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耽美小说 > 小辣娇(重生) > 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119
    “嗯嗯。”莫焦焦听话地点头,又努力回忆了一下昨晚上的事情,道:“九九昨晚上有见到云糕和鸿雁仙子吗?”

    “嗯,怎么了?”独孤九边喂解酒汤边问:“椒椒不是同云糕说过话?”

    “是的,可是,焦焦觉得云糕不太一样了。他现在和我说话,就很像鸿雁仙子,把焦焦当小孩子。”莫焦焦认真道:“云糕小时候,总是捏焦焦脸的,也很活泼,现在就和连云山一样,笑起来都差不多的样子。”

    “孩童成年后性情本就会有所改变,尤其经历变故之后。”

    独孤九沉思片刻,道:

    “不论是连云山,抑或是云糕,乃至于流光,皆会在成年后变得更加成熟而稳重,这是极为正常的事情。椒椒之所以与他人不同,源于你过往经历的独特性,而本座以为,这样的与众不同是极为珍贵的。”

    “所以云糕其实是正常的对吗?”莫焦焦想了想,咧开嘴笑了起来,仿佛松了口气般道:“那焦焦就不担心了,云糕说,会一辈子保护焦焦的,就和狐狸长老一样,要跟谷主一样。”

    “嗯。”独孤九微微颔首,揉了揉少年的头,道:“日后若有疑问,可直接道出,云糕如今心境不同以往,既说了会誓死守护椒椒,便绝非戏言。”

    隐神谷谷主赠予云糕的那本功法,虽说可以轻易洗去云糕体内的魔性,但那也意味着云糕此生皆需一心向善,若再生出任何一丝邪念,都会遭受功法反噬。

    莫焦焦喝完醒酒汤后又喝了一碗粥,取出九连环玩了起来。

    独孤九将餐盘递给门外的纸童后又关了门,转身回到榻边。

    莫焦焦便自觉地爬到男人腿上坐着,甜甜道:“九九今天要不要和焦焦去冉月湖修炼?”

    “怎么了?”独孤九舒缓了冷肃的神色,看着少年期待的神情,道:“想家了?”

    “嗯嗯。冉月湖是焦焦第二个家。”莫焦焦抬起白嫩的手指画了一个新月,糯糯道:

    “九九给焦焦第一个家,是识海里面的落日湖。第二个,是天呀海喝的冉月湖。第三个,是重建的隐神谷。九九就是焦焦的家。九九最爱焦焦了!焦焦也最爱九九!”

    独孤九抬手捏了一下少年的鼻尖,缓声道:“既如此,椒椒可还记得本座识海中落日湖的模样?”

    “当然记得!”莫焦焦雀跃道:“焦焦在里面住了好久好久,九九第一次为焦焦改变,就是在识海里。本来九九的识海,是只有雪的,可是焦焦变成了例外。”

    独孤九垂眸沉思半晌,俯身吻了吻莫焦焦的眼睑,哑声问道:“本座曾许椒椒一诺,如今承诺可兑现,椒椒可要前往识海一观?”

    莫焦焦呆呆地睁圆了双眸。

    ***

    依旧是广袤无垠的冰原,依旧是漫天茫茫大雪。

    莫焦焦借由大荒法阵,再次与独孤九神魂交融,进入了对方的识海里世界。

    放眼望去,铺天盖地的雪莲柔和了此方世界的冰冷与苍白,远处壮美的山峦连绵不绝,天地广阔,寂静无声。

    莫焦焦漫步于茫茫雪原之中,一袭红袍,照旧戴上了有些稚气的小帽子,同身侧清冷孤高的墨衫剑仙,十指相扣,同息同心。

    幽深的冰湖边上。

    曾经,小小的孩童笨拙地踩着冻结成冰的雪莲,一跳一跳地朝着湖中心的男人而去。

    第一次无意间得到了美味的冰寒真元。

    第一次伸手递出了一朵晶莹剔透的雪莲。

    第一次受到惊吓笨手笨脚地扑通滚进了冰湖里。

    第一次抱着一怀抱的雪莲被男人哄着以物易物。

    第一次蜷缩着窝在男人身侧呼呼地安睡。

    第一次傻里傻气地围着男人,画了一个没有脸的雪人。

    “焦焦最喜欢九九。”莫焦焦笑起来的模样,一如当年,稚气又懵懂。

    雪原上巨大的石头边。

    曾经小小的孩童得到了第一件礼物,一只红色的小鸡。

    第一次因为谷主而大哭,第一次被男人看见,被拥抱,被爱护,得到了天地间最为安全的怀抱。

    “九九抱抱。”莫焦焦软巴巴地要求,转身朝着男人张开了手臂,如愿以偿地被抱了起来,是抱小孩那般极为珍爱宝贝的姿势。

    茂密的松树林里。

    曾经小孩高高兴兴地同男人做游戏,懂得了如何去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变得聪明了一点。不再什么都记不住,男人倾尽所有,以大荒法阵给了莫焦焦应得的一切。

    “焦焦说过,要九九最开始的样子,然后,过了一年,十年,一百年,一万年,好多好多时间,直到焦焦彻底睡着了,脑子里都是九九最好的样子。”

    “可是,现在焦焦觉得,一开始的九九要,后面每一天的九九,更要,九九每一天都比前一天更好,不是因为九九自己不厉害,是因为今天的九九,比昨天的九九,更爱焦焦。”

    “所以,焦焦要记得所有的九九。”

    这个地方,承载了莫焦焦与独孤九太多太多的回忆,那深重磅礴到连死亡都无法超脱的羁绊,便始于此地。

    天地之间,一片苍茫,落雪无声。

    莫焦焦终于同独孤九一道行至了广袤冰原中唯一的一片绿洲。

    绿水盈盈,草长莺飞,天边残阳晚照,落日西斜。

    落日湖,莫焦焦出生之地。

    “那时候,焦焦在这里,见到了谷主和长老。因为九九。”

    莫焦焦弯起如水眸子,露出最为甜蜜无忧的笑容,眸中却隐有泪光闪烁。

    独孤九微微俯身吻去少年眼角的泪珠,眸色沉静,一如当年。

    “焦焦很喜欢这里。焦焦觉得,可以重生,可以来到这里,可以见到九九,太好了。焦焦是世间最幸福的孩子。因为有九九,有隐神谷,有甜甜尖粽。”

    “嗯。本座亦然。”独孤九沉声回答,抬手轻抚少年颤抖的脊背,将人更深地拥进怀中。

    宁静的湖边,一黑一红两道身影紧紧相拥,恍惚间仿佛融进了暮色,亘古不变。

    而在少年平静下来之后,独孤九松开手,抚了抚少年的脸颊,将人转过身面对着茫茫冰原,随即弯下腰将莫焦焦抱进怀里,收紧手臂。

    微凉的薄唇贴着白皙的耳朵,哑声道:

    “本座曾于识海幻境,冥冥之中感应到一处命途走向。”

    “是什么?”莫焦焦不解地看着不远处一望无际的冰原。

    “落日湖打破了此处唯有冰雪的禁锢。即便是西部的松林,亦是为椒椒幻化而出之景。”

    低沉的男声缓缓开口,一字一句道:

    “此湖落成,则冰雪消融,指日可待。”

    独孤九的话音刚落,少年前方无边无垠的雪原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消融,露出了厚厚雪层之下冰封着的如茵绿草与肥沃漆黑的土地,铺天盖地的磅礴生机袭卷天际……

    下一瞬,无数精美绝伦的亭台水榭拔地而起,茂密无垠的森林紧随其后,互相掩映。

    小桥流水,亭台楼阁,朦胧雨幕,正是初春的隐神谷。

    独孤九为重建隐神谷的发起人,因而谷中每一处楼阁,每一处草地,皆是男人精心规划的成果。

    所有人都以为独孤九仅仅是因着早年阅历丰富而熟知建筑布局,却不知,男人早已为了莫焦焦,在冰封的识海中演练了无数遍,亦重建了无数次隐神谷。

    而最终呈现出来的,正是最为完美、也最为接近原貌的隐神谷。

    冰封千里,却有朝一日,为卿春暖花开。

    莫焦焦含着泪的双眸圆睁,静静地注视着这一切,颤抖着的手与男人十指相扣。

    倏而,少年咧开嘴,眉眼弯弯露出了一个傻乎乎的笑容,衬着白皙小脸上两个小梨涡和小小的虎牙,纯稚而简单。

    不知何时,漫天雨幕中,一袭红衣的莫焦焦仰着头,被男人抱在怀里,承受着独孤九饱含温情与眷恋的亲吻,懵懂地回应,缱绻而深情。

    十指相扣,心心相印。

    而在一月后的同一日,他们将于世人见证中,结为道侣,此生唯一。

    “冰雪消融,指日可待。”

    莫焦焦等到了。独孤九也等到了。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宅书屋》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