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高辣文 > 豪乳老师刘艳 > 章节目录 豪乳老师刘艳(13)
    第十三章 被诱骗的豪乳人妻。

    刘艳站在距离门口不远的地方,看到李建军好整以暇的看着自己,似乎并不

    在意她会离开,反而有些踌躇不定起来,虽然她一向性格高傲,不愿意学其他女

    老师那样去刻意接近校长,但也不愿意轻易得罪这个三中最有权势的男人。

    刚刚大学毕业的时候,刘艳也有雄心壮志,但自从和丈夫回到古县进了三中

    当语文老师之后,她只想着和丈夫过好自己表的小日子,毕竟两个人都有一份稳

    定的工作,在古县也算是中等水平了,可是丈夫不满意现状,执意要去南方打工

    挣钱,让刘艳很是无奈,和丈夫吵了无数次,却仍旧无法改变对方的决心。

    丈夫一走,刘艳顿时感觉自己的生活艰难起来,骚扰自己的男人也更多了,

    可大部分人并不敢做的太过分,像冯昆这样脸皮厚的人毕竟是少数,刘艳觉得自

    己还能应付过来,可如果对方是李建军,刘艳很难用对付别的男人的办法来应付

    对方。

    「李校长,我真没有想到你会这么做」。

    刘艳渐渐冷静下来,想着如何化解今晚的危机,冷冷的说道,「听说您的女

    儿也在三中上学,要是她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这样一个人,她该如何面对自己的父

    亲呢?」。

    听到刘艳的话,李建军的嘴角抽搐了几下,似乎被对方的话给刺痛了,眼中

    掠过一丝不安,大概是想到自己丑事被女儿发现后的严重后果有些紧张了。

    刘艳见状又继续说道:「还有您的妻子那么漂亮大方,您真的想要背叛她吗

    ,如果她知道您做的这些事情,她又会如何看待您呢?」。

    「不要说了」。

    李建军忽然吼了一声,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本来他还以为刘艳会很快屈服,

    却没有想到对方居然提到了自己的妻子和女儿,想到自己乖巧懂事的女儿以及高

    贵典雅的妻子,李建军顿时有些烦躁不安。

    「李校长,您是一个很有想法也很有能力的人,这几年三中在您的领导下发

    展很快,作为一个老师我也很敬佩您」。

    刘艳看到自己的话似乎打动了李建军,便想趁热打铁打消对方对自己的不轨

    企图,「其实很多人都羡慕您现在的生活,事业成功,家庭美满,夫妻和睦,希

    望您能够珍惜自己的幸福,今晚的事情我就当没有发生过。不会让任何人知道」。

    「刘艳你等一下。我有话和你说」。

    见到刘艳准备离开,李建军却忽然站了起来,黝黑的阴茎依然有气无力的耷

    拉着,脸上却露出痛苦挣扎的表情,「你真的觉得我现在的生活很幸福吗,那只

    不过是一个假象」。

    原来李建军当年娶到了舒美玉的确是风光无限,成为了无数男人羡慕嫉妒的

    对象,可舒美玉的家庭背景也给了李建军很大的压力,尤其是舒美玉那有意无意

    流露的优越感经常会让李建军感到自卑,他是一个自尊心很强的男人,不想让别

    人说自己是靠妻子爬上来的,所以一直努力奋斗想要靠自己打拼出一片天下,让

    大家看到他是有能力的。

    可是自从竞争教育局副局长失败后,他便意志消沉了,面对妻子再没有了任

    何底气,夫妻生活也越来越不和谐,每次都是草草了事,根本没有任何快感,发

    展在后来李建军面对舒美玉的裸体根本没有办法勃起,他去很多医院检查过,可

    一切都很正常,而且面对其他异性时也会有冲动,面对这种情况李建军也无可奈

    何,最近几年和舒美玉基本上没有了性生活了,但在外人面前他们还是表现的十

    分恩爱,只有他们自己心里清楚两个人其实已经貌合神离了。

    刘艳听完之后心中震惊不已,她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一向成熟稳重的男人,

    居然有这样无奈的境遇,毕竟这对一个男人来说可以说是最大的打击,只是即便

    是自己很同情李建军,刘艳也什么也做不了,但心里对李建军却没有刚才那么厌

    恶了。

    而在窗户外面马军也是惊讶不已,他在楼下站了半天还是觉得不放心,便悄

    悄来到三楼想要看看刘艳和李建军到底是什么关系,却正巧听到了李建军最私密

    的事情,本来刚才看到李建军露出下身逼迫刘艳的时候还怒火中烧,想要冲进去

    教训一下这个老色鬼。

    可现在他也有些可怜对方了,毕竟换成任何一个男人如果面对自己性感迷人

    的妻子却不能让对方满足,恐怕早就崩溃了,想到舒美玉那丰满婀娜的成熟娇躯

    ,马军又觉得有几分惋惜,也不知道李婷的母亲这些年都是怎么熬过来的,也许

    和张丽、曹梦她们一样夜夜孤枕难眠,等待着一个男人去滋润自己。

    「刘艳,自从第一次见到你,我就很欣赏你,我相信你会是一个很优秀的老

    师」。

    李建军看着刘艳语气恳切的说道,「这几年你的表现也是有目共睹,我承认

    我不该对你有其他想法,你已经结婚了,我也不想破坏你的家庭,我一直在压制

    着自己的感情,你自己想一想,这几年我做过任何伤害你的事情没有,我有没有

    利用自己的职权故意刁难过你?」。

    刘艳顿时愣住了,她还真想不出李建军对自己做过什么过分的事情,一直是

    在关心帮助自己,其实平心而论李建军已经算是很不错的校领导了,平时刘艳也

    经常听其他女老师议论,说那几个副校长作风不正,搞了不少女老师,可却没人

    说过李建军的坏话。

    「刘艳,我知道刚才我说的那些话很无耻,可我真的没有恶意」。

    李建军叹了口气说道,「我都这么大年纪的人了,也没有什么可指望的了,

    我知道你看不起我,我就是一个卑鄙无耻的人,可我真的只是想再当一回男人,

    证明自己不是一个太监」。

    「李校长您快别这么说,我不是那个意思」。

    刘艳见李建军情绪有些失控,顿时有些手足无措起来,她本就是一个心地善

    良的女人,要是李建军一味威胁自己,刘艳绝对不会向对方屈服,可见到素日高

    高在上的校长露出软弱之态,刘艳也不免心软了,其实李建军也不是什么坏人,

    只是几年没有性生活换谁也受不了,想到自己自从丈夫离开后过得日子,刘艳对

    李建军有些同病相怜起来。

    「唉,算了,刘艳,什么都不说了,你走吧」。

    李建军露出落寞的表情,摇了摇头,那一瞬间似乎一下子苍老了许多。

    刘艳的身子却是没有动弹,脸上露出一丝挣扎的表情,忽然咬了咬嘴唇走到

    李建军面前,蹲了下来,伸出白皙如玉的小手,握住了李建军耷拉的阴茎开始缓

    缓撸动起来,竟然帮着李建军打起了飞机。

    「刘艳,你这是干什么?快住手」。

    李建军露出惊讶的表情,没有想到刘艳会这么做,站在那里不知道该不该阻

    止刘艳的举动。

    「李校长,您什么都不用说了」。

    手指第一次摸到其他男人的肉棒,刘艳浑身上下忍不住一颤,彷佛手里握着

    的是一根烫手的铁棍,心里知道自己这么做十分不妥,但却没有放手,抬头看着

    李建军,幽幽叹息道,「您这几年对我一直都很照顾,我也不知道该如何感谢您

    ,这就算是我对您的报答吧」。

    「这怎么能行啊?哎,刘艳你没必要这么做」。

    李建军无奈的摇着头,可感到刘艳那滑腻冰凉的手指在自己阴茎上揉动,传

    来阵阵强烈的快感,耷拉的阴茎渐渐有了感觉,逐渐开始充血勃起了,紫红色的

    龟头也高高耸立起来,他忍不住闭上眼睛,开始享受起这个美艳老师的细致服务

    了。

    窗户外马军看的却是目瞪口呆,他没有想到刘艳居然会主动帮李建军手淫,

    这让他一时有些难以接受,双手捏的紧紧的,很想冲进去阻止刘艳,可想到李建

    军并没有强迫刘艳,完全是刘艳自己自愿的,自己这么冲进去,会不会让刘艳无

    地自容,更加无法面对自己了。

    见到刘艳那柔嫩白皙的玉手摸着李建军黝黑的阴茎,马军心中竟然有几分不

    平衡起来,前天晚上自己想让刘艳帮自己打飞机,结果让对方义正言辞的批评了

    一顿,可没有想到回过头来刘艳却会主动帮李建军发泄欲望,难道刘艳也不过是

    一个虚伪的淫荡女人吗。

    也许刘艳只是同情李建军吧,马军心里十分纠结,帮刘艳找着借口,忽然马

    军看到李建军的脸上露出一丝阴谋得逞的笑容,但却一闪而逝,顿时心中一惊,

    难道李建军刚才说的一切都是假的,只是为了让刘艳产生同情心,从而主动的跳

    入到他的圈套中,马军心中顿时又惊又怒,这个老家伙真是太阴险狡诈了。

    李建军看着正埋头帮自己手淫的刘艳,心中兴奋不已,没想到自己灵机一动

    想出来的办法果然让这个单纯的女人上当了,果然是胸大无脑啊,居然连这种鬼

    话都能相信,不过刘艳看起来从来没有帮她丈夫打过飞机,手法十分生疏,虽然

    撸了好几十下,可李建军却没有丝毫射精的意思,看着刘艳那娇艳红润的嘴唇,

    故作无奈的说道:「哎,算了吧刘艳,这样做是没用的,以前婷婷的妈妈都是用

    嘴帮我弄出来的,我还是自己想办法吧」。

    刘艳愣了一下,马上脸色变得绯红无比,她当然知道李建军说的是什么意思

    ,可一时间却又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如果说帮李建军手淫还在她心理承受范围之

    内,可帮一个男人口交却超出了她的预期,只是见到李建军那万分无奈的表情,

    又不忍心这么放弃,而且自己既然说了要报答李建军,怎么能半途而废呢。

    想到这里,刘艳露出决然之色,李建军一直都很照顾自己,自己这么做只是

    为了报答他,不涉及男女私情,只要不让丈夫知道就不会有问题,看着眼前硬邦

    邦的阴茎,闭上眼睛,双手握住阴茎就要帮李建军口交。

    就在刘艳的娇艳小嘴距离李建军的大肉棒只有几公分的距离时,忽然哗啦一

    声响动,办公室的窗户玻璃忽然碎了一块,然后听到有人蹬蹬跑步下楼的声音。

    刘艳脸色大变,下意识的鬆开握着李建军阴茎的手站起身来,一脸慌乱的说

    道:「李校长,我先走了」。

    她愿意帮李建军口交的前提是没有人知道,如果这件事被别人传出去,她的

    名声就完了,再也无法在三中待下去了。

    见到刘艳匆匆离开,李建军脸色顿时阴沉起来,眼看刘艳就要帮自己舔鸡巴

    了,没想到却被人给破坏了,让自己的计划功亏一篑,李建军穿好裤子,坐到沙

    发上沉思起来,他并不怕自己和刘艳的事情流传出去影响自己的校长的位置,只

    是担心刘艳会因此而疏远自己,自己想要得到这个美艳老师的身体就更难了。

    刘艳离开李建军的办公室,心神不宁的往楼下走去,不知道刚才是谁在门外

    偷窥,更不知道对方到底知道了多少,也许明天自己和李建军的丑闻就会传遍学

    校,而且刘艳更害怕这个人用这个秘密要挟自己,让自己做一些过分的事情。

    她走出学校大门口,忽然眼前闪过一个人影拦住了去路,刘艳睁眼一看这个

    人是马军,看到马军神情严肃的看着自己,想到刚才的事情一下子明白了,那个

    砸玻璃的人是马军,顿时一阵无地自容,没有想到自己帮李建军手淫的场面,居

    然被一个学生给看到了,可同时心里也忽然鬆了口气,不管怎么说马军肯定不会

    借此来胁迫自己。

    「马军,你怎么在这里?」。

    刘艳也有些惊讶,这么晚了马军怎么跑到学校里来了。

    「李老师,我送你回家吧」。

    马军却没有回答刘艳的问题,澹澹的说道,心里却是翻江倒海,刚才他看到

    刘艳要帮李建军口交,终于忍不住砸碎了窗户玻璃阻止了刘艳的举动,拦住刘艳

    是想质问对方,可看到刘艳那娇艳绝伦的脸颊,质问的话一时又说不出口了。

    看到马军的古怪神态,刘艳脸色一红,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而是顺从的点

    了点头,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两人都没有再说话,默默的往刘艳家的方向走去,等到了刘艳家的胡同口,

    刘艳才停下脚步对着马军说道:「好了,我到家了,你也早点回家吧」。

    一路上刘艳想问马军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可却问不出口。

    马军看着刘艳,忽然伸手搂住了对方丰满的娇躯,用手使劲抚摸着丝滑的后

    背,前胸用力挤压着刘艳硕大高耸的乳房,鸡巴也很快勃起了,硬邦邦的顶在刘

    艳的小腹上,他现在有一种强烈的冲动,想要占有这个美艳老师。

    「马军,你干什么?」。

    刘艳却用力反抗着马军的侵犯,俏脸一沉寒声说道,「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什么人?」。

    马军强忍着心中的愤怒,一字一顿的说着,「刘老师你是什么人自己难道不

    清楚吗?刚才你在办公室里做的事情我都看到了,李建军他明明就是不怀好意,

    你不是照样主动帮他打飞机吗,为什么我就不行?」。

    「马军你听我解释」。

    听到马军的质问,刘艳脸色苍白,心中一阵羞愧,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马军,

    语无伦次的说道,「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样,李校长是有他的苦衷的」。

    见到刘艳还在帮李建军辩解,马军顿时怒火中烧,冷冷的说道:「他有什么

    苦衷?不就是想干你的骚逼吗,你是不是也想让他干你一顿,反正你老公也不在

    家,正好你们一对奸夫淫妇可以放心大胆的乱来了,刘老师你放心,我不会把你

    的丑事告诉别人的,不过你以后也别在我面前装什么正经女人了,你就是一个大

    骚货」。

    「马军你混蛋」。

    见到马军对自己冷嘲热讽,刘艳心如刀绞,她没有想到马军会把自己说的如

    此不堪,心中又是委屈又是愤怒,伸手便给了马军一个响亮的耳光,咬着嘴唇对

    着马军恨声说道:「你给我滚,我再也不想看到你了」。

    说着泪珠扑扑的往下掉着,分明是伤心欲绝。

    马军挨了一个耳光,一下子愣住了,本来他还想向刘艳揭穿李建军的真面目

    ,可忽然感觉到心灰意冷了,也懒得和刘艳解释,既然刘艳愿意自甘堕落,让李

    建军去操,他也没有资格去管闲事,用手摸了摸火辣辣的脸颊,盯着刘艳看了一

    眼,什么话都没说,扭身离开了。

    刘艳赶走了马军,但却芳心大乱,匆匆回到了家中,洗了澡走进卧室,躺在

    床上默默想着晚上发生的事情,不知道自己做的是对还是错,忽然听到院内有响

    动,她起身走到窗户看院子里却什么都没看到,犹豫半天决定出去看看,刚走到

    卧室门口就看到一个人闪了进来,手里拿着一把明晃晃的刀。

    「啊」。

    刘艳吓了一跳,连忙往后退了几步站在床边,见对方带着一个小孩玩的面具

    ,身材矮小,还以为是附近邻居家的孩子在恶作剧,颤声说道:「你是谁家的孩

    子?赶紧回家吧」。

    那人冷哼一声,把刀一晃,沉声说道:「少废话,给老子脱」。

    便不再说话,目光炯炯看着刘艳,分明是一个成年男人的声音。

    刘艳顿时心中一凉,沉了下去,知道自己今晚真的碰上了那个采花大盗,不

    由又倒退一步,想喊人可张开嘴巴却喊不出来。

    那人见状刀子一挑把刘艳身上睡裙吊带挑断,露出了雪白的香肩,睡裙应声

    垂落,却被刘艳高耸双乳撑着,没有掉下去,那人露出淫邪火热的目光,他盯了

    这个美艳少妇有一段时间,一直找不到合适机会下手,确定家中只有她一个人,

    才决定对刘艳下手,第一次留意到刘艳也是因为对方胸前那对惊人豪乳,此刻一

    见果然是尺寸惊人,刘艳啊了一声,却是不敢动弹,眼睁睁看着对方伸手在自己

    睡裙上一扯,顿时睡裙被扯出一个大口子,从身体上滑落到脚底,她里面只穿了

    一条内裤,雪白丰满的娇躯顿时完全展露在那人面前,两只高耸硕大的豪乳颤巍

    巍的抖动着。

    那人露出炽热的目光,伸手抓住一只大奶球使劲揉捏着,呼吸也有些急促,

    他玩过不少女人的乳房,眼前这个少妇的乳房可谓是极品美乳,触手软绵,光滑

    细腻,却又弹性十足,让人回味无穷,乳头粉嫩无比,一看就是没有被经常吸吮

    过,用手玩了一会,便把脸上的面具推了推露出下巴凑过去吸吮着那乳头,又伸

    出舌头在乳肉上舔着,留下了无数道口水的痕迹,最后竟然用牙齿在乳房上使劲

    咬着,留下了深深的牙印。

    刘艳露出痛苦的表情,心中又羞又怕,她这两个乳房从来没有被别的男人这

    么玩弄过,感觉到对方舌头灵巧的舔着自己最敏感的乳晕,浑身上下顿时起了鸡

    皮疙瘩,想要躲避可在对方刀子的威胁下只能咬牙默默忍受着,期盼着能有人赶

    来拯救自己,可这大半夜的谁会过来,唯一能帮自己的马军也被她给无情赶走了。

    想到自己接下来可以遭受的可怕事情,刘艳心中无限悔恨,自己不想背叛丈

    夫,才不得不拒绝了马军,可之前在李建军的胁迫下帮他口交,现在又不得得忍

    受着陌生男人的凌辱,早已无法面对丈夫了,早知道如此,自己又何必对马军那

    么苛刻,原来觉得帮马军打飞机是那么难以接受,可现在她宁愿玩弄自己这对豪

    乳的人是马军,至少马军不会这么粗暴,更不会丝毫不在乎自己的感受。

    男子毫不怜惜的用手使劲揉捏着这两个大肉球,乳房上留下一道道紫红的痕

    迹触目尽心,在男子刻意的蹂躏下,雪白豪乳变化成不同的形状,可依然能够很

    快恢複原状,想到手中这被无数男人垂涎惦记的大奶子,却只有自己才能肆意玩

    弄,男子心中一阵兴奋,下手更重了,似乎要把自己平日遭受的蔑视和白眼通通

    发泄出来。

    这些打扮暴露,性感迷人的少妇平时高高在上,对自己不屑一顾甚至视若空

    气,见到自己就会自觉不自觉的露出厌恶嫌弃的样子,生怕沾染到自己的臭味,

    连一根脚趾头都怕被自己碰到,可现在又怎么样,还不是乖乖的把那娇嫩雪白的

    娇躯裸露出来,让自己摸过垃圾的手无情的玩弄着。

    而那些衣冠楚楚的男人又如何,平时对自己呼来喝去,看不起自己的工作,

    可却没想到他们的老婆却在为他们的傲慢无礼付出着代价,而他们平时道貌岸然

    ,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可照样对性感漂亮的女人想入非非,但也只能意淫一下

    而无法真正付诸行动,而他们白天幻想而得不到的女人,自己却能在晚上肆意的

    玩弄她们的肉体。

    他要让那些看不起自己的人永远都记住自己。

    刘艳被男子粗暴的动作弄得露出痛苦的表情,忍不住留下了眼泪,自己丈夫

    平时虽然动作也很粗野,但却不像这个男人下手这么狠,简直是在把自己当成一

    个没有生命的玩具,这人难道是变态吗,一点也没有正常男人的怜香惜玉,居然

    对她平日精心呵护的美乳毫不留情的蹂躏着,这对平时让刘艳引以为傲的硕大豪

    乳现在竟然成了她痛苦的根源。

    看到刘艳雪白娇嫩的乳房上遍布紫色的痕迹,又留下了自己口水,男子才满

    意的收了收手,当然他并不会轻易放过刘艳这对难得一见的大奶子,而只是想换

    一个玩法。

    男人脱下裤子露出一根粗大的阴茎,让刘艳蹲下来用丰满的乳房夹住,刘艳

    心中一颤,对方竟然想让自己帮他乳交,看到对方那根丑陋无比的阴茎似乎还散

    发着刺鼻的臭味,顿时自然流露出嫌弃厌恶的表情,男子最痛恨的就是这种表情

    ,拿着刀在刘艳面前晃了晃说:「快点,大美人老师,不然我在你这漂亮的脸蛋

    上划两道该多可惜啊,你不是三中的老师吗,看你以后还怎么给学生上课」。

    「啊!不要」。

    刘艳下意识的摇头哀求道,心中却是一惊,对方竟然知道自己是三中的老师

    ,这么说今晚并非是自己运气不好,而是对方早就盯上了自己,她猜测着对方的

    身份,会是学校的老师吗,不可能,学校没有这么矮的男老师,是学生吗,也不

    太可能,平时虽然有几个胆大包天的男生会到女厕所偷看老师上厕所,可却持刀

    闯入自己家里这可是犯法的。

    刘艳不相信这些高中生有这个胆量,看看马军就知道了,以他的体格即便没

    有刀子也能轻易制服自己,刚才抱住自己的时候自己根本无力挣脱,可自己只是

    说要告诉他母亲,马军就赶紧放手了,在学生眼里最怕就是老师告家长。

    见刘艳还在犹豫,男子拿刀背在她脸蛋上滑了一下嘿嘿笑道:「来吧,小美

    人,我的耐心可是很有限的,用你的大奶子好好伺候我吧,只要把我弄舒服了,

    我可以考虑放你一马。不然……」

    刘艳心中一动,她知道男人射精后,短时间很难再勃起,如果自己用乳房帮

    对方发泄出来,也许可以避免对方对自己更大的侵犯,不让男人的阴茎插入自己

    的阴道,那是她最后的底线了,自己一味抗争的话,只会激怒对方,让他更加疯

    狂的蹂躏自己的肉体,她实在被对方刚才的粗野动作给吓坏了。

    想到这里,刘艳深深吸了口气,强忍着内心中的巨大屈辱,慢慢蹲在男人面

    前,用手托着自己丰满无比的豪乳,夹住了男人的粗大阴茎,那散发着恶臭味道

    让有洁癖的刘艳几乎要恶心的吐出来,心里又是屈辱又是悲愤,就算是丈夫她也

    从来没有用这样的方式服务过,没想到她人生中第一次乳交体验竟然是给了一个

    陌生男人。

    感觉到刘艳饱满娇嫩的乳肉紧紧夹着自己的阴茎,看着这个平时总是高傲的

    在自己面前走过美艳老师,现在却乖乖的蹲在自己面前,给自己乳交,面具男人

    心中畅快无比,三中的老师又怎么样,照样要臣服在自己的大鸡吧下,那些身份

    尊贵趾高气扬的局长太太,甚至县领导老婆迟早都会让自己一一征服,自己才是

    古县最厉害的男人。

    他伸手抓着刘艳的头髮,挺动腰臀使劲抽送着,彷佛是在刘艳的肉穴中抽插

    一般,很快就有了射精的冲动,忽然心中一惊,想要鬆开刘艳,却被刘艳用两个

    大奶使劲夹住阴茎磨蹭着,一阵阵快感刺激着敏感的龟头,男人再也控制不住了

    ,大吼一声射了出来。

    热乎乎的精液喷洒在刘艳雪白的豪乳上,脸上,甚至有几滴射进了她嘴里,

    那腥臊酸臭的味道让刘艳一阵反胃,趴在一边乾呕起来,眼中留下了屈辱悔恨的

    泪水,今晚对她来说是如同噩梦一般,先是被马军看到自己替李建军手淫,又被

    陌生男人肆意玩弄自己的大奶子,更被迫帮对方乳交射精,她苦苦守着的底线和

    原则似乎一瞬间就崩溃了。

    「靠,你可真够骚的,平时是不是经常这样让你老公干啊」。

    面具男子抖动着大鸡巴上残留的精液,骂骂咧咧的说道,心里有些不甘心,

    本来他是想最后直接射进刘艳的骚穴里面的,没想到刘艳的那对豪乳太诱人了,

    竟然直接让自己射精了。

    刘艳抓过地上的睡裙挡在自己身前,一脸悲愤的说道:「好了,这下你满意

    了吧,请你马上离开」。

    不管怎么说,自己总算是守住了自己最后的底线,没有让对方的阴茎插入到

    自己的肉穴中,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美人老师着什么急啊,这么快就想赶我走了」。

    面具男嘿嘿笑着,走到刘艳面前晃动着半硬不软的阴茎说道,「反正你老公

    也不在家,今天晚上我们好好玩玩,先帮我舔一舔吧」。

    「你无耻」。

    刘艳这才知道自己上了对方的当,这个男人根本就没打算放过自己,那么说

    只是为了让自己主动帮他乳交,想到自己刚才如同风骚荡妇一样用乳房给男人乳

    交,刘艳心中又气又恨,看到眼前那根大鸡巴不停晃动似乎还在嘲笑自己的天真

    ,顿时忘记了害怕,伸手在男人的阴茎上使劲抓了一把,留下了几道深深的血痕。

    嘶,男人疼的倒吸一口凉气,丢下手中的刀子,双手握住自己的肉棒龇牙咧

    嘴的惨叫着,之前他玩过那么多少妇人妻,每次只要把刀子一晃,对方就吓得乖

    乖屈服,任凭自己玩弄对方的肉体,从来没有人敢反抗的,他也渐渐大意起来,

    却没有想到刘艳会是这么刚烈的一个女人。

    刘艳却趁机冲过去捡起来地上的刀子,不顾一切的向男子挥舞过去,男子吓

    了一跳抬手挡了一下,顿时被锋利的刀锋在手背上划了一道口子,鲜血直流,一

    下子让刘艳给吓懵了,赶紧提上裤子连滚带爬的从卧室逃了出去,撞开客厅的大

    门踉踉跄跄的跑到院子里。

    刘艳拿着刀子追了出去,却看到那个男人一下子窜上了墙头不见了,一阵微

    风吹过,顿感遍体生凉,才发现自己几乎一丝不挂,赶紧回到卧室换了一件睡衣

    ,拿着手机想要报警却又有些犹豫不决起来,这个采花大盗据说已经作桉几十起

    了却一直都没有被抓到,自己就算是报警恐怕也无济于事,而警察一来自己被对

    方侵犯的事情就会曝光,虽然自己并没有让对方的阴茎插入肉穴中,可到时候流

    言四起,自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等丈夫回来自己又该如何面对他呢。

    想到这里,刘艳叹了口气,无奈放下了手机,开始收拾起卧室地面的精液和

    血迹,就当是自己是被疯狗给咬了一口吧,想来那个采花大盗也不敢再回来了,

    把卧室收拾干净,刘艳上了床手里却还抓着那把刀,似乎只有这样才会让自己安

    心一些,心中涌起无力的感觉,自己终究只是一个弱女子,家里没有一个男人总

    是感到空荡荡的没有依靠。

    老公,你快回来吧,我一个人真的快支撑不住了。

    刘艳心里默默说着,看了看时间才不到九点,她知道这又将是一个孤寂难熬

    的夜晚,她脑中闪过马军临走时的样子,忽然有些后悔赶跑了对方,如果马军在

    的话,自己也就不会被面具男凌辱了,而且现在冷静下来想一想,不管李建军有

    多可怜,自己都不应该帮对方手淫,不但解决不了问题,反而会把自己和李建军

    的关系搞得更加暧昧,只是在那样的场合下,自己脑子一热就做了荒唐事,现在

    后悔也来不及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