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冷宫不冷 > 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41
    “什么?真实存在?”庆帝有些吃惊,除了秋堇彦的穿越,他还是第一次接触这种事,安庆国一直对仙妖怀着一种敬畏之心,却没有想到它真实地出现在了他的身边。“这个事情是不是和我有关?”

    秋堇彦点了点头,“其实我一直都弄错了一个事情。”

    “什么事情?”

    秋堇彦拉着庆帝坐到了铺满花瓣的地上,望着他“我以前曾经也想过,我每次都做同样的梦,应该那个梦是我真实经历过的事情,才会有这么深的印象。然而在刚才,我在桃英中拿回了记忆,才发现,我并不是故事的主人公,我只是一个旁观者而已。”

    “什么意思?”

    “我直接说吧,其实那个故事的主人公,是你。”

    庆帝有些不能理解,秋堇彦的梦和他为什么扯上关系了?

    “是不是很难理解,其实不难,你上辈子……哦,也许是上上辈子,就是那个书生,名字,叫锦晏,是不是和我的名字有些像?而我,其实是那株名叫桃夭的桃树。”

    不等庆帝回答,秋堇彦又说道:“这件事情大体上跟我的梦境一致,我本来是修行百年的桃树妖,渡劫天罚之时受伤太重,被当时的你捡到,带回去种到了院子外。那块地灵气充裕,适合养伤,很快我就恢复了过来。那时候你很高兴,跑到我跟前像个傻子一样地跟我说话,还说我一定是天选之子,被雷火劈成这样都能活下来,将来一定会有大出息。”说到这里,秋堇彦突然一笑,“一株桃树而已,能有什么大出息,我当时就想,这个人是不是读书读傻了,后来我才知道,他有阴阳眼,能够隐约看见活物里的灵体。”

    秋堇彦面带微笑地沉浸在自己的思想中,庆帝听着他的故事,忽然觉得自己的脑海中能自动浮现当时的情景。

    一个瘦弱的年轻男人扛着一把锄头,笑容明朗地到一棵树下,那树其实还不大,黑漆漆的,身上缀了几片小叶子。

    年轻人轻柔地拉过叶子瞧了瞧,调笑道:“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小桃树你可真能抗,被这么劈都没死,看来这是上天注定的,将来可一定会有大出息!我娘也跟我说过,我将来也是一个有大出息的人,不过可比不上你呢……”年轻人望了望桃树,又叹了口气,没有说下去,只拿着锄头给桃树送了松土,那段时间,似乎每天都是这样过的,一边看书,一边和一株桃树聊天。

    “后来啊,我恢复了一些灵力,就化形到处溜达,我本以为人妖殊途,没人能看见我,就跑到你面前去看你读书,没想到你却给我倒了杯茶,简直把我吓一跳。”

    秋堇彦甚至都能回想起当时他的震惊之情,本以为书生不知道,那杯茶却是暴露了一切,不过这样也好,有人能看见他,就不用孤孤单单地了,他的本体受伤很重,没有个十几年怕是无法恢复。

    “再后来,就像梦中那样,你进京赶考,我化了一枝桃枝陪着你,桃枝是我本体的一部分,能把我的五感附在上面,所以我的梦中,所有人都是清楚的,唯有我自己的面容是模糊的,因为我看不见自己……你高中状元,被公主招为驸马,我不知怎的心里很难受,得知你不情愿之后,我就耗尽了好不容易积攒下来的灵力把你带出去并布下了结界,我只是一只妖,也没体会过什么人情世故,现在想起来,这件事我确实没有考虑过后果,不仅浪费了你的一生,也耗尽灵力陷入了沉睡,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百年了,你的躯体都已经化为了灰烬,就埋在我的树下。”

    秋堇彦双手紧紧抓住庆帝的衣服,一副害怕无助的模样,“你知道吗,我都能感受到,我树下埋葬的那个人就是你,他们说妖是没有心的,可那时候,我觉得我的心脏撕心裂肺地疼……”

    庆帝伸手安抚着他:“没事了,没事了,我不是好好地在这里吗。”

    经过秋堇彦的述说,庆帝也几乎想起了所有的事情,不过他毕竟不是锦晏,他是庆帝,和锦晏有些完全不同经历的两个人,他能体会到锦晏的哀伤与自责,也能体会到一人一妖长期相处之后形成的那种不可言说的感情,幸好,他现在是帝王,秋堇彦是他的妃子,这也算是成就那段感情的另一种方式吧。

    “那你怎么会成为秋将军的孩子?”

    庆帝理智还在,秋堇彦是桃树妖,可他之前的表现都还算正常,甚至还是穿越人士,这又是怎么回事?

    说起这个,秋堇彦略有些尴尬:“其实……是我学艺不精,去找我们族的老前辈要了一个交换你转世的法子,我是想着上一世让你白白蹉跎,这一世我是要来报恩的,没想到中间出了差错,有一魂脱离了本体,跑到别的空间去了……其实秋家的秋堇彦先天不足,是生不下来的,后来我附身在他身上,才让他这个人“活”在世上,我十多年来一直都在致力于寻找你的转世和我的一魂,没想到两者几乎同时找到,但是我那一魂受到的思想冲击比较大,回归本体之后就直接占据了主导,直到我们两人一起进入这个有些我灵英的房间。”

    “既然这个房间里是你的灵英,那这棵巨树是你的本体?”  庆帝看了一眼都快秃完的桃树,不免有些担忧。

    秋堇彦却不在意,笑道:“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

    “什么意思?”

    “我去找族老给的那个秘法,其实是一种易形之法,我用自己的本体作为媒介,和真正的秋堇彦融合在一起,可以这么说,我现在就是秋堇彦这个人,我已经不是妖了,我跟你一样,也会有喜怒哀乐,生老病死,最后归与尘土,下落黄泉。这些灵英是我的执念,里面承载的是我的记忆,它们把记忆还给我了,它们就会消散了。”

    庆帝有些动容,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你何必为了一个人类做到这种地步!。”

    秋堇彦眯起了眼睛:“做妖也没什么好的,还不如做人,我现在有你在身边,感觉整个世界都美好了,何必做妖享受这几百年的孤独呢!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陛下你说是不是?”

    庆帝笑了笑,点了点他的鼻子,“你呀,我说不过你,事已至此,我又有什么好说的呢。”

    “走吧,我们出去,这个结界快破了。”秋堇彦最后望了眼这株巨树,花瓣飘在他的脸上,似乎是在和他告别。

    看了最后一眼,秋堇彦还是闭上了眼睛,“陛下,闭眼,我带你出去。”

    庆帝依言闭上了双眼,他没有看见,秋堇彦的紧闭的双眼微微地颤抖,两行清泪缓缓下落,妖,也无法做到完全不动容的吧,这是他自己的选择,也许是最好的选择。

    等两人再睁开眼睛,已经回到了第三个房间,这个房间确实和书房没什么区别,只是没有那些志怪了,房间里挂着一幅很大的画,画中是一株花开繁盛的桃树,就跟幻境中的一模一样,可惜幻境中那棵树永远也不会存在了。

    此时天已经亮了,他们竟然在幻境中待了一整晚,不过幻境时间是静止的,倒也没有疲累之感。

    庆帝紧紧地拉住秋堇彦的手,温声道:“走吧,该回去了。”

    “嗯,”秋堇彦反握住庆帝的手,“我们去和父亲哥哥他们告辞吧。”

    两人手拉手走出院子,来到前厅,一路上的下人都向他们请安,同时疑惑地看着两人紧握的手,一时间,将军府都在传,小公子得了盛宠,与庆帝关系极好。

    两人熟视无睹地去前厅,因为安庆习俗,新嫁娘第二日一大早就要跟公公婆婆敬茶,此时前厅也热闹极了,主要人员都在,只是敬茶活动已经结束,大家聚在一起闲聊。

    曦月公主嫁到秋家也是极好的,没有婆媳关系,也没有妯娌争端,全家她就是女主人,尤溪皇子也对这门亲事相当满意,总算是了却了自己的一桩“心事”。

    公主也如大家所愿摘下了面纱,确实不负众望,曦月长相绝美,配上深邃的眼睛,别有一番风情,她这样走出去,不用魅惑术怕是也能将人迷得神魂颠倒,看来这次秋堇原得多加防范了。

    两人进去的时候,全场寂静,无数双眼睛会聚在两人的手上,然后又意味深长的收回了目光。

    “咳咳咳,陛下,堇彦,二位昨晚休息得如何?” 秋堇原轻咳两声,调笑了一番,这昨晚可是他的洞房花烛夜,感觉让人抢了风头呢!

    “还不错。”秋堇彦轻飘飘地答了一句,反调笑道:“看来大哥昨晚过得很滋润嘛?”

    “那当然!”秋堇原是豪爽性子,一点儿也不避嫌,惹得哄堂大笑,曦月少见地红了脸,娇羞地打了他一下,这在大家眼里,就是打情骂俏了。

    “诶,二哥呢?”秋堇彦环顾四周,忽然发现缺了个人。

    秋堇原摊了摊手,无奈地道:“你二哥送美人去了。”

    “嗯?什么美人?”

    秋堇原给他使了使眼色,“就是吴家公子啊。”

    “你是说子墨?”

    “嗯哼,就是他。”

    “二哥怎么突然……”

    对子墨感兴趣了?

    秋堇彦话没说完,突然意识到庆帝还在自己身边呢,连忙把话往下咽。

    不过庆帝是个人精,哪儿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邪魅一笑道:“原来秋二公子被我们家墨妃迷住了,看来这宫闱内院还得好好整顿一下才行。”

    吴子墨:诶!陛下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呀陛下,是秋堇霖一直缠着我的!

    秋堇彦:阿门,子墨你自求多福吧。

    时隔一月,圣旨再下,将三品清妃吴子墨下嫁秋家二公子秋堇霖,圣旨一出,惹得百姓唏嘘不已,这把后宫的大人下嫁给臣子的事情还是第一次见,这事在后来的十多年里都成为了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

    不过秋堇霖和吴子墨却丝毫不在意,恩恩爱爱,如胶似漆,常常大庭广众之下秀恩爱,简直闪瞎了大家的眼睛。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文终于写完啦

    大结局晚了几天,写得乱七八糟的也坚持下来了,感谢大家的支持与鼓励!希望以后能有更好的作品带给大家,爱你们,么么哒

    我在写作方面还是有待磨炼,我要去多看看大佬们的文学习一下才行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宅书屋》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