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高辣文 > 凌辱游戏 > 章节目录 凌辱游戏(04-05)
    【凌辱游戏】(四)名为游戏。

    「就没有我搞不定的面试」,秦风走出写字楼,脸上写满得意。

    拿起手机看了看,便走进一家超市,买了些吃的,朝地铁站走去。

    坐上地铁,他迫不及待把喜讯发给陈玥,他想进的那家公司总算给他off

    er了,等到下个月就入职。

    接下来的几周,都可以好好玩耍。

    过了半饷,只收到两个字,恭喜。

    秦风没再回信息,把手机装进口袋,闭着眼睛思考。

    那晚之后,陈玥跟以前不太一样了。

    以前陈玥特别喜欢抱着他,黏他,可现在只是象征性的靠一靠。

    做爱也有,但感觉像是敷衍。

    最明显的是接吻,陈玥以前特别喜欢亲吻秦风,可现在却极力回避……秦风

    想到这些,有些不澹定。

    在一起3年了,他是真的想跟陈玥走下去,可现在这样,两个人之间的距离

    会不会越来越远?跟着地铁,秦风的大脑飞速穿梭。

    「一定是那晚的原因,陈玥和别人接吻,她觉得自己做了坏事,所以心里放

    不下。她觉得……自己脏了」。,秦风狠狠掐一下自己,骂了自己一声,再次静

    下心思考,「这件事如果过不去,就真的变成一道坎了。不行,我得让她觉得她

    没有问题,这只是一场游戏,对,只是游戏而已……」。

    到站了,秦风起身,一步一步向前迈出。

    …………当晚,两人静静躺在床上。

    秦风抚摸着陈玥的脸颊,轻轻贴了上去。

    在秦风就快碰到双唇时,陈玥侧过头,小声说,「好困喔,亲爱的,我先睡

    了」。

    秦风准备很久的话无法说出,他关上灯,听着陈玥的呼吸。

    两个人的呼吸杂乱无章,只是紧闭双眼,装作熟睡的样子。

    秦风心想,问题不解决,就只会越来越恶化,还是面对吧。

    他侧过身,靠的离陈玥更近了一些。

    「玥,我们谈一谈好么」,秦风顿了顿,又说道,「这都是我的错,不怪你

    的」。

    黑暗里传来一阵哽咽。

    秦风听到后,心揪着疼,暗骂都是自己害的。

    他深吸了一口气,用最温柔的语调说,「傻瓜,你是为了我才做的,是我不

    好,我们可以当什么都没发生的」。

    陈玥转身,眼睛充满迷雾,她摇摇头说,「发生了就是发生了,一想到那晚

    的事,我就原谅不了自己」。

    秦风沉思片刻,说道,「有一个办法……但我不知道好不好」。

    陈玥看着秦风的双眼,等着秦风继续说。

    「玥,你告诉我,那晚你的身体有感觉么?」

    陈玥脸色微变,咬着嘴唇,嗯了一声。

    「是不是你觉得一想到自己有反应,就更痛苦了」。

    陈玥点了点头,直视秦风。

    「亲爱的,我们为什么不把它当成一个游戏,属于我们两个人的游戏。其他

    人,都只是道具而已」,看陈玥愣住,秦风又说道,「只要我有感觉,你也有感

    觉,发生什么不要紧的」

    陈玥抽泣着说,「可是我接受不了,我怕我们的感情变质」

    秦风看着她,声音沉闷,「你不觉得,你把那件事当回事,才会影响我们的

    感情吗……就像这段时间一样」。

    陈玥睁大了眼睛,没说什么,她重重地叹了口气,「我到底该怎么做才好」。

    「这种事情又不可能每天发生,只是偶尔偶尔调剂一下而已」,秦风很笃定

    的说,「我对你的爱是不会有影响的,只要你不去拒绝,去享受就好」。

    陈玥愣住,她看着秦风的眼睛,沉默了很久。

    她抬起头,在秦风唇上狠狠咬了一下,哭着睡下。

    …………夏日的灼热无法言语,唯一有意思的运动,应该就是游泳了吧。

    只是难得出来游一次泳,陈玥非常不爽。

    明明泳池人不多,但她不管在哪个泳道,不管怎么游,背后总有人触摸自己

    的脚。

    终于她忍不住了,双手划水调整方向,脚踩着水底,站在泳池里。

    「哎」。,可能是陈玥转的太急,后面的人没有停下。

    一个男人保持着蛙泳的姿势,不轻不重地撞到陈玥身上。

    「你干什么」。

    陈玥皱起了眉。

    「你会不会游泳啊,这是快速泳道,不能随便停的」,男人从水里起身,三

    十来岁的样子,带着灰色泳帽,一身肌肉呈现流线型。

    「请您别跟着我好吗?」,陈玥平复着呼吸,跟灰帽男说。

    「看您说的,我倒是不想跟着您,问题您游太慢了啊,这能怪我吗」,灰帽

    男直盯着陈玥嫩白的肌肤,理直气壮地说。

    陈玥见道理说不过,便再次转身,奋力向前游去。

    灰帽男不紧不慢地跟着,没再伸手触摸脚跟。

    秦风撒完尿回到泳池旁的时候,看到玥游得飞快,雪白的大腿拼命打着水花

    ,正往深水区游着。

    「有这么开心吗,我都累死了……」。,秦风感叹女友体力好,戴上泳镜泳帽

    ,扶着栏杆踩进水里。

    「救……唔~」,或许是游得太快,陈玥的小腿竟然抽筋了。

    肺里空气不足,加上大腿酸痛,她只能在水面上下扑腾,挥舞着手想抓住旁

    边的浮标。

    秦风的游泳还是陈玥教的,他看到陈玥在深水区扑腾,也加快了速度。

    可泳池的50米不比岸上,他再着急也无法几秒内赶到。

    还好,他的头再一次伸出水面时,看到一个灰帽子男人正托着陈玥的腋下,

    把她扶到了深水区边缘。

    「没事吧,怎么突然沉下去啦?」。

    「我小腿抽筋了」,毕竟灰帽男帮了自己的忙,陈玥语气也柔和了一些。

    她把手伸进水里,想按摩自己的腿。

    「啊」。,她蹙紧了眉头,咬着牙,好像承受剧痛一样。

    「你别动你别动!我是专业的,我来」,灰帽男钻进水里,把陈玥的手拿开

    ,一边按着小腿肚子,一边把她的脚掌往上掰。

    陈玥的眉头舒展开来,赶紧伸手推开灰帽男。

    可没想到刚一推开,小腿又开始抽筋了。

    她再次曲起腿,紧皱眉头。

    「你到底怎么回事啊,我给你弄好,你别乱动了」。,灰帽男生有点生气,

    但还是钻进了水里。

    随着他的按摩,陈玥表情渐渐舒缓了一些。

    只是慢慢的,陈玥的表情从舒缓,变成了一种难耐。

    「你……你在按哪里?」。

    陈玥突然捂住了嘴巴,「嗯~不要……」。

    秦风离这边越来越近了,当他头扎进水面时,看到让他惊诧的一幕。

    灰帽男一只手抬起陈玥的脚,抗在自己肩膀上。

    另一只手把陈玥的泳裤拨开,在水里露出两片娇嫩的阴唇!陈玥试着推开,

    却无处发力。

    正在她想喊救命时,突然看到秦风正在赶来。

    她抿紧嘴巴,最终只把手放在了旁边的浮标上,没有任何反应。

    秦风看陈玥身体没事了,放慢了速度,而灰帽男突然向上游了出来。

    秦风以为他食髓知味,不再继续了。

    可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又扎进了水里。

    秦风看了一眼陈玥,她的脸颊满是羞红,不敢看秦风。

    秦风吸了一口气,也跟着钻进水里。

    灰帽男此时已经不安于看到陈玥的下体了,他用手逗弄着陈玥的阴唇,阴蒂

    ,然后竖起中指,进进出出地抽插起来。

    秦风和陈玥在浴室试过做爱,水并不润滑,非常难进去。

    灰帽男能这么直接地进进出出,一定是下体分泌了不少体液。

    果然,他看到灰帽男把手指抽了出来,带出一缕浓稠的液体。

    随后,嘴巴亲了上去!秦风在水面上的时候,看到陈玥脸色通红。

    她抿着嘴,只用鼻音发出羞意,脸色一片红润。

    在水下时,看到灰帽男的舌头不断扫过陈玥的阴唇,阴蒂。

    这样的轮回了不知多久次,陈玥弓起身子不断颤抖,随后便无力地靠在墙上。

    看着陈玥这样,秦风游过去,像是陌生人一样问陈玥哪里不舒服,要不要上

    岸。

    此时灰帽男从水里钻出,说陈玥刚才抽筋,他已经帮忙弄好的。

    「嗯……我要上去了,麻烦您扶我一下」,陈玥向秦风伸出手,秦风赶紧握

    住,扶着陈玥上岸,走进了更衣室。

    …………不知道是陈玥魅力太大还是如何,一次普通的游泳竟然变成这样。

    秦风有些无语,搂着陈玥走出游泳馆。

    路上陈玥也是一言不发,脸色发白,紧紧抱着他。

    到了家里,秦风把陈玥抱到床上。

    刚想起身,被陈玥环抱住。

    「我还是怕,秦风,我真的好怕……」。,她轻轻说着,眼眶含泪。

    「傻瓜,真有事的话,我会保护你的,像最开始那样」,秦风抱紧陈玥,在

    她耳边说。

    陈玥点了点头,把眼泪擦干,勉强地笑了一下。

    【凌辱游戏】(五)恐惧。

    长期没运动,加上游得太用力,陈玥第二天早上坐都坐不起来。

    从肩膀到腰腹,再到大小腿,轻轻一动就是一阵酸痛。

    让秦风帮她按摩,不知道是力气太大还是不懂的缘故,按完反而更疼了。

    陈玥啊啊乱叫,差点要哭出来。

    怎么办?秦风的意思是,运动过度很正常,休息个一两天就好了。

    但陈玥明天还得去面试,万一没好,那就麻烦了。

    她突然想到什么,打开微信,找到那天的男店员。

    「亲爱的,他说得用合适的手法按摩,必要的时候还得加上药,才能消除体

    内乳酸」,陈玥躺在床上,声音有气无力。

    「我去买药吧」,秦风起身,准备出门,临出门他又说,「关键是……我不

    懂手法啊」

    「你就边看视频边学啊」,陈玥轻哼一声,撇了撇嘴角。

    「这种东西要经验的好吧,哪是一下学会的」,秦风皱着眉,说,「要不…

    …你让那个医生过来?」。

    陈玥蹬着秦风,说,「昨天的账还没跟你算呢……」……

    秦风站在门边,出去买药也不好,不出去也不好。

    过了一会估计实在没办法了,陈玥冲秦风说,「你去书房,万一有事你可得

    过来」。

    秦风哦了一声,把手机立在床头柜上,打开视频,对准整个卧室。

    随后把大门虚掩,走进书房把门反锁,好像里面没有人一样。

    …………不见女神终身误,一见女神误终生。

    小赵最近晚上总是做梦,白天也提不起精神,脑子里全都是那天的女神。

    在这个鬼药店工作半年,天天就是老阿姨,小朋友,从来没个像样的女生。

    如果一直没有就算了,大不了死心了呗。

    偏偏那天早上,他看到带着光环的女神,酥乳半露走了进来。

    温柔知性的声音,淫荡诱人的肉体,就像圣母和妓女的结合,实在难忘。

    那天他略施小计,加上了女神的微信,可是无论他发什么女神都不回。

    他以为此生跟女神无缘了,每天都无精打采。

    可今天早上,女神竟然主动联系他,说是有事找他帮忙。

    仔细一问,竟然是运动过度,希望自己上门帮她按摩一下。

    小赵把用得着用不着的药胡乱塞进医疗箱,背起来,就朝小区跑去。

    ……「砰砰砰」。

    「进来,门没关」。

    听着女神的声音,小赵感觉自己像做梦一样。

    这是女神的家,我竟然来女神家里,我他妈竟然来女神的家里帮她按摩。

    小赵嘴角咧到了耳根,他握紧拳头,重重朝空气锤了两下。

    又深吸一口气,缓缓呼出……心跳总算平复了,他脱下鞋,轻手轻脚走进卧

    室。

    卧室采光极好,从天花板到地砖,整个房间是明亮的乳白色。

    素雅的床单上,盖着一层薄毯,陈玥就在毯子里。

    两边床头柜,一边放花瓶相框,另一边摆着几本书还有手机。

    不知道是花香还是人香,小赵闻到一丝柔美,使劲嗅了嗅。

    「抱歉,影响您工作了吧」,陈玥的声音惊醒了他,却又让他更沉醉了。

    相比那天,女神少了严肃,多了慵懒。

    如星般的双眸充满和气,正轻柔地看着他。

    鼻梁直直向下,在鼻头划出完美的弧线。

    弧线连接两片粉唇,润泽饱满,像水蜜桃。

    水蜜桃那么多汁,甜蜜,这双唇会不会也是呢……「怎么了?」。

    「哦?哦!没什么,没事」。

    小赵赶紧卸下药箱,打开,拿出瓶瓶罐罐,给女神讲解。

    「嗯……您是专业的,我配合您就好」,陈玥努力理解那些名词,发现只是

    徒劳。

    「那我们先从背后开始,你趴着就好」。

    听到男店员的指示,陈玥费力翻过身,把毯子推到自己腰上,让年轻的男店

    员在背上按摩。

    「啊~」,陈玥轻咬双唇,手握紧了几分只一声,小赵就硬了。

    他暗骂自己不争气,默念道德经,强行凝聚心神。

    秦风看他一会撑起小帐篷,一会消失,一会又突然顶起。

    心想,还有这种操作?随着小赵的按摩,陈玥眉头渐渐舒展开来。

    毕竟专业学过的,比秦风那个半吊子就是要强。

    她转头看着摄像头,噘起嘴,轻哼一声。

    背后按完,身体倒是轻松了,可接下来就难办了。

    睡袍只遮到大腿,再往下就彻底裸露出来了,按吧,就会被他摸到。

    不按的话,走不了路可怎么办?「我……大小腿那边,也动不了……」。,陈

    玥挣扎半天,说道。

    小赵拎起被子一角,慢慢拉开。

    只一眼,他就浑身发烫,好不容易软下来的老二再次跳起。

    什么道德经三字经四书五经,早就变成了精,精虫上脑的精。

    女神修长的腿放在床上,柔美的流线,细腻的肌肤,像玉一般温润。

    可能是翻身的缘故,原本能盖住大腿的睡袍,仅仅遮住了臀部嫩肉,整个大

    腿一览无遗。

    大腿内侧,是一层薄薄的白色内裤,中间微陷,显出了一条细缝。

    好想钻进去……能钻进去就好了……「怎么了?」。

    陈玥看小赵许久没有动作,侧过头问小赵。

    小赵生怕女神反应过来,他把颤抖的手放到陈玥腿上,轻轻揉动。

    不一会,小腿按完了。

    他大脑一片空白,手渐渐往上,或轻或重地按揉。

    陈玥轻轻咬着牙,把脸埋进枕头里。

    一丝电流从大腿开始,传遍全身。

    她身体有些发软,只能默默趴着,任凭电流经过下体,带出羞耻的黏液。

    任凭电流经过乳尖,让乳头渐渐发硬秦风的下体已经一片坚硬,他看到那双

    手顺着大腿向上,来到了大腿根部。

    陈玥不做反抗,手的主人也没有丝毫停留,就那么一轻一重的按着。

    无声像一块遮羞布,让旖旎在其中流转。

    有些东西是不需要学的,比如吃的本能,睡的本能,探险的本能。

    小赵的大手从臀部,慢慢挪到大腿根部。

    他一边按着大腿,一边单独竖起拇指,让拇指不小心地剐蹭到下体。

    一次,两次,三次。

    饶是再不敏感的人,也能感受到了意图。

    何况几次以后,拇指甚至能牵起一丝黏液。

    他把手凑到嘴边,尝了一下,欲望瞬间点燃。

    「妈的,这么会玩」,秦风在墙的另一面,面红耳赤。

    他看到小赵单手抚摸大腿内侧,另一只手伸进自己的裤子,在里面活动。

    陈玥不知道身后发生的一切,她只感觉一个东西不时划过自己下体。

    虽然隔着内裤,但也能激起异样的感觉。

    「我……我那里不酸了,谢谢……」。,她强装镇定,希望赶紧结束。

    小赵的手深陷在大腿根部,像被磁铁吸住一般,费了好大力气才分开。

    果然刚才都是梦,现在梦醒了。

    他正准备转身离开时,陈玥发出了小小的声音。

    「我胸口那两边好疼,可以帮帮我吗?」。

    小赵以为自己听错了,直到陈玥慢慢转过身,指了指胸部外围,他才反应过

    来。

    此时,睡衣几经反转,已经彻底摊开了。

    他看到陈玥精致的锁骨横在粉颈之下,黑色的胸罩给雪白的肌肤带上一丝神

    秘感。

    胸罩鼓鼓的,像最绵最软的枕头,让人想趴在上面。

    内心的恶魔释放出来,小赵不再迟疑,他把手放在陈玥胸口两侧按揉。

    先是在腋下按,随后一边动,一边朝中间靠拢。

    一个陌生男人坐在窗前,揉着陈玥的胸。

    看到这个画面,秦风的下体不断渗出体液,呼吸也变得灼热。

    他死死着屏幕,连每一个像素都能看到。

    小赵的手紧贴肌肤,从胸罩外侧滑进去了一点,又一点,再一点。

    他一边揉着陈玥的乳肉,一边在心里感叹,想不到我也有今天。

    看到陈玥只是侧着头,拿手挡住眼睛,他胆子更大了。

    手的幅度越来越大,先是不经意的蹭,最后两根手指紧紧捏住乳头,不断挑

    弄。

    手向上,胸罩渐渐被推了起来,酥胸暴露在空气中。

    小赵从上往下看去,精致美艳的容颜,红润娇羞的神情,白若凝雪的肌肤,

    还有两粒饱满挺立的乳头,简直像梦里一样。

    小赵已经不满足于手的亵玩了,他俯身,把嘴凑上去,含住一颗娇羞的乳粒。

    「嗯~」。,陈玥如遭电击,身体抽动了一下。

    她的手横过来,想推开胸口的男人。

    可不知道想起什么,她叹了口气,最终只是搭在男店员肩上。

    小赵感受到女神的手放在他肩上,以为是女神在鼓励自己。

    于是更有力地吸吮,不断用舌尖舔弄,偶尔还轻轻咬一下。

    而另一只手解开了自己的裤子,细长的阳具硬挺着,翘向天空。

    看到女神一直侧着头,他向前趴下,阳具对准湿透的缝隙。

    「不要!快下去」。

    陈玥用尽全力推动男生的肩膀,死命抵抗。

    随后快速调整胸罩和睡衣,坐起身,强硬的盯着他。

    秦风也站了起来,随时准备拉开房门,冲进去救人。

    小赵愣住了,他没想到陈玥会拒绝。

    但枪已上膛,实在忍不住,他试探性地说,「我……不进来,只像刚才那样

    可以吧……」。

    陈玥看了看秦风,侧过头,松开了握紧衣服的手。

    小赵看女神没有拒绝,慢慢把手放到女神的胸口上,轻柔地抚摸。

    过了一会,他看女神怒意已消,再次推起内衣,含住那一颗蓓蕾。

    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滴到自己腿上,黏黏的,很不舒服。

    陈玥闭着眼睛,用手背拂过腿面。

    正当她抬起手的时候,小赵身体低了几分,细长的大肉棒不偏不倚地趴在陈

    玥手里。

    陈玥害羞的缩回手,可小赵却觉得,这是女神不好意思。

    于是抓住陈玥的手,重新放在自己阴茎上。

    「我硬的太难受了,你让我出来了我就走」

    陈玥感受着被吸吮的乳头,不断流出液体的下体。

    她用手捂住嘴巴,不让自己发出害羞的声音。

    随后看着镜头深吸一口气,她握住阳具,慢慢套弄起来。

    或许是女神力气太小,小赵一直处于要爆发不爆发的边缘。

    「我……没力气了……」。,陈玥把手缩回去,只剩下通红的肉棒不断跳动。

    小赵正在兴头上,哪停得下来。

    他跪在床上往前挪动,把肉棒压到了陈玥酥胸上,快速套弄着。

    秦风看到陌生男人把肉棒抵在陈玥胸口,一张一合的马眼不断挑动乳头,早

    已忍受不了。

    他隔着裤子不断撸动,只觉得剧烈的快感袭来。

    而陈玥侧着头,看着秦风的方向,眼里满是委屈。

    小赵撸动的越来越快了,他感觉只要一瞬间,肉棒就会喷涌而出。

    他喘着粗气,看着面色羞红的女神,只希望接触的深一点,再深一点。

    这时,他看到陈玥双唇微张,香舌探出,湿润着樱唇。

    他原本细长的肉棒粗大了几分,从乳房处挪开,奋力往上靠过去。

    「啊?嗯~」……

    陈玥感觉到肉棒离开,正低头看看怎么回事。

    突然肉棒抵到自己嘴上,分开双唇,紧紧贴着牙齿。

    她咬紧牙关,不让肉棒再进分毫,头用力地往后靠。

    可这时一只大手按住了后脑勺,死死按住她,不让她动弹。

    感受口中的膨胀,脑后的力量,陈玥眼里尽是恐惧。

    小赵早就到了临界点,看到女神双唇含住自己的龟头,他的下体一阵震颤。

    精液爆发,迅速占满了双唇,随后源源不断的液体相继喷涌。

    从下巴,侧脸慢慢流到胸口,乳尖……「啊~~」,他长出一口气,全身不

    断颤抖,随后松开了双手,瘫坐在一旁。

    陈玥一下从床上跳起,捂着嘴跑到浴室,把门狠狠关上。

    随后,浴室里传来她干呕的声音………………看到小赵提起裤子,快速跑了

    出去。

    秦风把大门关上,进入卫生间。

    「该停下来了……秦风,真的该停下来了」。,陈玥蹲在地上,剧烈的抽泣。

    「嗯……」。,秦风迟疑地应了一声,弯下腰轻拍陈玥的后背。

    过了许久,陈玥擦干眼泪站起来,紧紧抱住他……【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