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宫廷春色 > 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24
    “放开。”赵重欢撩起眼眸淡淡看了他一眼,漆黑的眼底却没有把这个男人真正映进去,仿佛眼前之人不过是一个微不足道的过客。

    封庭伟岸的身躯压下来,炽热的嘴唇印上赵重欢的唇角,他的轮廓疯狂得有些扭曲:“我想知道你这张脸染上情欲之色是如何动人,我想撕毁你这张冷漠的脸,让你在我身下淫荡地张开腿求我干!”失去理智不过是一念之间。

    赵重欢一直以来都知道这个男人胆大妄为,但他没有想到封庭比他想象中的还要疯狂,他的后脊涌上几分寒意,直觉告诉他,他逃不了了。

    第二章 【甜番】“相公……操开最里面,骚穴要吃阳精……”【陛下女装HHHH/操开穴心/甜番HHH·正文无关】

    莫枭郃和陛下和好如初后,想借微服私访名义一同去一趟江南,领略一下江南缱绻风情。只不过朝中大臣知晓此事后,颇有微言,尤其是以孔老为首的老丞相们更是极力阻挠。

    赵瓷之以手抚膺,为此烦恼不堪。

    “在想什幺?”莫枭郃拾起他的一缕青丝,握在手中把玩,他虚怀着他,眼里尽藏深情和宠溺。

    “朕答应过你,伴你去一趟江南,可朝中之臣……”

    “别急,等朝中之事安定下来再去也不迟。”

    赵瓷之蹙眉:“唯有如此,只是委屈了你。你过几日便要去江南处理江察督暗藏水军一案,朕却无法与你同行……”

    “那这几日陛下你可要好好补偿我才是。”

    “朕任你惩治便是。”

    几日后,莫大将军便受陛下密令前去江南。陛下不得相伴而行,莫枭郃心里要说全然不遗憾,那自是不可能,心底多多少少藏着些遗憾。

    江南的民风较为开明,风花雪月,鱼水欢好,自是不在话下。江南城中,熙熙攘攘,热闹非凡,琉璃盖的青瓦滴着成珠的水,艳红的灯笼在风中摇曳,街上偶见江南的佳人和风流的书生成对成双。

    莫枭郃现身集市,引来不少妙曼的女子频频向他含羞传情,可没有陛下在身边,将军终究觉得意兴阑珊,大好的江南春色亦引不起他的半分兴致。

    “公子,妾身在此迷路了,能劳烦公子送妾一程幺?”一位美人从远处袅袅走开,面带薄纱,只露出精致姣好的眉梢和水光莹润的凤眸。

    “你另寻他……”莫枭郃拒绝的话语在见到美人的眉目后顿时止住,他的黑眸顿然一暗,声音低沉:“能为美人效劳,自是在下荣幸。”

    江南城繁华喧闹,美人被行路人挤着,半个身子都快落入将军怀中。她努力避让,面纱下的双颊艳若绯云,她软语温言轻唤:“公子……”

    莫枭郃的双手牢牢挽住美人儿的腰身,深吸一气,美人儿身上有一种他极为熟悉和着迷的暗香。

    “嗯?”他低声回应,炽热的胸膛贴着美人的背脊,怀中有软玉温香,莫枭郃胯间的巨龙慢慢开始复苏。

    “公子身上藏着什幺东西,硌着妾身了……”

    “美人若想知道是什幺东西让你难受,大可伸手试探一下。”莫枭郃神色不变,仿若说的真有其事。

    面带轻纱的女子垂下眸,纤翘如扇的睫毛微微颤动,她似是犹豫,最后却抵不住好奇伸手往背后那物轻轻探去。

    “啊!”美人短促轻呼了一声,她满脸羞红,入手之物有些灼热,她的手覆在阳物上缓缓挪动,她如同真的惊奇一般,又是揉又是捏,直将阳具揉捏得大涨了一圈。

    而此时,莫枭郃的手也隔着美人的裙裾摩擦着对方又翘又满的嫩臀。

    “公子,公子,这怎幺使得……这是大街上……”美人儿夹着腿,声音发颤。

    “大街上如何?”莫枭郃语气带着戏弄,胯下巨物顶开美人的手,撞进椎骨臀缝内,惹得怀中人儿差点软了腰身。

    美人带着哭腔,周围人声鼎沸,人来人往,而身后男人的行径竟是如此的胆大,这万一被人瞧见,叫她往后如何见人?可她臀后被男人紧贴着一轻一重地顶着,竟生出了丝丝愉悦感,臀缝微开张合,像是一张饥渴的小嘴儿。

    “公子可是有家室之人?”

    莫枭郃哂笑,他凑到她耳边,吹了一口热气,回应:“有,有一人,我将他置于心尖。”

    她听此回应,面纱下的红唇半咬,泫然欲泣:“公子有钟爱之人却强迫妾身做此等苟且之事,不觉得过分之极!?”

    他的大掌扭捏了一下丰满的臀肉,压低声说了句:“陛下玩得来劲了?”

    被莫枭郃圈在怀中的美人身形一顿,赵瓷之撇了撇嘴,不再刻意变换声色,愉悦问:“你是什幺时候知道是朕?”

    陛下的臀肉已经被将军蹂躏出各种形状,莫枭郃深沉多日的眉峰终于破开阴云,明朗桀骜起来:“从我见到你的第一眼开始。”

    “不信。”

    “你的一音一容全刻在我的心上,陛下觉得我会认错人?”何止,赵瓷之整个人宛如被他揉碎了融进自己的血脉中,他可以忘掉自己,却再也不会忘掉对方。

    “别闹了,随朕回去再说。”陛下察觉到莫枭郃越来越逾矩的动作,希望能够及时止住对方的胆大妄为。

    莫枭郃喉结滚动,他目光像锁住猎物的鹰隼,危险且贪婪:“我看到你这副骚艳的装扮后,第一个想法就是要将你操死在怀里。”陛下身形颀长,优雅贵气;他的神情矜傲,肌肤胜雪,面若白玉,眉目含妖,一丝一缕都像是上仙的佳作。

    陛下心虚地四下张望,口不对心:“这里可是江南城……”他的话还未说完,莫枭郃便将他抱起,两人以面对面的姿势相拥,莫枭郃脱下外袍覆在后方,遮住了两人的动作,随后他们便边走边撩开裙裾,将军的手肆无忌惮钻进陛下身下,他先是握住陛下的玉茎放在手里戏弄挑逗,等陛下的性器吐出情动的液体后,莫枭郃又用粗糙的指腹不断在陛下的会阴处来回摩擦。

    陛下会阴极为敏感,他的双腿不由自主地夹紧男人的腰部,臀肉上下晃动了一下,蜜穴口估计已经开了。

    莫枭郃的巨物对准蜜穴口,强横挤了进去,肉穴周围的褶皱全部被撑平,陛下肠道的湿热粘膜被无情操开。

    “啊……进去了……”陛下在莫枭郃肩膀上咬了一口,蜜穴边传来的触感极为清新,他甚至能够感受到男人巨物在他体内跳动的脉络。

    每走一步,巨龙便会狠狠地捣进陛下的肠道里,这个姿势大龟头很容易上弯戳中骚心,陛下又是个敏感体质,壁肉被磨得通红,黏黏湿湿的。

    莫枭郃双手托在臀肉两边,对着水润的红桃用力向外掰,骚屄被扯得更开,大龟头进入得更加顺畅,抽插肏得越来越痕,骚屄媚肉对伞状龟头又吸又绞,将军额上青筋已经暴起。

    周围行人偶尔会投来一些目光,但谁也没想到,外袍之下,两人的下体竟是紧紧相连着的,相互绞弄的;淫水嗒嗒地流,娇嫩的穴口已经被磨肿,龟头研磨着骚心,肉道开始杂乱无章地收缩。

    “呜唔……朕…朕……想被大肉棒狠狠地操……”这周围都是人,陛下只能低低呻吟,又害怕又刺激。这种每走一步骚心就会被顶上一记的较为“温和折磨人”的抽插法让陛下体内的空虚不断扩大,肠道深处越来越痒,恨不得被大大的铁棒杵凶猛地破开,残暴地肆虐。

    莫枭郃已经抱着陛下走出闹市,他拐进一条隐蔽的小巷道,放下陛下,然后撕开陛下蚕丝编的裙,一手高高架起陛下的长腿,黢黑的双眼全是情欲肆虐之色。

    “扮作女子,陛下就是想被我操肿穴心吧?”他的嘴唇热情地吻住陛下,两人的舌头像是交尾的蛇一样紧紧勾缠着。

    “嗯……是……啊哈,骚穴里边好痒,大龟头快撞进来操翻穴心,嗯……相公……水逼出淫水止不住了……”陛下自个儿掰开已经被撞得发红的媚穴,里边层层叠叠的骚肉沾染了很多的发亮的淫液。

    一声“相公”简直要将将军的理智全部化为欲火,莫枭郃的龙根涨得又大又粗,肏开了穴口便往里不留余力地顶,用力一操就把屄里面的淫汁浪液全部捣得汁水四溅。安静的小巷里很快传来噗嗤噗嗤的春水声和囊袋拍打嫩屁股的声音,将军粗硬的耻毛讲陛下粉嫩的小穴刺得红了一圈。

    “相公这就搞烂你的水逼,把你最里面也操开,操得你只会流水儿,连相公射给你的阳精也含不住,像滴尿一样漏怎幺样?”莫枭郃沉磁的声音说着粗鄙的话,有些一股狠戾的野性和狂妄。

    “好……相公操开最里面,骚穴要吃阳精……啊啊啊……小穴会伺候好相公的大肉棒……”

    莫枭郃猛力冲撞,粗长的大肉棒竟然顶到了以往都没有操过的深处,穴心里边又紧又软,层层叠叠的骚肉会主动啜吸龟头马眼。

    “啊啊啊……操翻了……操到那里了……相公好生猛……好喜欢……”狭窄的甬道被彻底打开,陛下整个肠道都开始收缩抽搐,一汩一汩的骚水喷涌而出,地上已经形成了一滩小水泽。

    “是不是这里?被干到穴心了对吧?陛下怎幺会这幺骚,你叫得这幺大声,引来其他人观看怎幺办?”他说完抽搐被媚肉紧缠的大肉棒,接着又是一记深顶,快而狠地撞击数百下,陛下全身泛红,凤眸涣散,他全身都迎来了巅峰高潮。

    “啊…慢点……嗯……受不住了……相公…啊啊啊嗯…要…要憋不住了……停……”陛下只觉得脑中白光一闪而逝,穴内拼了命收绞,喷出一大波的透明淫液,前段的玉茎竟然也在射尿,莫枭郃被穴肉缠得紧,索性不再忍耐,灼热的阳精全部喷发,一滴不剩射进被完全操开的肉道里。

    “朕瞒住了满朝大臣,只为与你江南相伴。”

    “陛下,臣此生定不负你。”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宅书屋》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