平衡,也不叫各让

    一步。你知道吗?我说把小孩带到我妈咪家里去养,那才叫一举两得,这样我又

    不用重新找男人,又能把小孩子很好的养育成人…」。

    小秋不无得意地说着,估计觉得她自己说得很有理,可我呢,一点不赞同,

    所以我又说道:「得了,那是你们女人的想法,在我们男人眼中,你把我们的小

    孩带走了,跟改嫁没区别,你去你妈咪家里住,等下就是你不想找,你妈咪一劝

    你,亲戚朋友一劝你,等下久而久之,你就会没那么坚定了,你说到时,孩子被

    你带走了,你也走了,跟改嫁人财两空,有啥区别?」。

    小秋在那又气又笑地来了句:「乖乖,你想的可真远,不过,我可告诉你,

    你看我像那么没主见的人吗?我说不会找,就不会找。再说了,不要讨论这么杞

    人忧天的问题了。一点都没劲…」。

    我一听也争锋相对说道:「哪里杞人忧天了?这叫一边玩游戏,一边发现问

    题,总比整天面对柴米油盐无所事事要强得多吧。说真的,你说得也对吧,你住

    你妈咪家里也可以,不过,不管如何,不管将来发生什么,我都不希望,你嫁到

    别人家里去。因为一旦改变了生活环境,你就会被改变性格跟喜好,就会无形中

    接受别的男人给你灌输的思想…」。

    小秋一听,捋了捋头发,抿着嘴笑着说道:「哈哈,原来你不怕我失身,却

    怕我被别的男人灌输思想啊?」。

    「切,对啊,没听说过吗?弱者发怒,拔刀向更弱者;强者发怒,拔刀向更

    强者。弱者,只会担心受怕自己的老婆身体会不会出轨,强者则担心自己的老婆

    灵魂会不会被别人污染。我最骄傲的是,即使看到你床上被别的男人蹂躏得丢盔

    弃甲,但是灵魂上依然铮铮傲骨处处都残留着我的影子,所以我不担心我挂了,

    你会不会找别的男人,而是担心,我挂了,我在你心中依然会存在多久?…」。

    小秋一听,还是龇牙咧嘴笑道:「真不知道说你是大方还是小气。不过,你

    好霸道,允许我找别的男人,却依然叫我心中只有你的位置,你知道吗,这真的

    很难,我要么不找别的男人,如果找了,在一起生活久了,心中肯定慢慢就有了

    这个男人的位置」。

    「是啊,小秋才跟父亲每个礼拜三睡一次,就被改变了这么多,如果,我不

    在,如果,小秋整天跟父亲,或者和别的男人生活在一起,那又会改变成啥样呢?」。

    我在心里惶恐地想着,但是没有说出口。

    而小秋一看我陷入了沉思,又在那说道:「好啦,我也是有感而发,我跟你

    爸也生活过一段时间,我感觉,每个男人,都希望他们的女人,变成自己想要的

    那般,他们也想方设法去影响女人。所以,如果最爱的男人挂了,只有不婚不娶

    ,才能保证身体跟灵魂都专一。不然,真的很难做到,身体是别人的,心灵又是

    属于另外一个人的…」。

    小秋煞有其事地说着,但是却让我很困惑,难道女人们真的不能把性跟爱分

    开吗?所以我心有不甘地嘀咕了句:「难道性跟爱真的不能分开吗?我挂了,你

    可以就当我们还是在玩游戏,就像前段时间,你把身体给了爸,心依然在我这呀

    …」。

    「你错了,我心在你这,因为你一直在我身边啊。你想啊,你在我身边,我

    们之间还是因为爸的原因,变得不再那么无话不谈,害的都差点离婚,如果你不

    在我身边,我到底会迷失成什么样,我真的不敢想象」。

    小秋真诚地说着,但是却无外乎给我浇了一盆冷水,感觉女人真的没法那么

    理智,一旦失身,就很容易失心。

    而通过跟父亲的这个游戏,说明了,小秋并没有那么聪明,跟别的女人并没

    啥不同。

    但是呢,我却是一个非常不服输的人,我不甘心小秋那么没用,也不甘心我

    跟小秋的爱情这么普通得不堪一击,也不甘心自己也跟大多人男人一样,看到妻

    子稍微有点失心,就对妻子不自信,变得畏头畏尾疑神疑鬼。

    所以,我想了下说道:「是吗?那我还真的想看看,失去我之后,你跟别的

    男人生活在一起,到底会变成啥样?」。

    小秋一听,立马好奇地看了我一眼,然后警觉性地问道:「什么意思?什么

    叫我跟别的男人生活在一起?你不会又想玩啥游戏考验我吧?」。

    「呵呵,不算只是考验你,也是考验我呀,我是想看看,你跟别的男人生活

    ,受别的男人影响,身心俱失了,我心里到底能不能承受得住?」。

    我刚说完,小秋就不耐烦地说道:「不玩,志浩,我跟你说得很清楚,玩游

    戏我可以陪你玩,让我再跟别的男人上床,门都没有,你再让我玩跟别的男人上

    床的游戏,我们就离婚…」。

    小秋斩钉截铁地说着,不过我却一点不害怕,我思考了一下,然后说道:「

    没让你跟别的男人玩游戏啊,还是跟爸玩游戏啊,你看,你跟爸一个礼拜同居一

    天,都被改变这么多,如果你跟爸同居好几个月,或者半年,像夫妻那般生活,

    你说会改变多少?」。

    我说了这么多,估计小秋都没听进去,只见小秋在那义愤填膺地吼道:「你

    有病吧?还让我跟你爸上床?」。

    小秋虽然已经火冒三丈,可我一点不怕她,而莫芬板着脸,我都很介怀,这

    可能就是爱久了,就会把对方当成最亲的那个人的缘故吧?所以即便小秋凶巴巴

    的,但是我依然嬉皮笑脸说道:「真的没有,你看我们,什么样的爱情都经历过

    了,吵过,离过,甚至一起杀人放火,出生入死,我今晚听你这么一说,只是突

    然想看看你身心都不属于我的样子。一是看看我的承受能力,二来也让我体验一

    下我挂了之后,你可能属于别的男人的样子…」。

    「不听,不听,反正不行,睡觉了,再说我可要生气了…」。

    一看小秋这样子反感排斥,我也就没有再强迫小秋,而是等小秋盖好被子之

    后,把她搂了过来,然后一副「语重心长」

    的样子说道:「其实,我今晚想了想。当初我们玩这个游戏,其实最开始的

    初衷,是让你多接触接触别的男人,可以在别的男人面前变得聪明伶俐,这样就

    算失去了我,你也不会吃别的男人的亏,上别的男人的当。你看,玩游戏,总能

    反应很多真实的问题。夫妻一起商量出来的游戏,有啥好害怕的?一边玩游戏,

    不但能打发无聊枯燥的生活,还能一边共同成长,这样不是挺好吗?」。

    小秋听了之后,叹了口气,然后轻轻地说道:「唉,可是我真的不想成长,

    你在我身边永远这样守护我,多好,我真的累了,不想操心了,只想傻傻地跟你

    生活在一起…」。

    「我知道,你忘了吗,当初劝你玩这个游戏,你也很排斥,相信我,我安排

    的游戏,即便中间有酸甜苦辣,但是结局一定是美好的,因为我们很相爱啊…」。

    「明天再说吧,好晚了…」。

    一听小秋这么说,我本想见好就收的,但是奈何那晚我的思绪犹如泉涌,我

    想了下又忍不住对小秋「语重心长」

    地说道:「真的不用害怕,也不会累得,你看当初的游戏,我们承受住了身

    体的出轨,而且重要的是,中间的过程,你玩的也挺开心的,那我们这次就玩的

    更疯一点,我不再拿任何主意,你跟爸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就像我挂了之后,你

    跟别的男人那般同居夫妻之间的生活,这过程肯定很刺激,我真的想看看你完全

    不属于我的样子,同时,我更想看看,我们的爱情,能不能承受得住身心的同时

    出轨…」。

    我不疾不徐地说着,但是内心却是无比激动的,而小秋何尝不是一样,听得

    身子都娇躯一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