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高辣文 > 背德有理 > 章节目录 尾声
    “小懒鹿,快起床,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该出发了,如果我们迟到了,可是会被新娘子砍死的。”欧阳道德一边掀开棉被,一边笑笑地说。

    “可是我好困哦……”

    “怎么了?昨天主人我不是听你的话才做了一次吗?怎么还会困呢?”欧阳道德爱怜地将小鹿抱进怀里。

    “我……我……”

    要死了,他怎么好意思告诉主人,自己昨晚可是一直傻傻地看着他入睡的模样直到天微微亮才睡着的呢!

    可能是即将参加别人的婚礼所引发的感触吧!一想到当初他和主人历尽种种波折,才终于能结成婚,心里就不免又是感激又是惶恐。

    这个人……真的属于我了吗?更加用力地抱紧身上的人儿,纵然两人结婚已经三年了,日子过得比他作梦想像地都还要甜蜜万分,但潘俊伟还是难免有时会感到害怕不安。

    “小鹿昨晚没睡好吗?”欧阳道德抬起小鹿小小的脸蛋看了看,果然发现了淡淡的黑眼圈。

    “嗯……”

    “我知道了,小鹿一定是不够累,欲求不满,所以才睡不着对不对?哎!主人我果然还是不能对小鹿太体贴啊!这样反而会害了你的。没关系,我们现在马上来补做两回好了,主人我保证小鹿今晚一定呼呼大睡,一觉到天亮!来吧!”

    “来你的头啦!谁欲求不满啊?你当我是花痴啊?请别用你这个色狼之心度我这个纯情男之腹!”

    “我是色狼?你是纯情男?是谁昨天晚上拼命摇着屁股,把我的大rb夹得紧紧的,哭着求我再用力一点的啊?那个人可真是纯情啊!”

    “谁……谁有摇……摇屁股啊?你……你不要乱说哦。”每次潘俊伟一脸红就开始结巴。

    “还不承认?没关系,下次主人我会记得把我们的床戏仔仔细细地拍下来,让你好好看清楚的。”

    “不要!我死也不要!”

    “哎!想想我们确实也好久没拍片子了,还真有点怀念呢……”想到当初把他和小鹿轰轰烈烈的“爱的初体验”拍下来的经过,欧阳道德不禁露出怀念的神情。

    “你自己去好好的、慢慢的怀念吧!变态!”一只小鹿气得狠狠咬了主人一口!

    当同样受邀参加婚礼的理沙看到欧阳道德向来引以为傲的脸上出现两排牙齿印时,顿时毫不留情面地爆笑出声。

    “哇哈哈……”理沙笑得是前仰后俯。

    哼!活该。潘俊伟在旁一脸的幸灾乐祸。

    “俞先生,麻烦管管你老婆好吗?”欧阳道德没好气地说。

    “对不起,欧阳先生,是我家数不严,我会把我老婆带回去好好管教管教的。可是你这样子确实……”向来温文尔雅的俞奕扬见状也忍不住莞尔。

    “没办法,可能是跟今天的新娘子混在一起久了,我们家那只小鹿也跟他一样愈来愈恰北北了。”欧阳道德无视于小鹿愤怒的瞪视,调皮地眨了眨眼,“对了,怎么没见到叶方遥?他不是死求活求才让楚慎之答应让他这个冒牌神父证婚的吗?怎么到现在还没出现啊?”

    “我刚刚还看见他的啊!他那口子也来了。不过他那个长相啊!差点没把楚伯伯和楚伯母吓死,哈哈哈……”理沙再次失声大笑。

    “秦先生是长得很像黑手党老大,不过我觉得他人还蛮温柔的,对阿遥好像也很好啊!”潘俊伟想起有次看到他哄着叶方遥吃药的样子。

    “是啊!他是对阿遥很好,好到令人毛骨悚然啊……”理沙不是没见识过他对叶方遥那种一手皮鞭、一手糖果的恐怖手段,不禁对自己嫁了个表里如一、温柔体贴的老公感到万分庆幸。

    “原来你们都在这里啊!”穿着哥哥亲手设计的白色礼服的楚天玉匆匆地跑了过来,“看到叶大哥没有?”

    “没看见啊!我们也正在说起他和他那口子呢!”理沙耸了耸肩。

    “糟了,婚礼都快开始了,神父却不见了,哥哥要是知道了,非把叶大哥砍死不可。”

    “呵呵,那我们可真要有好戏看了。新娘子血刃证婚神父的戏码可不是天天都看得到的。”理沙还是不改幸灾乐祸的本色。

    “王秘书,找到人没有?”楚天玉看到王家伟从楼上匆匆跑了下来,不禁着急地问。

    “报告小少爷,没有找到。我整个屋子都搜遍了,到处都找不到人,打手机也都不通啊!”

    完了,这下子肯定要发生凶杀案了。

    叶方遥你是死哪儿去了?楚天玉不禁在心里绝望地大喊。

    主屋后方的温室花园里,隐藏在茂密的花丛中,一个身着黑色的神父袍服,长相白皙俊美的男子正噘着个屁股趴跪在地上哀哀地求饶着。

    “拜托你放了我……我们回家再做好不好?婚礼马上开始了,我不能迟到的。”

    “管他那么多,谁叫你要换上这身y荡的衣服,你叫我看了怎么受得了?”

    “这么神圣的袍服哪里y荡了?啊……!你别进来!啊啊……出去,快点出去!”

    “叫我出去还把我吸得这么紧?你们神学院的老师没教你神父说谎是会下地狱的吗?”

    “我早就在地狱里了!呜……啊啊……轻一点……求求你……好痛好痛啊!”

    “怎么做了这么多次你还是不习惯啊?”

    “谁叫你那g那么大!那g本是非人类的好不好!?”

    “啧!自己没天分还拐着弯骂我是禽兽,找死啊你!”

    “呜啊啊……!痛……痛啊!你想杀了我吗?呜……可恶,谁需要什么天分啊?你以为我是你妓院里的员工哦?唔……嗯嗯哈啊……不……不要……啊啊……”

    “开始爽了吧?叫得这么y荡的人有资格当神父吗?我真想让你们那个道貌岸然的神学院院长来看看你被**得这么爽的样子,问问他到底是怎么教的?我好让我妓院里的员工都去学学。”

    “呜……你这个坏蛋……我恨死你!啊啊……我……我以后如果真的下地狱绝对要拖你一起去!啊啊……不行了……我不行了……啊啊……”

    “这么快就s了?啊!还把最重要的袍服都弄脏了?啧啧!我可爱的早泄小神父,你确定你待会儿可以这样去主持婚礼吗?”

    “呜……你这个恶魔……我恨死你……恨死你……”

    当被恶魔折腾得奄奄一息的神父终于现身在众人面前时,距离婚礼正式开始的时间已经不到三分钟了。

    “天啊!我的叶大神父你可总算出现了!”已经快急疯了的王家伟一见到叶方遥差点就没跪下来拜了,“你……你怎么了?怎么走路怪怪的?要我扶你到台上去吗?”

    “你敢碰他一下给我试试。”

    王家伟一见到在叶方遥身后那散发出野兽般气息的危险男子,立刻吓得暴退三步!

    “嘿嘿,秦老大,不敢不敢,全世界谁不知道叶先生是你的人呢?我怎么胆敢碰他一下,我……我还有事要忙,我先走了!”王家伟话一说完就溜之大吉了!

    “秦大哥、叶大哥,你们可来了,快点,婚礼快开始了,哥哥等得都不耐烦了。”楚天玉一见到两人出现了,立刻跑上前去。

    “楚老弟,对不起,我们来得迟了一点,不过你也知道,男人有些事是不能等的。”

    “是是,我了解。”楚天玉闻言不禁苦笑了一下,“哥哥一直在催,生怕误了良辰吉时,那可是他请一位大师特地为我们算出来的,你要是耽误了时间,恐怕……”

    “呜……都是你这个恶魔害的啦!你又不是不知道楚慎之想嫁他弟弟想得要死,我今天要是搞砸了这个婚礼,我一定会被他活活阉了的!”叶方遥深知好友的脾气,不禁苦着脸说。

    “放心,有我在呢!谁敢动你一下?好好,今天都是我的错,顶多我多送几张俱乐部的优惠券给他们夫妇俩玩个痛快就是了嘛!还不行?那再加送两张最新发行的vcd?怎么还瞪我?那再加两套最新发明的道具?又不行?那再加……#$%*&……”

    “婚礼正式开始!”

    天还没亮就起床准备,身着自己亲手设计的白色礼服的楚慎之在门外等了老半天,好不容易等到这句话,立刻拉着父亲火速冲了进去!

    众人都是第一次看到有这么猴急的新娘子,不禁全都笑翻了天!

    “慎之,走慢点、慢点,爸爸都已经答应你们结婚了,你在急什么啊?”

    “爸,你不知道我等当玉儿的新娘子这一天都等了十几年了,我g本连一秒钟都等不下去了,你走快一点嘛!”

    “好好,别拉别拉,我这把老骨头都快被你拉散了。”

    人家是女大不中留,自己好不容易生了个带把的,怎么也是一样那么想嫁啊?楚仲秋无奈地想。

    不过算了,只要孩子们平安快乐就好,自从上次火灾后,自己总算是体会到生命的无常了,什么道德、什么伦常的,跟自己孩子宝贵的x命比起来,g本就不算什么。他们想在一起就在一起吧!反正两个都是自己的心肝宝贝,谁娶谁,谁嫁谁,都算是肥水不落外人田吧!

    “新郎、新娘请就位。”

    楚仲秋走上前把自己儿子的手交到了另一个儿子的手里。

    “爸,谢谢你。谢谢你的养育之恩,谢谢你把哥哥交给我。”楚天玉拉着哥哥的手,对着父亲深深地一鞠躬。

    “傻孩子,说什么呢……”楚仲秋眼眶泛红,语带哽咽地说。

    “你们两个以后要更孝敬你爸爸,没有他,就没有今天的你们,知道吗?”林萍萍上前搀扶住她的老公,也跟着红了眼眶。

    如果当初不是这个心x宽阔的好男人接纳了她们母子,如果今天不是他放弃一切世俗规范地接纳了他们两兄弟,他们如何能有今天的福分结成连理?

    “妈,我们知道。我们以后一定会更孝敬你们俩老的。”楚慎之也对着父母深深地一鞠躬。

    “宣读誓词。”叶方遥拿出一张新娘子事先交给他的稿子,开始大声地朗读起来:“弟弟楚天玉先生,请问你是否愿意娶哥哥楚慎之先生为妻,不管他变老还是变丑,变胖还是变瘦,永远都会爱死他、赞美他并拥抱他,直到生生世世,就算死亡也不能将你们分开?”

    “我愿意。”楚天玉望着哥哥带着无比期待的美丽笑颜,也跟着笑了开来。

    “哥哥楚慎之先生,请问你是否愿意嫁给弟弟楚天玉先生为妻,不管富贵或贫穷,不管健康或罹病,永远都宠溺他、呵护他并受他无条件的使唤,直到生生世世,就算死亡也不能将你们分开?”

    “我当然愿意!”楚慎之大声地回答。

    众人听到新娘子如此迫不及待的回答不禁再次捧腹大笑。

    “好,下面理应要问在场的各位是否有异议,但我怕如果谁敢出来阻扰这场婚礼的进行,害新娘子嫁不出去,恐怕会血溅当场,身首异处,被毁尸灭迹,所以为了各位宝贵的x命着想,我们还是省略这个步骤吧!”

    神父此话一出,台下立刻哄堂大笑。

    “好,现在本神父就奉主之名正式宣布你们结为夫妻。新郎,你可以亲吻……”

    神父话都还没说完,新娘子就已经迫不及待地扑进了新郎怀里,搂紧他的颈项,深深地吻了上去……

    两人吻得难分难舍,神父和众人等得差点打哈欠了,两人还是死不分开,到最后,神父终于受不了了,破天荒地宣布自行散会,众人一溜烟地跑到后面的酒会吃东西去也!

    无尾熊从小呵护灌溉的尤佳利树已经长大茁壮了,他成为了无尾熊永远的依靠,不管生生世世,他们都会紧紧攀附着彼此,相依相偎,不离不弃。

    《全书完》